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教育’

P專題【糧家賦女】春分:農鄉缺失症

文、圖 / 李慧宜

春天的訊息,就是那麼地清晰。

才剛入夜,一陣陣不知哪來混著淡淡草香的花香,隨著微醺晚風,吹送到門前、屋內和陽台。不管人走到哪,花香總緊緊跟著。賴在土裡享受僅剩一絲濕潤的蚯蚓也不甘寂寞,在南方春夜的爽涼下,躲在地底下大鳴大放,傳唱屬於高音部的美妙聲線。

接著是早起的白頭翁,早上六點不到,就陸陸續續在屋外啾呦啾嘰地講個不停,等完全天亮後,窗戶玻璃反光成一面鏡子,又吸引更多白頭翁前來探奇,牠們左瞧右看地瞄著鏡中鳥以為是別隻鳥,於是用力地啄啊啄地,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這二、三、二、三的節拍,是最好的鬧鐘,孩子們就在這一聲聲鳥兒的呼喚中醒來。

P評【説教】您好,我們想申訴老師…

文 / 黃莉雯

「您好,我們想申訴老師…」一個稚嫩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語氣中有點激動但又不太確定的感覺,一旁還有些躁動的聲音,聽得出來是有許多同學陪著她打電話。

「好的,請問是什麼學校呢?」

「我們可以先不要說嗎?因為我們有點害怕。」電話那頭她頓了很久,說出了她的擔心。這句話才讓我聯想到,這孩子已經打來二、三次,但因為我們正忙著處理其它申訴,所以一直沒時間回覆,沒想到過了幾天她還是沒有放棄。

P評【説教】躲在環保身後的扭曲管制

文 / 李昀修

「能不能使用免洗餐具?」這在大多數人看來似乎沒甚麼好討論的,雖然免洗餐具已遍佈在日常生活中,想不用它還得花些功夫,但終究不太環保。考慮到製造免洗餐具所消耗的資源,或在丟棄後對環境所造成的負擔,推廣減少甚至不用免洗餐具的概念都是應該的。

那麼,當一所學校強制規定不得使用免洗餐具的時候,似乎也是名正言順?又為什麼會有學生努力反抗這條校規呢?或許,問題恰恰好就在於「強制」這兩個字上。

就讀秀峰高中的陳祈安說,學校這條關於免洗餐具的禁令是起源於新北市教育局頒布的《新北市立各級學校禁用免洗餐具實施要點》,但學校把要點變出了一番新風貌。他拿出一張三聯單,上面條列了諸如「使用免洗餐具」、「邊走邊吃」等項目,說:「如果被記了,一張就得罰站三十分鐘,如果沒有罰站把這張消掉,就會變成警告。」

P專題【獨立特派員】醫師到我家

張筱瑩、周明文 / 採訪報導

偏鄉除了孩子們的教育,醫療也是需要重視的問題,台灣民眾對健保滿意度高達八成,不過,在山地離島以及偏遠地區,醫療資源相對匱乏,雖然政府每年都編列補助金,但始終無法吸引足夠的醫生到偏鄉服務。

花蓮縣光復鄉有一萬三千多人,65歲以上佔16.6%,是個高齡社區,加上年輕人大量外移,獨居的老人特別多,經常發生他們在家生病,不小心跌倒,等過了好久才被發現的不幸事件,花蓮光復鄉衛生所主任林春孝,在這裡服務13年。

P評【説教】開放的居家環境

文 / 黃俐雅

前陣子我撿到一隻癱瘓的小貓,需經常幫牠更換姿勢,否則壓瘡不易癒合。有人建議讓牠呆在鐵籠子裡較好照顧,且底座是鐵絲條會很通風;可是我選擇花力氣協助牠,不買籠子,理由是:被關住的感覺不好受吧?雙方有種隔離感,而且牠由裡面往外看都是線條,光替他想像,我內心就抓狂,何況對行動不便的牠,有空間挪動是種好的氛圍。

替小貓的處境設想過程,讓我連結到為我兒子的居家空間提供。我兒子開始會爬行後,所到之處都是他的玩樂空間,除了用嘴咬與以手觸摸,推倒或丟擲物品也是他的方式。歷經無數次的自我掙扎,與幾番別人的勸說或建議,最終我還是對我兒子選擇尊重與開放。不是一間房間或一個樓層的開放,而是整個居家建築物都讓他去探索認識。這對在這個空間生活的其他家人其實很不公平,很多東西不能買、已經有的又可能隨時失去。只能跟女兒們說有什麼不能被破壞的,自己放高一些或藏好或上鎖。

P評【説教】不肯認錯的孩子

文 / 陳生慶

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每年都會辦營隊帶孩子出國旅遊,稱為「愛智之旅」。有一回愛智之旅,正當我和老師們開會到一半,突然有幾個孩子氣急敗壞地跑來找我,說房間裡的人無論如何都不肯開門,所以他們沒有辦法進去休息。我帶的這一組是國中男生,在營隊中已經相處了四天。

原來是隔壁房間的人撂下話來:如果敲門三下還不開的話,就要打進來;但為什麼會這樣呢?一個小孩指著另一個孩子說:「一定是他前幾天一直打內線電話鬧人家;起先是不講話就掛掉,後來還罵髒話。所以他們今天才會放話,說要進房間來報仇。」

我什麼話都還沒有說,被指控的那孩子就急忙為自己辯護:「可是,我有跟他們說對不起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