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文化’

P評高雄駁二泳池藝術抄很大 文化局長史哲在那?

文 / 胡朝聖

高雄市文化局駁二藝術特區發表聲明了,我們來看看其聲明以及對於聲明內容所透露出的不尋常訊息吧!!

看著下述駁二的聲明,我只能以瞠目結舌形容此刻的心情,請不要輕忽此事件的嚴重性,這關係到國家名譽、政府威信、社會觀感、對創作以及藝術家的尊重,甚至還牽涉到民事、刑事等相關的責任,怎麼事情都鬧到這麼大,我們卻只看到高雄市文化局長史哲先生依然無聲無息,是事不關己?還是希望大事化小?

更遺憾的是這兩天發生的爭議我們完全看不到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召開記者會或是任何人代表出來出來說明,對於決議過程中的細節、對於藝術家的態度、對於高標準的自我要求,都成為臉書上避重就輕以及自我辯駁的虛弱聲明,蒼白而可笑,所謂的危機處理與自我檢視竟然是一紙聲明,這樣的舉動可以看出文化局對於該事件漠視與輕忽的態度。既然這是高雄市文化局目前對外正式的唯一聲明,那麼我們就來從其字裡行間進行分析、提問以及回應吧!

P部落原住民族祭典文化與國家律法間的兩難

文 / 賴韻竹

我只能從新聞報導中了解法律與原住民間的不平等,卻從未想過這樣的不平等會讓一個部落、一個族群甚至可能是所有原住民族人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直到我在課堂聽到寶桑部落族人Kyukim Tamalrakaw(陳劉俐吟)這位妹妹提到發生在她們家族和部落的事時,我才恍然大悟。大獵祭結束當天,男人們從營區返回部落時,婦女、孩子們應該是以期盼歡喜的心情站在凱旋門等待家人歸來一同歡慶新年,然而那時卻是夾雜擔憂恐懼。當獵人們回到部落時,全部人衝向前,相擁而泣…

你能感受族人們是多麼團結、多麼盼望他們的歸來嗎?你能想像每個家庭的男人們帶著信心與光榮上山,入山執行一年裡最重要的事,卻沒一人能榮耀走過凱旋門,是件多麼令人痛心的事嗎?身為獵人無法將壞的留在山上、將好的帶回給族人共享,反而帶回壞消息,這在獵人們的心中是多大的遺憾和虧欠。

P評性/別化的種族歧視:後殖民女性主義的觀點(下)

文 / 楊佳羚

前文(上篇)提到以「性別議題」為名的「性/別化的種族歧視」,而Patricia Hill Collins則更進一步對美國種族歧視與異性戀主義(heterosexiam)的交織有精采的分析。美國種族歧視預設有一種所謂「真正的黑人特性」(authentic blackness),此特性植基於「太過性欲高張、自然化的、導向生殖的異性戀」的性,進而將黑人定義為「像動物一樣地繁衍」的人種。透過定義黑人特性(blackness)為較低下、接近動物,也反過來建構出較「優越」、較「文明」的「白人特性」(whiteness)。

由於黑人的性被定義為自然化的,所謂「違反自然」、不指向生殖目的之同性性行為就無法屬於黑人這個族群。結果,「白人化」(whitened)的同性戀由此建構,同性戀被視為只是「對白人核心家庭的內在威脅」。但正如非裔LGBT人士所指出,預設所有黑人都是異性戀及預設所有LGBT都是白人,這些預設都扭曲了LGBT黑人的經驗,並且展現性之於種族歧視以及種族之於異性戀主義的重要意涵。如果黑人運動不能打破這種對黑人的「性」的建構,不能反省自己社群中的異性戀主義,這將使黑人社群中傳統的、父權的及異性戀家戶與規範更加穩固,也同時無法破除那些與「性別」及「性」議題緊密連結的種族歧視。

P評【說教】精進教學,才是根本(下)

文 / 史英

這是一題國中數學幾何證明題。

不是很難的,但一位老師說他想要有一種教法,要教學生「自己想出怎麼證」,這下就難了。

一般而言,如果學生問「我想不出來怎麼辦?」

我們通常回答:「多做題目,多思考」。

現在,則是要發展出一個教案,把「如何想出」當做主要目標,直接透過「教學」讓學生「學會怎麼學會」,而不是只學會「老師的解法」。

於是,我們幾個數學老師,為此特別聚會,看看能做出什麼。

P評性/別化的種族歧視:後殖民女性主義的觀點(上)

文、圖 / 楊佳羚

這是一篇拖延許久的文章,起源於法國查理週報編輯總部被攻擊的事件(結果不小心寫長了)。當時許多台灣人響應「我是查理」運動,反對暴力攻擊及捍衛新聞自由;但也有人討論該案的複雜性,包括西方國家長期以來對穆斯林國家的侵略與壓迫(趙恩潔的在巷口的舊文《看不見的恐怖攻擊》很值得再重新閱讀)、查理週報對穆斯林的仇恨言論與種族歧視(詳見趙恩潔在芭樂人類學的《言論自由與排外歧視的界線》)、或者放在法國歷史脈絡下來理解「查理週刊」的言論自由(參考陳逸淳「嘲諷的自由:查理週刊式的自由是怎麼樣的自由?」)

面對這樣子的種族主義問題,我想在本文進一步探討的,是將查理週報以性別議題為嘲諷主題所涉及的種族歧視,置於西方「性/別化的種族歧視」(gendered/sexualized racism)脈絡中。

P評【說教】精進教學,才是根本(中)

文 / 史英


前文提要


論語第一篇 第一章: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4.閱讀的要義-探索語境、尋求言外之意

這一下,大家的眼睛都亮起來了,眉間的陰霾竟一掃而去。對的,語文教學最重要的,不是只教寫出來的意思,而是教學生體會沒寫出來的還有些什麼。論語是孔子與學生對話的記錄,他不會是對著空氣說話;而他說的話,應該也總是對學生的某些想法的回應:怪不得他要用「疑問否定句」呢,每一個「不也…」的說法,大概總針對著學生的某個對立的意見,只不過夫子出語含蓄文雅,沒有質問學生「你何必非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