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檢察官定位’

P評問題不在檢察官是司法官或行政官~再回應李佳玟教授

文 / 便所法學 首先感謝李佳玟教授願意撥冗指教便所法學。我們嘗試逐點回應如下:   一、重點在監督與救濟制度 李教授回文的標題整理是對的,很謝謝她,只可惜內容偏離了。便所法學的重點是:監督與救濟很重要,但與檢察官定位沒有必然關係。這是很簡單的概念,絕對沒有圖文不符,也不會以權力分立原則為名,直接延伸到組織人員應該長甚麼樣子。這也是我們特意引用稅捐稽徵法第24條第4項以下、行政程序法第1 […]

P評司改、憲改、拚經濟

文 / 有網友 與法務部有關的委員被認為在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3組中分進合擊,嘗試儘量拖延檢察官的身分定位問題的議程。法務部以及幾位相關人員似乎嘗試要最大限度維持現狀。如果這確實是法務部的立場,那麼這顯然違背多數法律專業人員與公眾對制度危機的體認。但另一方面,一些民間團體的成員希望開啟檢察官身分相關討論而被拋出的一些想法,尤其是「審檢分隸或分立的下一步,就是讓檢察官成為行政官,因為檢察官應該是行政官 […]

P評頂呱呱法學:回應便所法學對於檢察權定位的質疑

文 / 李佳玟 感謝便所法學在《行政官或司法官~回應李佳玟教授〈也從權力分立看檢察權〉》一文針對我的文章提出不少指教,我的回應如下: 便所法學否定我關於「檢察官於偵查中擁有強制處分權限與其身份地位之關聯」的論證有幾種:

P評行政官或司法官~回應李佳玟教授〈也從權力分立看檢察權〉

文 / 便所法學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委員李佳玟教授日前投書媒體,從權力分立的角度探討了檢察官應為行政官或是司法官的問題,其中有幾點有待商榷,在此提出討論。   李佳玟教授首先指出:「當檢察官被定為成司法權時,她 / 他會被賦予原本只有中立(於當事人雙方之)權力才可擁有的強制處分決定權。譬如檢察官引用限制住居的條文,限制被告出境,不需要經過法官的裁定(刑事訴訟法93條第3項但書),或是檢察官 […]

P評也從權力分立看檢察權

文 / 李佳玟 水瓶時代這篇文章:《從權力分立看檢察權:一些初步看法》,把檢察官反對被定位為行政官的不恰當之處與問題解釋得很清楚,我很高興看到有人這樣細緻地討論這個議題。   其實不管在檢察官定位之議題的立場如何,都無法否認檢察官的組織與職權有一部分接近司法,有一部分與司法性質有別。不管採取哪種定位,都有檢察官應獨立行使職權,但其權力行使應受適當監督的認識。不管是哪種立場,都不願意看到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