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智能障礙’

P評【説教】「你一定要相信我!」–法律對特教生的不足

口述/施宜昕、整理/李庭芝

南部某啟智學校長期體罰學生浩浩,趙姓老師甚至把浩浩鎖在廁所裡打,浩浩表示要報警,老師竟回:「你憨憨,你說的話沒人相信。」

老師這句話,幸好沒有全面成真。監察院經過調查,相信了浩浩的話,糾正了校方、教育部(*註)。但也真的有許多人不信浩浩的話,比如檢察官。

人本基金會執行秘書施宜昕律師陪著浩浩和媽媽走過司法流程,對此再清楚不過。「我那時打電話給浩浩的媽媽,跟她說其實浩浩在面對檢察官的過程中,他一直想要說話,可是他說的所有話都被檢察官認為不可採信。我覺得有沒機會,縱使是最後一次,我們會要求法官一定要傳浩浩,至少這次讓他在法庭能好好把事情說出的機會。」宜昕說起去年與浩浩母親的對話。

P評【說法】三歲姐姐的奢侈幸福

文 / 高榮志 媽媽沒生女生,我一直很想有個姐姐疼我。小時候我卻很怕我姐,我堂姐,她大我莫約十歲。   她開心時常常自己傻笑,不開心時,情緒會突然變得很激動。會突然衝過來,緊抓著我的手腕,然後瘋狂地一直扭、一直轉,有時還會勒我脖子。我那時不過是幼稚園、小一小二的孩子,身型還小,對我而言她非常孔武有力。我無力掙脫,每次都只能放聲大哭,等我奶奶或伯母飛奔來救我。伯母會斥責她,叫她不可以這樣。 […]

P評真正該被宣告死刑的是最高法院

好像只有死刑才是刑罰,同樣嚴苛的無期徒刑不是刑罰?殊不知,三個或兩個無期徒刑對於被告「行為」的評價當然不一樣。這種混亂「行為刑法」與「行為人刑法」的理由都寫得出來!讓人懷疑最高法院是否滿腦子只想殺人,不惜設下「看似縝密的殺人計畫」,從而不禁流露出這種「視人命如草芥」的玩笑態度。

一個決定被告生死的言詞辯論庭,卻不准被告出庭陳述。非以被告為主的程序及審判思維,導致判決理由荒腔走板。這種「異鄉人」的審判,被告未於審判期日到庭而逕行審判、未與被告以最後陳述之機會,判決當然違背法令(刑事訴訟法第379條第6、11款)。最高法院繼續拿生命權開玩笑的審理態度與判決理由,更讓人覺得「所為國法、天理均所難容,其人性既泯,已難有教化之可能」,應該宣告死刑!

P頭條一路有你 啟能照護

記者 林建成/高雄報導

走進啟能照護中心,一聲聲「你好」、「你好」的問候此起彼落…

你知道的,「真心」是他們的特質。

這是一處照護15歲到65歲中度和重度智能障礙對象的日間生活場所,老師和志工藉由每日生活動作,引導學生發展自我特質,協助學生融入家庭與社區活動。照護中心還設有伙食委員會和家長會,隨時調整最合適的生活教學方式。

今年剛擔任照護中心家長會長的郭女士有位中度多障兒,到照護中心「上學」已一年半,她說:「和大家生活的結果,就是孩子比以前更有自信心了!這裡的學生資質落差小,家長和老師也較能契合。」她很欣慰把孩子送到照護中心是正確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