標籤: ‘教育’

P評【説教】聽她們怎麼說 –景美女中解放腳丫事件

文 / 李昀修

「妳想成為怎樣的景美人?」白色粉筆在黑板上留下了這樣一個問句。

接著,赤足,腳步輕盈的如要飛起,恣意奔跑於無人校園中的身影,大口呼吸自由的空氣。然後,馬頭怪人出現,將白鞋扔在剛才還在歡笑的女孩們面前。
影片沒有人聲,但你看著馬頭人那充滿攻擊性的肢體語言,明白它說了些什麼。

「穿上它。」馬頭人說。

幾位受怕的女孩互看一眼,終於奮力喊出本片中唯一的台詞:「只有我們可以決定自己的樣子!」

P評【説教】孩子,只怪我的臂膀不夠長

文 / 李佳燕、圖 / 曾宥渝

人間事,從來就無法全盤如願。這一路陪伴被懷疑是「過動兒」的孩子,並非皆大歡喜,全部都像童話般有個圓滿的結局。

我心裡一直藏著一個孩子–小義,約四、五年前,我收到一位陌生母親的求助信,他們住在新竹,母親希望我介紹一位可信任的兒童心智科醫師,於是我推薦了一位熟識的精神科醫師介紹的醫師。

母親當時信中的字裡行間,都是淚:

P評【説教】我們只有一個王浩宇

文 / 史英

超過半個世紀之久,還要重提那樣的舊事,實在令人感慨系之。

那一年我小學六年級。那一天,雖然之前老師一再叮嚀,還是有一位同學忘了不可以把參考書帶來。眼看督學就要來到學校,怎麼辦呢?大家都慌了,一起忙著找藏書的地方:窗台外面?畚箕後面?只有老師還很鎮定,抬頭往四面的高處看,忽然他說:「你們幾個過來,把講桌搬到講台上,再加一個椅子上去。」

班長知道老師正拿眼睛看著他,再順著講桌上的椅子往上看,他一下子明白了,乖乖爬上去,把參考書藏在國父遺像的後面。(那個遺像有一個角度俯視著全班,和牆壁之間形成一個三角形的空隙)完工後,大家都鬆了一口氣。老師也說:這樣我就不信「毒蛇」還找得到。幾天以來,他一直都這樣稱呼要來抓參考書的督學,大家已經非常習慣,好像那就原來的名稱,也沒有人再因此而嘻笑了。

P評【説教】躲在制度後面裝瞎

文 / 陳志遠

「那天發球機的速度很快,我打不好,不小心把球打到教練那一台發球機上,結果就被叫去爬樓梯。」

「被罰爬樓梯的時候,教練雖然同時在教其他人打球,但也有嚴厲的監督我們有沒有認真爬,不讓我們偷懶。」

「爬到最後實在爬不動了,就用手撐著樓梯爬,不敢跟教練說,只敢在心裡對自己說,真的爬不動了。只因為球打不好就爬這麼多趟,再跟教練說爬不動的話,會不會被罰一百趟?我真的不敢說我爬不動了。」

「我那天都有爬完,第一次二十趟和第二次的四十趟都有爬完。」

去年的五月二十五日,被教練體罰的那一天,小佑八歲,剛加入桌球隊。

P評前進中國高校–台籍年輕博士的學術拓邊

文 / 蔡博方

「出走」與「忠誠」之外的第三條路?這幾年台灣的高等教育劇烈變化,社會輿論討論甚多。不時出現的「流浪博士」議題,引發各種獵奇式新聞報導:博士從事餐飲(例如:雞排、咖啡)、報名國考(例如:初級公務員、消防隊員),或者從事其它「顯然不相襯」的工作而浪費社會資源。博士過剩如何「就或創」(哪種)行業,還有待嚴肅的思考與討論。除了這種「開創一片天」的「出走論述」,第二種最常見的討論則是「堅持論述」,例如:對於「兼任教師」慘況的描述,其中有時還夾帶了某些「責怪受害者」(blame the victim)的評論。撇除這兩種常見的出走論述與堅持論述之外,近年來,開始出現一種新的報導文類:西進中國高校求職[*註1]。

P專題【南部開講】沒有作業的寒暑假學習法

周佩寧、蔡明孝 / 採訪報導

去年底柯文哲市長拋出了取消寒假作業的政策,這政策一提出馬上就引起了許多家長正反不一的回應,長期以來的教育讓台灣多數家長認為,唯有讀書才能有出息、唯有不停寫著和教科書有關的作業,才叫學習才能跟上別人,在這個思維的框架上,真的可以贏過人成為佼佼者嗎?

主張讓小孩輸在起跑點的德國教育,用遊戲引導出小孩學習興趣的教育思維下,培育出許多諾貝爾獎得主,這樣的教育思維開始引起了不少討論,也讓長期著重在升學教育觀念的我們開始反思。這幾年台灣有一群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想要翻轉現有的教育,嘗試拋開升學觀念,以培養人格為主張,不再主張學習必須坐在教室、知識的取得不再侷限於課本,用課外活動來引發小孩的學習興趣,希望可以從遊戲中找出小孩的學習志趣。在這邊全程採訪了三種不同的冬令營,希望提供大家可以從這三種冬令營的引導方式,試著跳脫現有的教育框架做些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