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服貿’

P!LiveP影展【TIDF】運動影像.影像運動

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今天將首播由紀錄片工會發起的「太陽花學運影響紀錄計畫」作品,用影像帶觀眾回到318反黑箱服貿運動的現場。該計劃首度集結國內許多紀錄片工作者,並透過3000多名群眾募資,獲得500萬的拍攝經費,分別由10名導演共同創作「太陽.不遠影像紀錄」,記錄這場對台灣相當重要的社會運動,今天首播其中三部。   PNN線上直播映後座談:10/10(五)13:50~15:30 與 […]

P專題318學運處於哪個歷史時點?抗爭週期、歷史路線與經驗

文、圖 / 劉華真

這幾年下來,社會抗爭不斷出現, 2012年有文林苑、南鐵、紹興、華隆,2013年有華光、大埔、反核、關廠工人,到2014年佔領立法院、佔領行政院。2014 年三月到四月我們所目睹的大型的社會抗爭,這些行動或者說318處於抗爭週期的什麼位置?上升、高峰還是下降期?

大家可能對「抗爭週期」這個字眼不熟悉,我來解釋一下。

大家看看這張圖的曲線,底下時間軸的單位可能是月、也可能是年,縱軸是社會抗爭的次數,這個看似常態分配的曲線圖,先是曲線往上增加達到峰頂然後快速下降,這樣的波動指的是抗爭事件的總次數與抗爭強度隨著時間挪移而發生的變化。

P評【太陽花學運系列 3/8】輪到我了

文 / 程浩

我一直認為,不可能再與父親好好說話了。距離上一次回家,已經過了一年多,期間只與父親通過幾次電話,每次都不超過一分鐘;並不是因為忙碌,而是我只希望不要聽到他的聲音。他極其頑固而不講道理,又很暴力。在我有限的人生經歷中,很少遇到這樣的人;而讓我完全無法相處的,也只有他了。

那時候我還在上小學,一天,父親帶著滿身酒氣回家,按了許久電鈴才將我叫醒。可能是等的太久了,門一開,他就抓了一把小刀,在我左手背上狠狠地劃了一道,留下了很深的傷口。我竭盡所能的逃離他,十二歲以後,就不在家裡長住了;但這個傷痕如此的容易被看見,以至於我永遠無法忘記我有一個怎樣的父親。

然而,誰也料不到,我們父子的關係,竟然和台灣的命運連在一起。

P!Live【公民不服從?】318佔國會 司法怎麼辦(下)

主持人、前大法官許玉秀作結論時認為,這場運動應改名為「318公民啓蒙運動」,她說,從小到大都存在中國因素,不管哪一個政黨執政,都用中國來恐嚇人民,但恐懼應該要被說出來、徹底解決。而許玉秀也說,林佳和提到的許多事件,都顯示言論禁忌仍存在於社會中,不論是公務員或是人民,都害怕言論引起衝突。「你不能自由地講,就不為自由地想」許玉秀認為,對於言論的禁忌,也使得思考被封鎖。

「公民不服從是消極抵抗,而抵抗權是積極抵抗」許玉秀認為抵抗權是一種程序權,一種「宣示主權」的權利。許玉秀認為,整個社會體制是由人民交出去讓政府運作,但人民才是主人,當抵抗權作為一種宣示,不需要被制定、被產生。許玉秀說,318運動創造一個使抵抗權能夠充分論述跟實踐的空間,雖然使用到抵抗權或是公民不服從是一件不幸的事,但是有能力的人就能把危機變成轉機。

P!Live【公民不服從?】318佔國會 司法怎麼辦(上)

吳柏緯 邱彥瑜 陳睿哲 / 整理報導 318太陽花學運佔領議場以及後續衍生的佔領行政院、路過中正一等行動,除了讓服貿議題快速的在台灣社會延燒,引起討論。另一方面,也讓「公民不服從」甚至「抵抗權」這樣的概念,在台灣社會被看見與討論。究竟這些行動是不是「公民不服從」或「抵抗權」?司法要怎麼評價這樣的行為?各個面向的討論,正在持續在發酵。 為了釐清並了解「公民不服從」在這次運動中的角色,以及其操作的界限 […]

P評【說法】政治/經濟、太陽花與司法

簡言之,「服貿」只是浮出來的冰山一角,出問題的是我們的憲政體制:有權無責的獨大總統、以黨領政的總統兼任黨主席、列寧式政黨的嚴密黨紀操控、遭行政權明顯壓制的積弱立法權、背棄多元民意的代議場域,這些才是所有問題的核心癥結點,這是政治問題,同時也是經濟問題,如果只治療「服貿」,「感冒」並不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