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檢察官’

P評【說法】黃世銘退休的五個(世代)不正義

文 / 高榮志 黃世銘申請退休了。對比之前寧玉碎、不辭職,無論如何,死也要「堅守岡位」的「演出」,印證了傳言:就是為了退休金。依法,黃世銘當然有退休的權利。只是,他動見觀瞻,代表的意義太多。就這樣退休,還在《法官法》從優退休的規定生效時,趕在第一波退休,搶在刑事官司判決前領錢。對照他強化自己司法「鐵漢、硬漢」,也彷彿可以為了司法正義,犧牲一切、在所不惜的形象,這樣的退場身影,實在是太令人不忍卒賭。 […]

P評【說法】監察委員能幹嘛?

監察院雖為我國所獨有,究其本質,屬於國會調查彈劾之制衡權,監察委員已無民意代表之身份,失去人民作為後盾。立法委員僅有同意或否決之權,除非監委確想有一番作為,否則先天上就會和提名的總統較親近。近來,監委怯於對抗行政權已多被詬病,侵害司法權又時有所聞,難怪屢受應予廢除之議。

P評【說法】具體求刑行不行?

法律的解釋,不能脫離台灣的社會脈絡。多數的台灣人,搞不清楚檢察官和法官,弄不懂求刑或判刑,分辨不了偵查庭與審判庭。在這些前提之下,起訴幾乎就是有罪,求刑等同於判刑,追根究底,檢察官變成最有影響力的人。

正是因為這個道理,高舉「法律無明文禁止」的大旗,具體求刑的檢察官,在意自己權力與影響力受到折損,更甚於人民受公平審判的權利,也不在乎要多給法官一點量刑調查與判斷空間。寧可像在菜市場買菜,先把價格喊高,彰顯自己的「正義感」,合理不合理,他人痛苦不痛苦,不在考量之列。

P評【說法】美河市,沒事?

對於如此重大的社會矚目案件,北檢是否應該考量公布起訴書或不起訴處分書,讓社會公評並昭公信?如果北檢考量之後,不願意公布本案,那麼,有時公布、有時不公布,所持的標準又是如何?

北檢發言人的答覆不痛不癢,說:「起訴後由法院審查、不起訴會依職權提出再議由高檢署審核」,一副「好官我自為之」的態度,彷彿北檢只需向上級或法院負責?言下之意,難道是指沒有向社會與外界交待的必要?這樣,檢察官還算是公益的代表人嗎?

P評【說法】政治/經濟、太陽花與司法

簡言之,「服貿」只是浮出來的冰山一角,出問題的是我們的憲政體制:有權無責的獨大總統、以黨領政的總統兼任黨主席、列寧式政黨的嚴密黨紀操控、遭行政權明顯壓制的積弱立法權、背棄多元民意的代議場域,這些才是所有問題的核心癥結點,這是政治問題,同時也是經濟問題,如果只治療「服貿」,「感冒」並不會好。

P評【說法】尋找具備憲法意識又有民主關懷的檢察官

當然,一竿子打翻一船檢察官,是不太公平。相信不至於找不到同情、甚至於支持學生的檢察官,然而,當訊問學生的檢察官,表明「後續的處置,要請示上級」時,我們更關心「檢察一體」制度,有無被濫用的問題。

簡單地說,我們不反對社會重大案件,上級檢察官應統一指揮辦理,這也符合「檢察一體」的精神。然而,依《法官法》第92條的規定,舉凡涉及「強制處分權」,就應「以書面附理由」為之。我們好奇的是,如果「上意」涉入,那麼,在整個辦案的卷宗裡,有沒有這個上級「指揮辦案」的「書面」,或者,又是基層檢察官「默默把上意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