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教育’

P評【説教】一位媽媽的堅持-協助孩子認錯,也修正學校的錯

文 / 施宜昕

我必須承認,我的孩子本身也有很多需改進的地方,也犯了許多過錯。但老師以放大鏡檢視這個孩子,不管任何大大小小過錯一律以記過做處分,目的就是要孩子、讓我們做家長的知難而退,辦理轉學。

這封電子郵件,是晉爵媽媽向我們求助的開始。

「用放大鏡來檢視孩子」,對老師來說是一句嚴重的指控,但對孩子來說卻很接近真實。尤其是高中職裡頭,記警告的名目眾多,累積三支警告就會成一支小過,三支小過就成一大過,一旦到達三支大過,學校就會用「輔導轉學」的名義要求學生離開。

什麼行為會被記警告?可能是遲到、服儀不整、上課睡覺、升旗態度不莊重、對師長不敬、或任何老師認為你違反班級秩序的行為,有些規定在校規之中,有些沒有,但不論有沒規定,老師總找得到記過的理由。總之,你敢不聽話,就是記過。

P評我們對於課綱的未來想像

  • 反黑箱野火繼續蔓延
  • 文 / 張茂桂(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這次台灣社會學會的年會以「社會學想像與另類未來」為主題,中山大學社會系的葉高華教授藉此提議針對這次「反黑箱課綱」、「反課綱微調」的社會衝突事件,力邀四位高中老師以「課綱的過去與未來」,舉行座談,希望能突顯社會學界對於高中職階段教育的重視,特別希望由教學現場的老師現身說法,更增加社會學界對於此問題的關心及參與。

這四位老師中,兩位是公民與社會科老師,他們是周威同(台東女中公民)與郭復齊(台南一中);兩位歷史科老師,他們是許全義(台中一中)、洪碧霞(前鎮高中)。四位老師都正值英年,有熱情也有豐富教學經驗,在反黑箱微調的社會運動中,都扮演了積極帶頭的角色。而座談現場也特別請到教育社會學專長的李錦旭教授(屏東教育大學社會發展學系),由他對教師們的發言提出回應。

P專題【我們的島】相遇 抹香鯨

文 / 簡毓群 導演

抹香鯨在台灣偶有發現紀錄,其中以東部海域占絕大多數。而擱淺紀錄則以西南沿海及東北角海岸為主。為什麼抹香鯨會出現在台灣海域?又為何會擱淺?直到最近,當我們有機會進一步了解牠們時,也發現海洋正在釋出警訊。

台灣有過捕鯨產業,從1913年墾丁南灣的捕鯨船啟航,到1981年公告禁止捕鯨。根據文獻統計,當時捕獲種類有大翅鯨、抹香鯨及藍鯨等近十種,其中以大翅鯨占多數,抹香鯨其次。捕鯨產業開啟了台灣與鯨豚相遇的序幕,而捕鯨產業的落幕,也成為台灣保育鯨豚的契機。

P全球【世界台】歐洲的難民囡仔去讀冊

文 / 周盈成 以下這篇短文,是用教育部公布的台語標準用字寫成。一點都不難,認得中文、略通台語, 就懂八九成了。還有聲音檔唸給你聽,許多字詞也超連結到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看世界新聞,兼學台語文,就是【世界台 ~ Sè-kài Tâi】啦   舊年歐洲面臨二次戰後上大的難民潮,欲按怎予移民整合入在地社會,囡仔的教育是真要緊的一件代誌,愛予移民的囡仔有平等的發展機會,避免in未來 […]

P評【説教】遇見心中的小星星

文 / 李佳燕

五歲的孩子,應該是什麼模樣呢?我依稀記得讀幼稚園時,搶著盪鞦韆,推擠著溜滑梯,小點心推出來時剎那的雀躍;回家和鄰居小孩玩跳格子,畫美麗的公主,跳橡皮筋連起來的跳繩…,除了玩樂,還是玩樂。

最近讀到兒童文學家幸佳慧所翻譯的一段話:「我三歲,我不是被人造來坐直、擺好手、輪流、有耐心、排好隊、保持安靜的,我需要動,我需要新奇,我需要冒險,我需要用我全部的身體去參與,讓我玩!相信我,我是在學習!」使我想起了一位幼兒園的孩子。

六歲的孩子,由母親帶著前來,在幼兒園剛讀大班時,已經被老師要求帶去看兒童心智科醫師,被診斷為過動症,也服了一年多的藥。我的驚嚇,無法形容,究竟大人想像的五歲孩子,應該被馴服成如何聽話懂事開竅的準大人樣,才是正常?

P評【説教】大腦科學告訴我們的管教法

文 / 留佩萱

美國精神科醫師 Daniel Siegel 是一位腦神經科學家,也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院的教授。在他的眾多著作中,有兩本給家長看的教養書 “The Whole-Brain Child” 以及 “No-Drama Discipline”(兩本書目前都沒有被翻譯成中文),利用腦科學角度告訴家長不同方式的管教對孩子大腦發育、情緒調節所造成的影響,它們都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是美國家長們喜愛的教養書。

本文以這兩本書為基礎,說明到底管教方式會怎麼影響小孩的大腦發育?打罵教育又如何殘害孩童的大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