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文化’

P全球余澎杉(Amos Yee)在新加坡當查理-(上)

文 / 方潔

「李光耀總算死了!」

突然間,余澎杉成為新加坡的全民公敵。

超過20名民眾舉報,至少15名警察衝進家中逮捕他。網路上幾乎一面倒的批評和咒罵。他既非殺人放火的犯案兇手,也不是貪汙濫權的政客,而是一名16歲,對新加坡政府直言不諱的少年。

P專題利他道德穹頂之外: 志願服務中的「充權」與「排除」

文 / 王翊涵

原本人情味即濃厚的福爾摩沙,因為志工的現身更增添了溫馨祥和氛圍。在保有利他奉獻的道德穹頂之外,志願服務在台灣應當更著重公民權的討論與充權的強調,還要加入避免排除的思維考量。

上課時曾詢問學生:「講到志願服務或志工,大家會聯想到什麼?」不意外的,得到的多是「服務社會」、「熱心公益」、「關懷愛心」、「無私奉獻」等等的回應,一些同學則提到「孫越」、「慈濟」等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或組織。

P評【說教】「我們」是怎麼形成的?

文 / 劉進興 中文的「我們」,英文叫We,台灣福佬話卻有「咱」(lán)和「阮」(gún)兩種說法。「咱」包含聽話的對方,「阮」則不包含。 例句一:男生跟未婚妻說:「下禮拜咱要結婚」,萬萬不可說成「阮要結婚」,因為那表示你要跟別人結婚。 例句二:對中國遊客可以說「阮台灣人…」。對台灣人,不管什麼族群或新移民,則應說「咱台灣人…」,否則很不禮貌。當然,對於說「你們台巴子」或 […]

P評【說教】微調不是一個爭議,而是一串問題

文 / 王士誠

一直以來,課綱微調「十人檢核小組」的歷史專業飽受批評;但平心而論,那當中並非完全沒有「歷史學者」。海洋大學的黃麗生、世新大學的李功勤,以及後來加入的喻蓉蓉等人,確實都有歷史學位;即令專研哲學的王曉波,也有一些台灣史著作。

當然,他們的「中國史觀」引起許多人不安,但研究中國史者來編擬課綱,錯在哪?莫非只准「台灣史觀」進課綱?那不是一言堂嗎?

正因此,有人言之鑿鑿,認為課綱微調不過是史觀的「爭議」。

史學問題,王曉波等人小看了中國史的格局。但政治大學歷史系的金仕起老師顯然不同意,他認為那是大問題:「首先是程序問題,不管哪個政黨上台,一定有政治立場,只能用程序來規範,讓歷史當事人的聲音可以彰顯,而現在行政裁量權太大了。」

P頭條教育部強推課綱調整 民團批公聽黑箱要求撤回

圖、文 / 王祥維

爭議多時的高中課綱微調案,台灣人權促進會向法院提資訊公開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於2月12日一審判決教育部敗訴,但教育部長吳思華態度強硬,不但堅持上訴,更宣布新課綱將於8月1日正式上路。

對此,由眾多教師和民間團體組成的「反黑箱課綱行動聯盟」今(20)日上午於台大校友會館召開記者會,要求教育部撤回微調課綱,並公開相關資訊。

P評「童年」的社會學分析:從國家主人翁到消費福利主體

文 / 藍佩嘉

1952年的兒童節,國民政府流亡到台灣甫三年,《聯合報》社論絲毫沒有慶祝節日的歡愉氣氛,反而充滿憂國憂民的沈重感懷。文中批評有些父母學習傳自歐美的教養模式,「不明真諦,徒學皮毛,以致從童年就養成驕佚頑劣的習性」,呼籲為父母者「能以驕縱,溺愛,姑息為戒,而不忽略基本的童年教育」。文末更不忘呼籲反攻大陸的神聖使命:[*註1]

我們以萬分沉痛的心情,懷念大陸上的億萬兒童!他們在朱毛匪幫的血腥魔掌下,不祇已失去父母的慈愛,家庭的溫暖:和安心讀書的機會,而且被匪幫驅使成為鬥爭的工具…我們今日在復興基地的台灣慶祝兒童節,必須不要忘記他們,並積極努力,加緊準備,早日反攻大陸,拯救魔掌下的同胞和兒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