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文化差異’

P評性/別化的種族歧視:後殖民女性主義的觀點(上)

文、圖 / 楊佳羚

這是一篇拖延許久的文章,起源於法國查理週報編輯總部被攻擊的事件(結果不小心寫長了)。當時許多台灣人響應「我是查理」運動,反對暴力攻擊及捍衛新聞自由;但也有人討論該案的複雜性,包括西方國家長期以來對穆斯林國家的侵略與壓迫(趙恩潔的在巷口的舊文《看不見的恐怖攻擊》很值得再重新閱讀)、查理週報對穆斯林的仇恨言論與種族歧視(詳見趙恩潔在芭樂人類學的《言論自由與排外歧視的界線》)、或者放在法國歷史脈絡下來理解「查理週刊」的言論自由(參考陳逸淳「嘲諷的自由:查理週刊式的自由是怎麼樣的自由?」)

面對這樣子的種族主義問題,我想在本文進一步探討的,是將查理週報以性別議題為嘲諷主題所涉及的種族歧視,置於西方「性/別化的種族歧視」(gendered/sexualized racism)脈絡中。

P專題當制度「殺人」:外籍看護在台灣的處境

文 / 張晉芬

社會學的精義之一,就是試圖說明:常民所說、常識以為的社會「問題」、「不良」行為、或「犯罪」大都是結構所致,而非可完全歸咎於個人。結構包括了規範、角色、差異性、群體、制度、組織、文化等。本文基於個人經驗、以外籍看護在台灣的處境為例,說明制度如何迫使人「不良」,以致於「犯罪」。

我母親由於長骨刺、大腿骨折、及關節退化等原因,在過去幾年間陸續動了三次大手術。雖然都不是性命攸關的手術,但髖關節、膝關節和脊椎開刀都影響病人的行動和日常起居,由此累積了不少聘僱及與看護共處的經驗。我們一共聘請過十一位看護,其中有越南籍、印尼籍、中國籍、和台灣人。其中有些是合法引進、有些是仲介轉介。有人只做了兩天、有人做了將近一年。有兩位因為不合適,是我們主動請仲介轉出。有一人不告而別。我想要陳述和分析的是從與看護互動和相處的經驗中,我對於照顧服務勞動過程的看法。此外,看護同工不同酬的現象也是我另外一個深刻經驗。

P專題澳洲遊學體驗–工作權益篇

文 / 黃景廷

Australia,我們聽聞熟悉的澳洲-澳大利亞,是個由多種族組成的國家,除了最早的原住民,從中世紀就有大量移民進入這塊大陸。每天隨處都可見到不同人種,宛如大型國際村,有不同文化、語言、異國美食餐廳等等。超市裡擺著各國食材,即使是共通的英語,也有不同腔調、語氣,所以有時沒聽懂,也是正常現象。

因為時常要接觸不同國家的人,澳洲人熱情好客的性格就被培養了出來。澳洲人樂於嘗試體驗文化差異,能接受不同意見,也因此,外國人和背包客很快就能適應澳洲,愛上這個開放的國度。

P全球全球現場-漫遊天下 2011/11/27

最近這一陣子剛好是北極熊,夏季休眠醒來,要開始獵捕食物的時間,但因為氣候暖化,結冰期延後,飢餓的北極熊只好闖進人類的城鎮找食物,加拿大北部一個小鎮就深受其擾,當地居民蓋了一間「熊監獄」來收容這些不速之客,之後還得大費周章把它們送回原本的棲息地。每年這個時候,在加拿大北部的哈德遜灣,就會出現好幾百隻剛從夏季休眠醒來的北極熊,牠們等待水面結冰,好出海去獵捕海豹填飽肚子。不過,由於近幾年來氣候暖化,造成結冰期延後,無法獵食卻又飢餓難耐的北極熊只好轉而闖進人類的城鎮去尋找食物,距離哈德遜灣不遠的這個小鎮邱吉爾鎮,就首當其衝成為北極熊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