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校規’

P評【説教】聽她們怎麼說 –景美女中解放腳丫事件

文 / 李昀修

「妳想成為怎樣的景美人?」白色粉筆在黑板上留下了這樣一個問句。

接著,赤足,腳步輕盈的如要飛起,恣意奔跑於無人校園中的身影,大口呼吸自由的空氣。然後,馬頭怪人出現,將白鞋扔在剛才還在歡笑的女孩們面前。
影片沒有人聲,但你看著馬頭人那充滿攻擊性的肢體語言,明白它說了些什麼。

「穿上它。」馬頭人說。

幾位受怕的女孩互看一眼,終於奮力喊出本片中唯一的台詞:「只有我們可以決定自己的樣子!」

P評【説教】景美女中「鞋子白色比例調整事件」

文 / 王士誠、曾慶怡

在中學生權利論壇裡,我們聽說最近景美女中把維持多年的鞋子白色比例降低了,似乎,景女校規有日漸放鬆的傾向?我們先向辦公室一位景女畢業的同事求證,據她說,十多年前她就讀景女時,鞋色必須100%純白,而目前景女同學們只要穿著75%白色的鞋子就能進校門了,這也是一種前進,不是嗎?

為了更深入瞭解景女的進步實況,我們約訪了一位景女同學,聽她怎麼說。

編輯部(以下簡稱編):聽說景美女中有規定鞋子一定要白色,最近在規定上有一些進展?

古又嘉(以下簡稱古):現在學校規定合格的鞋子是白色部分需佔全鞋的75%以上,我高一的時候是規定80%,升旗時學校很驕傲地說有聽學生的聲音,所以從80%變成75%。

P評【説教】一位媽媽的堅持-協助孩子認錯,也修正學校的錯

文 / 施宜昕

我必須承認,我的孩子本身也有很多需改進的地方,也犯了許多過錯。但老師以放大鏡檢視這個孩子,不管任何大大小小過錯一律以記過做處分,目的就是要孩子、讓我們做家長的知難而退,辦理轉學。

這封電子郵件,是晉爵媽媽向我們求助的開始。

「用放大鏡來檢視孩子」,對老師來說是一句嚴重的指控,但對孩子來說卻很接近真實。尤其是高中職裡頭,記警告的名目眾多,累積三支警告就會成一支小過,三支小過就成一大過,一旦到達三支大過,學校就會用「輔導轉學」的名義要求學生離開。

什麼行為會被記警告?可能是遲到、服儀不整、上課睡覺、升旗態度不莊重、對師長不敬、或任何老師認為你違反班級秩序的行為,有些規定在校規之中,有些沒有,但不論有沒規定,老師總找得到記過的理由。總之,你敢不聽話,就是記過。

P評【說教】「規訓」或「教育」?談校規的「與時俱進」

文 / 馮喬蘭

規訓還是教育?這是「選擇題」還是「是非題」呢?

有些人主張,規訓也是教育的一部分。有些人主張,規訓正好與教育的目標背道而馳。

規訓,有一種作用,透過某些方式,使人「養成反應」–遵守規矩、服從要求、團體優先、秩序為上。譬如說,不管上課內容、方式如何,而學生們竟都能夠那麼長時間坐在教室裡,大體而言,是經過規訓,使其養成反應。

教育,有人說是啟發未知,有人說是傳承過往,但就拿我國政府宣示的「十大能力指標」來說,無論是「獨立思考與解決問題」、「主動探索與研究」或是「了解自我與發展潛能」、「尊重、關懷與團隊合作」等等,很明顯指示出,教育的目標期許能思考創造勝於反應服從。譬如談團隊合作,要跟尊重、關懷一起談,因為要透過體驗的思索,要透過跳過自我中心的嘗試,要透過覺察,要動到腦,而能選擇如何團隊合作。不是將「合作」當成一種道德反應,而是因為「想過了自己與他人、個人與團體」。

再回頭想想「規訓」。

P評【說教】危難中的學生人權

文 / 陳志遠

2013年9月23號,新聞報導振聲高中修改校規,規定「製作或散發未經學校核准之不實文件(文宣)或其它不當行為,造成校園不安者」應予「改變學習環境」,這裡所謂的改變學習環境,就是一般稱為輔導轉學的處罰手段。而校方也透過《蘋果日報》指出,新規定的確是針對《烢報》而訂。

而同年6月的烢報事件,是由於振聲高中議題性社團「他方社」,先前在5月23日舉辦一場媒體識讀講座,沒想到在在座談開始前2分鐘,該校教務主任突然闖入會場,強行取走麥克風,要求所有學生即刻離場。《烢報》報導事件始末並於31日出刊後,校方隨即派出教官、老師、科主任及糾察隊等人逐班回收,同時約談嫌疑學生。且該學務主任當時還一度失控咆哮、摔杯子,並說出「已經忍耐到極限了」、「這是我的地盤不是你的地盤,你搞清楚」等語,至於教官則是把人關到小房間獨立訊問。

P頭條【公晚精選】高職竟設”長褲證” 立委促查性別歧視

王顥翰 / 整理報導 高雄三民家商學生日前指控校方嚴格規定女生必須穿裙子,如果要穿長褲則必須填申請單,還得附上醫生或家長證明才能申請長褲證;之前台南女中學生爭取短褲權,還有更早之前北部金甌女中不准學生頭髮短於15公分,違者記過。立委指出種種違反性別法規定的校規,依然還存在於不少學校。今天有民間團體和立委要求教育部對全國校園進行大規模普查,不能讓性別平等只是紙上談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