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文化’

P評多樣化社會:創造未來取代屈就當下

文 / 陳國華

我們大概都已經知道全球化加上資訊化帶來了加速的創新、即時的訊息、主動的學習,以及跨越地理疆界和世代的生活方式連結。順應這個所謂的大趨勢,我們同時卻也見識到,這個我們所生存的世界某些面貌,正在快速的趨同、單一、表象化。

於是,不知切確從何時開始,當下的競爭力成為我們警惕或砥礪自我和社會發展的關鍵字,各種數量化的評量指標被標準化的用來檢視我們存在的價值,連希臘這個哲學發源地的文明古國,都很殘酷地被簡化形容為一個很懶又自私的社會,只因為某些數字代言了希臘。按此邏輯,希臘人應該無顏見其江東父老,甚而愧對歐盟與伸出援手的國際社會組織。

P評結婚嗎? 相親嗎? 爸爸媽媽先來

文 / 何彩滿

早期的媒妁之言,到了現代,不論是日本、韓國或台灣,「相親」都有了新的發展形式,從媒人婆、來電五十、電視上的戀愛巴士、高鐵約會、媒人婆第二代接班後轉型的專業婚姻介紹所以及專門以婚姻介紹為主而開設的餐廳或咖啡廳等等,五花八門,然而活動不管怎麼新穎,都還是以男女當事人為主體而進行媒合。

今年春節,聽到了一件挺新奇的事情,有長輩先行替子女參加聯誼會,成功地分別為兩個兒子找到適婚對象,其中之一今年六月就要訂親了。是的,替自己的兒女參加聯誼,見面的對象首先是家長,雙方家庭都看中對方之後,才約兒女一起碰面。

P評看高中生抗議被捕 看羅德法官的故事

文 / 劉進興

最近看到高中生佔領教育部抗議「違調課綱」被捕,他們將被送上法庭,但到時被審判的卻是台灣司法庭上的法官。

如果是美國的羅德法官,他一定會說:「年輕人,你們寧犯甘地所說的『法律上的罪行,道德上的最高責任』,來拯救台灣的下一代。在當前法律下,我不得不判你們罪,但為了表示我小小的敬意,我判你們在教育部門口吶喊『捍衛正義』十分鐘。因為你們不是違法,而是違『違法』。真正有罪的是教育部長及違調課綱的恐龍學者。」

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有像芭波凱德(Barb Kart)和約翰拉法奇(John Laforg)這樣的鬥士,以及像羅德法官(Miles Lord)這樣的勇者。凱德和拉法奇決定要為正義作一點事,為了要喚醒大眾注意,他們選定明尼蘇達州雙子城南郊的斯培利(Sperry Corp.)公司作目標。

P評人權真的會改變我們的處境嗎?淺談人權社會學

文 / 官曉薇

人權與社會學有什麼關係?人權向來被認為是法律學研究的領域,屬於對於應然面和規範面的探索,在社會學發展上,對於權利或是人權的研究,可說是相當晚近的現象(Frezzo 2011)。

最早於當代嘗試建立人權社會學的Bryan Turner就指出,儘管從二十世紀以來人權的實踐和發展成為一個重要的社會現象,但因為社會學主流重視實證主義並認為社會現象具有文化相對性,這兩個核心學科價值恰恰和人權的性質相衝突,因此過去少有社會學家對於人權進行研究(Turner 2006:5-6)。也因此,過去社會學將諸如經濟不平等、和因階級、性別、性傾向所造成的不平等都傾向視為社會問題而不是人權的侵害,也針對這些現象提出社會政策或是大規模社會改革的解方。

P評高雄駁二藝術抄襲 道歉的責任規避與面對

文 / 胡朝聖

針對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於駁二藝術特區仿製阿根廷藝術家Leandro Erlich「泳池」一事,如我預測的,文化局長史哲終於還是道歉了,只是這三個聲明的道歉依然顯得諷刺、迴避與政治算計,我國文化建設的百年大計,在此看來仍舊徒勞。史哲先生硬是證明了我們還在原地,還在那個抄襲、剝削文化生產者的蠻荒、茹毛飲血的時代,然後呢?跟藝術家以及社會大眾道歉之後呢?該釐清的決策過程以及責任呢?仍舊沒有一項說明清楚的!

道歉之後的權責以及未來可能因為「援引事情」所衍生出的國際爭議呢?

P評駁二泳池藝術涉抄襲 高市府文化局閃爍其辭

文 / 胡朝聖

一個帶頭進行違法行為的政府要如何高喊文化創意產業?沒有原創,哪來文創?現在是直接挪用別人觀念進行觀念藝術創作嗎?有沒有人可解釋高雄市文化局的說明是意味著甚麼?模仿、抄襲以及山寨都是「異曲同工」之妙?

Leandro Erlich為阿根廷藝術家,此泳池作品最早於2001年威尼斯雙年展阿根廷國家館展出,自此Erlich成為全球炙手可熱的藝術家,全球各地邀約不斷,而後該作在日本金澤二十一世紀美術館前館長長谷川祐子主導下永久被典藏,也成為該美術館的地標。Erlich前陣子來台參加衛武營藝文中心活動,展出其於台灣的第一件戶外作品,因此也與高雄結下不錯的緣分,怎知藝術家才離開台灣兩個星期,高雄市文化局卻給了他最好的見面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