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教育’

P評二次剝削體制的省思–教育改革芻議

文 / 劉大和

現行教育的二次剝削:

這些年來,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以社會平等的角度來討論教育體制,許多的制度設計也朝這個方向走。本文也接續這樣的取向,但卻與現有的一些觀點不同,主要的原因是現有的教育制度之設計,產生許多社會學所謂的非意圖的後果(unintended consequences)。

以現有大學普及化來說,讓每個學子都可以念大學立意是良善的,但目前許多大學文憑不再吃香,大學畢業生的薪資普遍低落,寄望於學歷翻身的期待落空,許多大學畢業生背負學貸,又不比父執輩當年的薪水高。再者,多念書了幾年,就少賺了幾年,一來一往,事業晚成,在一般人生規劃考量之下,適婚年齡不斷延後,也可能是少子化的原因之一。國家與個人皆有所重大損失。[*註1]

P頭條美國同志人權特使訪台 籲立法保障同志平權

記者林建成 / 高雄報導

美國政府任命的同志人權特使 Randy Berry (蘭迪貝瑞) 於日前抵台訪問,他拜訪了台灣政界,也和民間組織座談交流。貝瑞本身是位男同志,曾被外派擔任總領事等外交官職,2015年4月13日美國國務卿凱瑞任命貝瑞為美國有史以來第一位為同志爭取人權的特使 (Special Envoy for the Human Rights of LGBTI Persons),負責在國際間宣達同志平權的普世價值。

往昔同志族群被統稱為「LGBT」,含括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變性者(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較新的名詞為「LGBTI」,增加了雙性者(Intersex),也就是身體具有男女雙重生殖器官的人士;更有人使用混合統稱名詞「LGBTIQ」,對性向存疑者(Questioning),將之納為爭取平權的範圍。

P評【説教】遇見心中的小星星

文 / 李佳燕

五歲的孩子,應該是什麼模樣呢?我依稀記得讀幼稚園時,搶著盪鞦韆,推擠著溜滑梯,小點心推出來時剎那的雀躍;回家和鄰居小孩玩跳格子,畫美麗的公主,跳橡皮筋連起來的跳繩,除了玩樂,還是玩樂。

最近讀到兒童文學家幸佳慧所翻譯的一段話:「我三歲,我不是被人造來坐直、擺好手、輪流、有耐心、排好隊、保持安靜的,我需要動,我需要新奇,我需要冒險,我需要用我全部的身體去參與,讓我玩!相信我,我是在學習!」使我想起了一位幼兒園的孩子。

六歲的孩子,由母親帶著前來,在幼兒園剛讀大班時,已經被老師要求帶去看兒童心智科醫師,被診斷為過動症,也服了一年多的藥。

我的驚嚇,無法形容,究竟大人想像的五歲孩子,應該被馴服成如何聽話懂事開竅的準大人樣,才是正常?

P評影像與社會介入:持續發生中的「棄物危機」

文 / 鄭怡雯

歲末年終將至,以寒冬送暖或愛心慈善為名的街友尾牙餐宴也將登場。以往在尾牙宴,遊民們扛著大包小包家當到現場的景象,正是遊民無處放置家當處境冰山一角的寫照。這種遊民面對家當無處可放、不時被當成垃圾丟棄的「棄物危機」,即是當代漂泊協會於去年十月中在萬華剝皮寮舉辦《棄物展》的核心關懷。[*註1]

我在2014年到當代漂泊協會擔任遊民攝影班的講師,當代漂泊開設攝影班已行之有年,成立的初衷在於讓遊民拿起相機透過照片為自己發聲,用以撕下和懶惰或暴力畫上等號的社會標籤,逐步重建他們內在的自信與社會的連結。換言之,遊民攝影班的進行,一方面是做為破除污名化的文化行動,另方面也是進行培力實踐的嘗識。

P評【説教】為了飛不高的鳥 我願是棵矮樹

文 / 黃俐雅

兒子兩歲多時,我選擇在夏天開始他的小便練習,因為比較不會讓他冷到。

首先是讓他對「尿」這件事有感覺,除了睡覺時間,白天不再幫他包紙尿褲。天氣涼了就調整作法,鋪瑜珈墊跟包尿布,所以冬天的墊子跟夏天的短褲都需有不少備份。一般小孩也許一個夏或冬季就有大進展,我有心理準備我兒子會花掉幾季寒暑。

他通常躺或趴在地板,偶而會匍匐前行;尿濕後,我就幫他換衣褲,我會邊說邊進行動作:「尿了」、「脫褲子喔」、「擦尿尿」、「擦身體」、「穿衣服」、「穿褲子」,慢慢的,五歲前後,他可以坐著脫掉濕的褲子,然後等我接手後續的處理。

P評【説教】打造愛與思考的家庭生活 從戒除「破壞性語言」開始

文 / 陳生慶

有一些大家習以為常的話,那句話,很可能讓人傷心,大家卻不知道。事實上,不只拳腳相向是暴力,惡言相向也是暴力,而且往往是拳腳相向的前奏。因此,在家庭中建立一種彼此「說好話」的文化十分重要,這也是「實踐愛」的起點。

人本教育基金會進行了網路調查,票選哪些話最讓人傷心、最阻礙「愛的傳達」與「學習思考」,甚至讓已經長大的成年人回想小時候聽過,但都還會難過的句子。透過這項問卷,希望協助爸媽瞭解,語言暴力的破壞性之深遠,並想想話該怎麼說、不該怎麼說。

問卷共收到兩千四百三十六筆投票,我們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