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教育’

P評【説教】傷害歷史的重演–讀「幸福童年的祕密」

文 / 李昀修

「假我」是一種精神結構,
淵源於面對外界需求時所展現的屈服順從。
人們往往以為「假我」是自己的「真我」,
是自己真正發展出來的人格。

這段對於「假我」的詮釋出自於兒童精神醫學大師溫尼考特,在「幸福童年的秘密」一書裡,大多數的案例都能看見這段詮釋的影子,它揭示了我們內心深處的幼年自我早夭的可能,以及這層傷害之幽微而難以被察覺和克服。

P評【説教】親密育兒好?百歲醫師好?

文 / 黃馨慧

教養的研究改變,是因看孩子的角度改變,育兒與教養,不知從何時開始,變成了一門學問。剎那間大家都在討論,有孩子沒孩子的,有經驗沒經驗的,各式各樣的專家導師在各式媒體談他們的看法。我們知道(或不知道)什麼?我們如何實踐和應用?我們談論的主體–孩子,有什麼不同?

曾經西方社會認為孩子是一塊白板,認為父母不應該和孩子太過親密,當時醫療不發達,隨意的親吻孩子、將口中咀嚼過的食物餵孩子,確實可能產生致命的問題。至於東方社會在以農業經濟為主的時代,多視孩子為父母的財產,只求能將孩子養大,對家庭經濟有所貢獻。直到十九世紀,隨著心理學的開展與新的研究設計,每年都有非常龐大關於嬰幼兒發展、親子關係與互動的各式研究成果發表。然而,這類的科學知識僅在學術期刊間流通,影響力遠不及利用各式新興方式傳播的素人討論。

許多看似教養有功的父母,透過部落格、寫書來分享他們的經驗。即使有些部落客一再強調,這些是「個人經驗」,不可能也無意解決大家不同的問題,但是在迷失、困惑、疲累的父母眼中,這些說法就是救命的浮板──試試也好,看看能不能讓我家的寶寶也跟書上或網站上看到的一樣可愛、睡得安詳。

P專題【獨立特派員】教育開麥啦

記者周傳久 / 採訪報導

近年台灣關於教育的話題爭議不斷。到底怎樣在充滿挑戰的新環境培養未來有競爭力的國民?各方看法不一。

能賺錢卻不能尊重別人,很聰明卻不一定能與別人溝通通合作,或者辛苦追逐一時的潮流而苦不堪言,許多現象引起省思。另一方面,科技便利,帶來許多新的機會和可能,若在適當引導下,又可以發展更多前所未有的學習方式,幫助更多不同的學習者適性發展。

其實在步調快速的社會,能就地取材、建立健康的自我、與人有好的關係,並能學其所愛、愛其所學,是教育品質和學習動機的發展基礎。這要靠引導者掌握經營的本質,輔以因應不同學習者而有不斷創新的方式。國內媒體讓觀眾看到許多教育爭議,和層出不窮的意外。但如何從爭議中找到更有建設性的調整之路呢?

P評【説教】沒有聲音的孩子–在虎爸虎媽的光環背後

文 / 吳曉樂

出書之後,因為有些篇幅係在描寫高壓的教養手段,有些讀者循書找到我,見面未久,他們卻已按捺不住,急切地講述自己與故事主人翁類似的生長經驗,說自己的父母是多強硬、多鐵腕的虎爸虎媽,自己又是如何在那樣幾欲窒息的環境下痛苦難安地長大。

訴說當下,他們往往神情複雜,一下子對父母的作為感到憤怒,一下子又轉為歉愧,好像自己確實辜負了父母的用心,沒有成為父母理想中的角色。有些故事緊繃得叫人不忍再聽,有些則不無對父母作為的釋懷。每個故事開展起來,無一不是血淚斑斑,尷尬的是,他們又自認如此成長不太光彩,不足為外人道,所以自甘成為教養故事的另一種「黑數」。

P專題【我們的島】生命中的土土土

呂培苓、葉鎮、陳添寶 / 採訪報導

這世界上有樣東西,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少不了它。這個東西,不是空氣、不是水,但不管是吃的食物、住的房子、時尚彩妝、還是殺菌用的盤尼西林,都少不了它。這個東西是什麼呢?它叫做:土壤。

食物需要土壤來栽種,傳統蓋房子需要黏土燒磚,現代的化妝品裡許多滑石粉,來自岩層中的白雲岩,踩在腳下的大地,其實支撐了人類生活許多面向,這些都是看得見的。看不見的,還包括土壤裡許多細小的微生物,二十世紀中期的重大發現之一,青黴素(盤尼西林),這個重要的抗生素,就是存在大自然中的一種微生物。而土壤,就是地球上微生物存在的大本營。

P評【説教】被打大的小孩,會逐漸失落自己的感覺

文 / 王士誠

「零體罰的確是一種理想教養方式,但如果沒本事在零體罰之下好好管教小孩,那選擇體罰搭配理性愛的教育,以『確實』管教好小孩也不錯。」

這段話節錄自「親子教養作家」陳安儀今年九月發表的文章(*註一),讓人想起幾年前中國的「狼爸」蕭百佑。狼爸主張:小孩要打才能學好,所謂「三天一頓打,小孩上北大」。(*註二)

陳安儀和狼爸都列出體罰的「注意事項」:該打哪裡才好、幾歲可打幾歲不可打…稱之為「理性體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