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法律’

P評【説教】「你一定要相信我!」–法律對特教生的不足

口述/施宜昕、整理/李庭芝

南部某啟智學校長期體罰學生浩浩,趙姓老師甚至把浩浩鎖在廁所裡打,浩浩表示要報警,老師竟回:「你憨憨,你說的話沒人相信。」

老師這句話,幸好沒有全面成真。監察院經過調查,相信了浩浩的話,糾正了校方、教育部(*註)。但也真的有許多人不信浩浩的話,比如檢察官。

人本基金會執行秘書施宜昕律師陪著浩浩和媽媽走過司法流程,對此再清楚不過。「我那時打電話給浩浩的媽媽,跟她說其實浩浩在面對檢察官的過程中,他一直想要說話,可是他說的所有話都被檢察官認為不可採信。我覺得有沒機會,縱使是最後一次,我們會要求法官一定要傳浩浩,至少這次讓他在法庭能好好把事情說出的機會。」宜昕說起去年與浩浩母親的對話。

P評【説教】被偷走的一個小時──第八節課選擇權

文 / 曾慶怡

去年十月,桃園龍潭高中的李冠毅同學在學校發起短講,就學校把「課後輔導費」直接加在學費三聯單當中,未經學生同意,形同強迫參加一事,他落成了聲明(節錄):

我們本來早該放學的那一個小時,莫名其妙「被偷走」。

龍潭高中學費繳交的三聯單中,根本沒有取消參加第八節的可能,也就是說第八節課是一個搶錢、又搶時間的模式,而且犧牲自由權利的學生不得不服從這個制度;

《國立及台灣省私立高級中學課業輔導實施要點》明文規定學生自由參加課後輔導,簡言之,強迫學生參加、違反自由原則的學校可能觸犯法律了。

違法上第八節,還滿口「程序」唬學生?

P評【説教】讓我們呵護岩縫中的花

文 / 曾慶怡

台中啟聰學校的掌摑國賠案,今年六月終於三審定讞,校方敗訴判賠。消息傳來,除了欣慰,更多的是五味雜陳的滋味。

從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中部辦公室接到關鍵的錄影資料起算,這件申訴案前後耗時約二年四個月,其中包含了二年的訴訟。以法律程序來說,這不算特別漫長,然而對於受害者-特別是沒資源的弱勢家庭,能提起這樣長期訴訟,並且持續堅持、不被動搖,媽媽的毅力與信心是最大的關鍵。

中部前辦公室主任張碧華表示,接到投訴並進行初步探訪調查後,發現該間特殊學校內,老師體罰學生是常態,片中打學生的廖老師,除了常用言語羞辱學生,更是大大小小的肢體動作不斷,片中的受害女學生,之前就被打過多次。

P評【説教】監察院說不違法?有關103課綱

文 / 許玉秀

今年8月4日那一場等了好幾個月才見到教育部長的會談,讓反課綱學生代表崩潰痛哭,留下「對政府和教育的恨,對國家滿滿的恨」(*註一)。教育部長當場表示不能撤回一○三課綱,因為根據監察院調查報告,教育部微調一○三課綱不違法,既然一○三課綱不違法,教育部撤回課綱反而是違法,所以教育部長不可以撤回課綱。

姑不論連高中生都看得懂,教育部長「撤回不違法課綱是違法」之辭,是邏輯不通的藉口,既然教育部長拿監察院報告當擋箭牌,就讓我們看看這個擋箭牌長什麼樣子。

P評看高中生抗議被捕 看羅德法官的故事

文 / 劉進興

最近看到高中生佔領教育部抗議「違調課綱」被捕,他們將被送上法庭,但到時被審判的卻是台灣司法庭上的法官。

如果是美國的羅德法官,他一定會說:「年輕人,你們寧犯甘地所說的『法律上的罪行,道德上的最高責任』,來拯救台灣的下一代。在當前法律下,我不得不判你們罪,但為了表示我小小的敬意,我判你們在教育部門口吶喊『捍衛正義』十分鐘。因為你們不是違法,而是違『違法』。真正有罪的是教育部長及違調課綱的恐龍學者。」

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有像芭波凱德(Barb Kart)和約翰拉法奇(John Laforg)這樣的鬥士,以及像羅德法官(Miles Lord)這樣的勇者。凱德和拉法奇決定要為正義作一點事,為了要喚醒大眾注意,他們選定明尼蘇達州雙子城南郊的斯培利(Sperry Corp.)公司作目標。

P評城市的自在行走:狂亂與夢想

文、圖 / 劉大和

讓人可以自在行走的城市,才是偉大的城市!社會學從社會的現實觀察出發,我就講一個從小到大常有的感受,然後再加上一堆記憶中的現象。台灣是一個奇怪的地方,我們號稱有人情味,所以設立了騎樓,騎樓外面也常設有人行道,但在我的經驗裡,我常常走的地方是快車道。

我得從騎樓不好走開始講起,請各位多一點耐心。

有時候騎樓被各種住家不要的東西佔滿了,有時候騎樓中的兩戶相鄰人家還會用難看的板子、盆子…等器具互相隔離起來。騎樓上有人做生意實在很平常,但也讓真正的行人無法通過,有些店家晚上打烊就用鐵鍊把桌椅等器具栓在騎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