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檢察官’

P評阿財的悲歌、檢察官的無奈──談緩起訴與職權不起訴

文 / 鄭子薇 阿財很貧窮,但是年輕工作時發生工安意外,所以失去了工作能力。為了養活家中精神障礙的媽媽,和緩解生活壓力的苦悶,偷了鄰居雜貨店的1個麵包和1瓶米酒。雜貨店老闆非常生氣,一狀告到地檢署,請檢察官從重量刑。   檢察官調查後,認為阿財情堪憫恕,所以按照法律規定,給阿財做了職權不起訴處分(就是認為阿財有犯罪,但是不起訴阿財。檢察官可能會當庭訓誡阿財,要求阿財不要再犯),但雜貨店老 […]

P評寶可夢國是會議

文 / 張娟芬 我離開布達佩斯的時候,春天正要來臨。為了參加司改國是會議的第三組,我匆匆收拾行李,回到台北,春雨綿延,而形勢詭譎。   我未及參加二月二十二日的第一次會議,因此在網路上看了會議全程,很納悶的發現幾點不尋常。其一,幾位委員包括林鈺雄、陳瑞仁、楊雲驊,一方面不斷強調會議時間有限,非常寶貴,所以要刪減議題;另一方面卻巧妙地增加了議題,就是環境犯罪,並且鬼斧神工地讓它後來居上,成 […]

P評頂呱呱法學:回應便所法學對於檢察權定位的質疑

文 / 李佳玟 感謝便所法學在《行政官或司法官~回應李佳玟教授〈也從權力分立看檢察權〉》一文針對我的文章提出不少指教,我的回應如下: 便所法學否定我關於「檢察官於偵查中擁有強制處分權限與其身份地位之關聯」的論證有幾種:

P評行政官或司法官~回應李佳玟教授〈也從權力分立看檢察權〉

文 / 便所法學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委員李佳玟教授日前投書媒體,從權力分立的角度探討了檢察官應為行政官或是司法官的問題,其中有幾點有待商榷,在此提出討論。   李佳玟教授首先指出:「當檢察官被定為成司法權時,她 / 他會被賦予原本只有中立(於當事人雙方之)權力才可擁有的強制處分決定權。譬如檢察官引用限制住居的條文,限制被告出境,不需要經過法官的裁定(刑事訴訟法93條第3項但書),或是檢察官 […]

P評基層檢察官的一天

文 / 鄭子薇 她一早走進辦公室,花了1小時又20分鐘把4件桌上的新案卷證看完,平均20分鐘1件,接著針對這些新案以及還沒完成的舊案,發函各公部門、私人機構調資料、發傳票傳訊被告及證人、擬定偵辦計畫、擬定庭前筆錄(開庭前預備要問證人及被告的問題)及指示警察補充調查。到了11點,她接到司法警察的電話,跟她說被告電話又換了,需要跟她討論一件檢警合作辦理、正在監聽的走私毒品案件。警察20分鐘後到,這20 […]

P評【説教】「你一定要相信我!」–法律對特教生的不足

口述/施宜昕、整理/李庭芝

南部某啟智學校長期體罰學生浩浩,趙姓老師甚至把浩浩鎖在廁所裡打,浩浩表示要報警,老師竟回:「你憨憨,你說的話沒人相信。」

老師這句話,幸好沒有全面成真。監察院經過調查,相信了浩浩的話,糾正了校方、教育部(*註)。但也真的有許多人不信浩浩的話,比如檢察官。

人本基金會執行秘書施宜昕律師陪著浩浩和媽媽走過司法流程,對此再清楚不過。「我那時打電話給浩浩的媽媽,跟她說其實浩浩在面對檢察官的過程中,他一直想要說話,可是他說的所有話都被檢察官認為不可採信。我覺得有沒機會,縱使是最後一次,我們會要求法官一定要傳浩浩,至少這次讓他在法庭能好好把事情說出的機會。」宜昕說起去年與浩浩母親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