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檢察一體’

P評【說法】「不相信有司法官不收錢!」

文 / 黃盈嘉 桃園市副市長邱太三外傳將出任法務部長一職,引發關注。邱太三曾任民意代表、陸委會副主委及地方副市長,但他在法律界的經典事蹟應該還是1988年為聲援「吳蘇案」而辭任檢察官。   吳蘇案發生於剛解嚴的台灣,起於當時負責司法官紀律風氣的司法院第四廳廳長吳天惠。吳當時在法界中風評不佳,吳之妻蘇岡律師以能向法官關說為賣點,向委託人索取鉅款,企圖影響新竹地檢陳松棟檢察官所負責的一宗貪瀆 […]

P評【說法】帶頭違法,檢察果然一體

這些檢察高層們,搞錯了自己應該效忠的對象,是法治、而不是長官。也搞砸了檢察體系一直以來,想努力維持的外部獨立性。首長們根本才是「引清兵入關」的凶手,彰顯檢察高層才是有很高「侍從性」的群體,不斷壓迫基層檢察官的獨立空間,也「上行下效」,敗壞檢察文化與風氣。再加上台中地檢署檢察事務官周紀宏,收賄遭羈押禁見,檢察長楊秀美,涉嫌在事後下達「封口令」,不准辦案人員對外聲張,凸顯檢察體系內部,仍有很高的「不透明性」,哪怕只是合理的質疑或簡單的訊息揭露,都習於打著「偵查不公開」的招牌,暗黑行事。最後,也是最難讓人忍受的,就是在被揭發後,濫用法條呼攏,是法治最負面的教材。還「以身作則」。

P評【說法】美河市,沒事?

對於如此重大的社會矚目案件,北檢是否應該考量公布起訴書或不起訴處分書,讓社會公評並昭公信?如果北檢考量之後,不願意公布本案,那麼,有時公布、有時不公布,所持的標準又是如何?

北檢發言人的答覆不痛不癢,說:「起訴後由法院審查、不起訴會依職權提出再議由高檢署審核」,一副「好官我自為之」的態度,彷彿北檢只需向上級或法院負責?言下之意,難道是指沒有向社會與外界交待的必要?這樣,檢察官還算是公益的代表人嗎?

P評【說法】尋找具備憲法意識又有民主關懷的檢察官

當然,一竿子打翻一船檢察官,是不太公平。相信不至於找不到同情、甚至於支持學生的檢察官,然而,當訊問學生的檢察官,表明「後續的處置,要請示上級」時,我們更關心「檢察一體」制度,有無被濫用的問題。

簡單地說,我們不反對社會重大案件,上級檢察官應統一指揮辦理,這也符合「檢察一體」的精神。然而,依《法官法》第92條的規定,舉凡涉及「強制處分權」,就應「以書面附理由」為之。我們好奇的是,如果「上意」涉入,那麼,在整個辦案的卷宗裡,有沒有這個上級「指揮辦案」的「書面」,或者,又是基層檢察官「默默把上意吞下去」?

P評【說法】十問檢察總長

文 / 高榮志

總統提名現任最高檢察署主任檢察官顏大和為檢察總長候選人,並於3月13日將諮文送至立法院,待排入議程後,即由立法委員審議,各界檢視顏大和之學歷經歷,均認為係一時之選。

但黃世銘之殷鑑不選,回想當初被提名時,聲勢不下於今日之顏大和,又普受基層檢察官擁戴,相信無人能預知如此下場。坊間對於新人來、舊人去,總是不少臆測與猜想,多是集中於政治權力結構的佈局。

總統提名固然免不了政治局勢上的考量,然而,既有任期保障,我們更期待總長能有一番對「檢察官價值」的堅持與作為。「後宮甄環傳」的猜想,就留給名嘴的茶餘飯後,我們更應關心,即將掌握大權的人,究竟是如何的想法,又會採取怎麼樣的立場,於是,十個重要問題,就教於任何一位檢察總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