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江宜樺’

P評民主憲政秩序下的太陽花學運

文 / 薛智仁、李佳玟 日前前行政院長江宜樺投書媒體批評,新政府以「這是政治問題,不是法律問題」為由撤回對323占領行政院人士的刑事告訴,顯示新政府政治凌駕是非,縱容非法暴力行為,迴避法律的檢驗,未來任何不滿公共政策的人都能占領立法院與行政院,是對法治精神的重大傷害。江前院長呼籲,所有良善正直的台灣人民應該挺身捍衛法治社會應有的原則。   的確,民主法治社會不容許非法暴力,不過太陽花學運 […]

P頭條島嶼上的太陽花–林飛帆

記者 林建成 / 高雄報導

「我們懷抱理­想而來,
現在承擔責任而去,
台灣就是我們接下來最重大的責任。」–林飛帆

2014年4月10日「太陽花學運」結束前,總指揮林飛帆在國會議場內做了以上的宣示,他表示將巡迴各縣市,連結各地公民力量監督政府透明運作,讓公民有更多權利參與政府擬定政策的過程,這位青年學運領袖在台灣民主近史寫下了對抗威權的另一頁。

一年半過去了,政府擬定政策的過程並沒有更透明,但林飛帆仍利用服替代役的所餘時間,參與公民見面會,交流對政局的想法。與會者也有一位來自中國的女性,她說中國其實有很多示威抗議,但受到政府強力鎮壓,所以想瞭解林飛帆如何對抗威權。

P評一個中國課綱?以學習者為主體的歷史教學

整理 / 王士誠

講座:一個中國課綱?以學習者為主體的歷史教學
時間:2015年9月14日(台北場)
主講:金仕起(政治大學歷史系教授)
與談:鄭哲瑞(泰山高中歷史老師)
地點:慕哲咖啡館地下沙龍

耳邊傳來一位女士的聲音:「我是被『以學習者為主體』這個標題吸進來的,我不熟課綱、不知道怎麼從學習者來看,希望今天能多學一些。」

這話指出了要點。課綱微調問題除了是程序問題,也是教育問題。既是教育問題,從學習者的角度來看,不是理所當然嗎?怎麼好像沒多少人知道如何從學習者角度談課綱呢?到底從學習者的立場出發,歷史教學會是什麼樣子?

P發書《失智怎麼伴?》-24 位名人陪伴失智親人的故事

記者林建成 / 報導

書名:《失智怎麼伴?》-24位名人陪伴失智親人的故事

編著:聯合晚報編輯部

出版: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


這本書沒有教條式理論,而是透過一般生活故事去瞭解失智症照護:從症狀發生到家屬的心路歷程。如果你尚未經歷照顧失智者,恭喜你,你的生活步調依舊,但閱讀此書可讓你體會照護者每天面臨的情況;如果你已在照護失智家人,這本書可佐以參考,看看其他家庭用何種方式和觀念在渡過難關,避免可能的誤失。

其實,台灣有很多家庭是由家屬親自或輪流照顧退智親人,不僅每天面對身心和經濟雙重壓力,眼看摯親慢慢走向黃昏,心中的不捨與掙扎,無奈與感傷,每天都是衝擊。家屬從失智者發病、發覺、照顧、請外勞、送養護中心等,一步步的決定和過程,沒經歷過的人不會知道其中的艱辛。

P頭條【追訴324】流血驅離誰負責? 政院撇給北市警

劉繼蔚:政院辯稱自己僅僅作為「被害人」請求警方排除現場的說法,顯然忽略行政院的主導權,令人難以接受。劉繼蔚強調,江宜樺作為最高行政首長,他的「請求」,事實上就是有拘束力的「命令」,且明確指示執行方式,不是所謂的「策略性指揮」,「不能因為在現場打人的警察穿北市警的制服,你就說是他(北市警)該負責!」

P頭條324自訴遭拒 律師團批荒謬

邱彥瑜 / 採訪報導 324行政院驅離事件的法律追訴戰至今九個多月,連實質審理都還沒開始,卻傳出台北地方法院與高等法院以「行政院驅離都屬同一案」為由,將受傷民眾提出的自訴案件判決不受理。今(30日)早數十名律師與當事人在最高法院前開記者會,認為法院此舉剝奪人民受憲法保障的訴訟權,緊急上訴最高法院,要求撤銷高院「不受理」的判決。 從4月份開始,針對324行政院驅離事件提起自訴的案件多達8件,其中指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