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教育’

P評【説教】一名國中女生跳樓之後(上)

文 / 陳昭如

2015年10月16日中午一點左右,孟靖縈陪議員林美燕跑完行程,才剛回到服務處,便發現女兒舒晴(化名)早上傳給她的訊息:「因為這次成績不好加上被記緊(警)告還有錢不見,剛剛兩節國文課完全無法呼吸。頭超痛。晚上回家在(再)和妳說。」

孟靖縈不覺皺起眉頭來,這女兒向來大剌剌的,沒什麼心眼,昨天還開開心心訂了生日蛋糕,準備一周之後要替她慶生的,怎麼一早心情就這麼糟?她還沒來得及喝口水,立刻撥電話給班導A老師,請她多關心一下。話筒的另一端,傳來A老師近乎歇斯底里的吶喊:「舒晴媽媽,我沒有侮辱妳!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她從來沒見過A老師如此失態,而一句沒頭沒腦的「我沒有侮辱妳」,更讓她困惑極了。

「發生什麼事了?」

P評【説教】被偷走的一個小時──第八節課選擇權

文 / 曾慶怡

去年十月,桃園龍潭高中的李冠毅同學在學校發起短講,就學校把「課後輔導費」直接加在學費三聯單當中,未經學生同意,形同強迫參加一事,他落成了聲明(節錄):

我們本來早該放學的那一個小時,莫名其妙「被偷走」。

龍潭高中學費繳交的三聯單中,根本沒有取消參加第八節的可能,也就是說第八節課是一個搶錢、又搶時間的模式,而且犧牲自由權利的學生不得不服從這個制度;

《國立及台灣省私立高級中學課業輔導實施要點》明文規定學生自由參加課後輔導,簡言之,強迫學生參加、違反自由原則的學校可能觸犯法律了。

違法上第八節,還滿口「程序」唬學生?

P評【説教】活出好的樣貌,才能給女兒好的支持

文 / 黃俐雅

我女兒國小時,有次我帶她跟弟弟去麥當勞用餐,兒子邊吃邊高興的發出聲音,偶而還樂不可支的拿薯條往外丟,他是想跟人分享。我替他的行為向隔壁桌的年輕人做解釋,但沒多久他們就換位置了。陸續來了三批客人,沒人能久坐在我們旁邊。

第三次時,大女兒終於開口了:「媽媽!這些人的老師沒有教他們要對身障的孩子有愛心嗎?」

我說:「麥當勞沒有拒絕我們用餐的權利,別人也有享受用餐的自由,何況學生通常消費能力較弱,也許幾個禮拜才來這麼一次,他們有時未必是嫌棄,而是因為不知道怎麼回應,或要逃開某種難受。」

P評學校教育會被智慧型手機所取代嗎?

文 / 張慈宜

滑手機的知識年代,智慧型手機是否取代了許多教育功能,成了知識來源?多元智慧論的提倡者,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 Howard Gardner 有次針對教育議題演講時,一名大學生拿著他的智慧型手機向 Gardner 提出挑戰:「未來我們還需要學校嗎?畢竟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已經或即將包含在這支智慧型手機裡」(*註一)。

讀者們對於這位學生的挑戰可能心中各有不一樣的答案,但作為教育工作者,無論你同意與否,可能都無法迴避你的學生群中有人正是抱持類似的觀點。然而,更加重要,同時也更難以轉過身去不看、不管的是:到底我們身處在一個什麼樣的歷史文化條件之下,讓這樣一個可能容易被視為是一個「不成熟」、「不值一哂」的「虛假」命題被提出來?

P發書《去看小洋蔥媽媽》、《小洋蔥媽媽的寶物箱》

記者 林建成 / 報導

書名:《去看小洋蔥媽媽》、《小洋蔥媽媽的寶物箱》

作者:岡野雄一

出版:漫遊者文化


台灣失智老人人口增加,市面上相關的書籍越來越多,但以漫畫手法呈現的書籍卻是罕見。《去看小洋蔥媽媽》是日本都市資訊月刊總編輯「岡野雄一」手繪的八格漫畫書,一開始他自費出版,引發讀者關注後,被出版社印刷上市,登上亞瑪遜排行榜,半年內銷售超過十萬冊,在台灣一年內也印了十二刷。

P評台灣高等教育擴張後,仍然鳳生鳳、鼠兒打洞嗎?

文 / 關秉寅

1955年出生並成長於南投鹿谷鄉的知名詩人作家向陽,在一場演講中說到:「高中三年畢業後,幸好考上文化學院…我們那個年代大學很難考,學生很多,學校不超過20所,錄取率才21%。鄉下能考上大學是大事情,都要放鞭炮,有人甚至還請神辦桌。當時全校老師沒人相信,連我媽都不相信,甚至問我自己也不信。所以我都說沒讀書能考上大學,是天公疼憨人。」[*註1]向陽先生當然是客氣了,但他提到大學難考的往事,確是二戰後出生於民國四、五十年嬰兒潮世代的共同經歷。

三、四十年前鄉下地方或窮苦人家的小孩考上大學是天大的事。如同古時的科舉,考上大學往往被看成是飛黃騰達的翻身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