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教育’

P專題【我們的島】哈瑪星的舊日光影

郭志榮、陳志昌 / 採訪報導

高雄哈瑪星成為旅遊勝地,吸引大量人潮與車潮。但是新的都更計畫和舊市區的老屋拆除,讓哈瑪星風貌不斷產生劇變。一群關心這裡發展的人士,展開守護行動,希望再現哈瑪星的舊日光影。

長長鳴笛聲,響徹天際,老火車頭在高雄港站,記憶過去風采。高雄市哈瑪星地區的高雄港站,自1908年設站後,肩負起高雄港的運輸功能,曾經是最熱鬧的車站。2008年廢站後,民間發起保存運動,讓老火車頭進駐,開設鐵道文化館。

P部落原民青年中途之家的願力之旅

記者 林建成 / 新竹報導

這位「爸爸」有233個「孩子」,多是來自部落貧困家庭或孤兒。

九年來,田永利往來城鄉部落間,運送物資給需要幫助的家庭。對都市人來說,很難想像台灣社會還有「家徒四壁」和「衣不禦寒」的景象,但這卻是在偏遠地區的真實情況。憶起首次到部落關懷時,有個孩子的眼神引起田永利的注意,那是長期處於飢餓狀態的眼神。打聽後才知道孩子的家都是空的,冰箱也是空的。

「實在窮到不行!」田永利這麼形容。

P評【説教】景美女中「鞋子白色比例調整事件」

文 / 王士誠、曾慶怡

在中學生權利論壇裡,我們聽說最近景美女中把維持多年的鞋子白色比例降低了,似乎,景女校規有日漸放鬆的傾向?我們先向辦公室一位景女畢業的同事求證,據她說,十多年前她就讀景女時,鞋色必須100%純白,而目前景女同學們只要穿著75%白色的鞋子就能進校門了,這也是一種前進,不是嗎?

為了更深入瞭解景女的進步實況,我們約訪了一位景女同學,聽她怎麼說。

編輯部(以下簡稱編):聽說景美女中有規定鞋子一定要白色,最近在規定上有一些進展?

古又嘉(以下簡稱古):現在學校規定合格的鞋子是白色部分需佔全鞋的75%以上,我高一的時候是規定80%,升旗時學校很驕傲地說有聽學生的聲音,所以從80%變成75%。

P評【説教】有感教室–我們可以這樣開始(上)

文 / 史英

既然倡議「有感教學」,理當被問「到底要怎麼做?」而每次的回應,大概也難逃「說來話長」這四個字;所以,這回我們就來說個「起手式」:說就讓我們像這樣開始,然後請大家看看,這樣可好?

在開始之前,首先來調整一下心情:別以為這是什麼壯烈犧牲,不妨就當做姑妄一試。「一試再試不成功」的話,也不必像小時候唱的那首歌,還得「再試一次」,乾脆就回歸從前的教法,也不會有纖毫的損失。這兒的要點是,所謂「有感教學」和那些有一個SOP的「模式」(例如「翻轉」)不同,它是一個追求的過程,而並沒有一個制式的標準,所以每個人各自嚐試的時候,有時有感,有時無感,有時感一點,有時感很大,都是情理之必至,事理之當然。總之,教學本身就已經很辛苦了,現在進而追求有感,當然也以「感覺」輕鬆自在為優先。

P評【説教】看出他的好,說給他聽

文 / 陳生慶

一位媽媽鎖著眉頭問:「小孩對自己沒有信心,喜歡說自己很爛,怎麼辦?」

小孩為什麼會「喜歡說自己很爛」呢?也許只是在「討拍拍」,無非是希望聽到別人為他反駁:「怎麼會?你明明很好啊!」;也有一種可能是平時被規定、否定的次數比較多,常常讓他覺得達不到大人訂的標準,以致於真的信心匱乏。面對一個連自己都不看好自己的孩子,我們能給他信心嗎?怎麼給?

能力好壞 關鍵不在天份

曾有一段時間,美國嘗試進行「能力分班」,當然,這項計畫與台灣過去的那種能力分班有很大的不同:

P評【説教】情柔似水

文、圖 / 黃俐雅

我兒子不太會用奶瓶吸吮時,補充水分都靠吸管滴水給他,還曾清洗過紗布後沾水讓他吸。學會用奶瓶後,很長一段時間喝水就靠奶瓶。我曾試著以湯匙餵水,他常會緊緊咬住湯匙,有時還因而流血。咬住時不能強取,否則咬得更緊,須等他自己願意張開嘴巴,我常掛心兒子的牙床跟牙齒會不會受損?一般已長牙的孩子不會有喝水的困擾,但透過湯匙攝取的水量其實很少,於是我嘗試讓他學習用吸管。

小時候的兒子看到吸管都很興奮,我一手拿杯子,一手扶住吸管頂端下的十公分處,這樣做是避免他含太深戳傷喉嚨。每次他都快樂得一直咬一直咬,我跟他說用吸的並示範給他看,他還是用咬的。我就讓他當遊戲玩,但繼續保有吸管對他的刺激,也許某天就突然會了啊!那段時間還是用奶瓶餵水搭配湯匙,有機會就讓他練習「咬」吸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