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教育’

P評寒暑假作業的意義

文 / 石易平

2015年12月17日,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先生宣布,於10月28日正式廢除已經實施40年的「台北市各國民小學寒暑假作業實施要點」,台北市105所市立國民小學,將近11萬的國小學童,暑假作業將不再需要依循制式的規定辦理。「要讓孩子當自己的主人,而不是飼料雞」,一席話引爆關於國小學童「該如何度過長假」、「該如何教養」的文化戰爭。

一方面,資深教育前線工作者紛紛投書聯合報,表達「人性本散」的焦慮,更憂心缺乏制式寒暑假作業,將擴大社經地位弱勢家庭兒童的暑假落後現象(summer learning loss),苗栗頭份鎮斗煥國小校長陳招池,更在隔日以筆名「賽夏客」投書聯合報、接受電視媒體採訪,表示強烈反對廢除制式暑假作業,他說:

P評【説教】猜小孩

文 / 陳生慶

任何人都有被了解的需求,尤其,當我們無法充分表達自己時,更希望「有人能懂我」。成年人是這樣,還沒能力好好說的小孩更是如此。正在鬧脾氣的孩子,很可能連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怎麼了,如果這時有大人願意想方設法猜出他的意思,說給他聽,小孩便不需要透過發脾氣來彰顯自己「有話要說」了。

也許有人想反駁:那可不一定!我們家那個啊,一旦發起脾氣,問什麼都問不出來的!

要點就在於:是要「猜」,而不只是「問」。

「純問」是:是什麼?為什麼?什麼時候?在哪裡?

「猜問」則是:我猜你的意思是…,對不對?

這兩者的差異也就是「對話」與「問答」的區別。

P發書《核彈MIT》:一個尚未結束的故事

記者林建成 / 報導

書名:《核彈MIT》:一個尚未結束的故事

作者:賀立維

出版:我們出版社


曾在公視攝影棚向賀立維博士請教過核電問題,他知無不言的誠懇,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賀立維畢業於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核子工程系,從就學到參與台灣核電廠興建,在核工界超過40年,他目睹政商利益輸送、工程弊端、施工疏失。日本在2011年發生311地震核災事故後,賀立維的太太質疑賀既為核能專家,何不站出來疾呼核能的可怕?賀立維從此挺身成為積極反核人士,揭穿政府謊言並披露能源資訊讓民眾知曉。

P評【説教】假訓練,真體罰!國北教大實小體罰案記者會側寫

文 / 李昀修

如果讓一個生病方癒的小學二年級學生,半小時內上上下下的爬了兩千四百階樓梯,這是合理的訓練,還是不合理的處罰?

今年的五月二十五號,在培育未來師資的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所附設的實驗國民小學裡,一名小二學童被桌球隊教練以「訓練時嬉戲」為由,在樓梯間上上下下了六十趟。放學後,學童出現難以走動的狀況;當晚醫生診斷後,判定是小腿過度疲勞引發小腿肌筋膜發炎,直至十月二十一號仍需持續治療。

然而在事情發生之後,學校聲稱教練為家長後援會所聘請,且「罰走樓梯」並非教育部所規範之違法處罰類型。對此,基金會在十一月五號於立法院中興大樓召開了「假訓練,真體罰!教育部應嚴禁任何會造成學生身心傷害的體罰行為記者會」,邀請了當事人父母、田秋堇立委、師大運動競技學系運動科學碩士班退休教授謝伸裕與政大法律系副教授的林佳和老師。而國教署黃科長與體育署呂科長也一同出席,遺憾的是,台北市教育局認為這是國教署之權責,故未派人到場。

P評競爭人格的養成

文 / 陳政亮

大家都知道,台灣的教育體制相當重視排名競爭,在我們自己的求學過程中,也都親身經驗過與同儕相較高下,互比短長的成績競賽。但我們比較不明白的是這個漫長的競爭過程,對我們自己有什麼影響?或者問說這個競爭體制,到底帶給我們什麼樣人格特質?以及什麼樣的社會後果?

首先,我們可以簡單觀察到競爭是以家庭作為動員的單位,而家庭經濟狀況經常決定了諸多學習的條件。舉例來說,我有一位醫生的朋友考量到英語教育對孩子的重要性,決定把孩子送到全英語(並且標榜「全外師」)的小學念書,在暑假時也會送孩子到英語系國家去體驗生活。可以想見如此教育肯定昂貴,一般家庭不可能付得起如此的教育支出。即便這並不直接保證孩子的將來,但邏輯上來說,這樣的小孩在未來考試時(至少在英語能力上),顯然擁有較多的機會。再者,家庭經濟能力對下一代的影響並不僅止於單一科目,在所謂的多元入學方案中,孩子的確可能因為具有從小習得的某種才藝,而能掌握更多的選擇路徑。

P評【説教】優先免試,真能降低升學壓力?看數據怎麼說

文 / 王士誠

「明星高中只能容納三成小孩,為什麼其他七成小孩要陪著考試?」

「聯考先被基測,後被會考取代,升學壓力沒變,小孩都睡不飽!」

談起十二年國教,或「升高中」一事,上面這些觀察都相當常見且精準。本來嘛,就算不是「教育專家」,只要能好好體會孩子的生活、家長的心意,任何人都會同意:強制多數人陪少數人考一場壓根兒沒興趣的考試,毫無道理。偏偏,這種教育制度竟長期存在,簡直像從沒有官員認真想改變似的。

或許正因如此,當今年十月底,新北市朱立倫市長以總統參選人之姿,說出同樣的意見時,各大媒體才會紛紛報導。終於有官員的想法與群眾一樣,豈不值得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