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派遣勞動’

P評勞動派遣的真面目

文 / 孫健智 對於派遣勞工,資方歡迎,勞方反對,而似乎有為數相當勞動法學者認為:為因應企業急單或季節性需求等等人力調節之必要,派遣勞工無法全面禁止;但必須嚴格管制、避免濫用,防止勞動派遣淪為規避僱主責任的手段。   這固然是值得追求的理想,既是現行「勞動派遣權益指導原則」的意旨也是「派遣勞工保護法」草案宣稱的立法目的,但作為一方當事人的資方,顯然跟它同床異夢:企業只在碰到急單或季節性需 […]

P評派遣現形記

文 / 陳凱眉 在去年八月份的薪水被拖欠滿一年四個月的今天,我心中爭的早就不只是這一個月的薪水了。 從前只是聽聞派遣制度對勞工的剝削,直到自己成為派遣勞工,被雇主欠薪、求助無門、被政府部門摸頭,才知道派遣制度對勞工的傷害與荒謬是真的。   為了討回薪水,我們在討生活之餘擠出時間找資料和案例、跑勞資調解、勞檢、訴訟,窮盡了體制內的辦法卻還是無解。而那一定要為自己爭一口氣的堅定,早就被各種壓 […]

P頭條提供願納編企業更高派遣比例? 勞團批勞動部餿主意

吳柏緯 / 採訪報導 為了討論企業使用派遣員工的合理比例,勞動部今早在南港展覽館舉辦全國社會對話會議,邀請資方代表與各縣市產業總工會、勞動團體代表。不過會議開始之前,包括自主工聯、前公廣派遣工會、北市產總在內的多個勞工團體,先在會場外舉行了一個小型記者會,批評日前勞動部長陳雄文所提兩個處理派遣問題的方案,不但無法解決現行派遣工的問題,反而會使狀況惡化。 陳雄文日前提出的方案包括: 公司內的勞動派遣 […]

P頭條十項建言欺勞工 勞團普渡諷工總

勞團普渡到今年已經舉辦了第三年,前兩年分別舉行凱道普渡與立法院普渡。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表示,原本今年的規劃並不是在今天,但是當獲悉江宜樺要與這些大老闆見面後,就決定提前。「我們要讓江宜樺知道,這個社會不是只有老闆們的聲音,還有勞工們的聲音。」

陳秀蓮批評,過去這幾年許多的勞工團體與產業工會都想向江宜樺當面提出建言與陳情,但是他理都不理。這些大老闆要見他,他馬上就來了。「這個政府,從來不關心人民的處境,反而不斷用國家暴力對付人民。然而,當資方有需求,他們就會想方設法幫忙開路。」

P評弱勢者的苦去向誰訴說呢?

同工不同酬的派遣工,看來似乎是讓人力充分運用的方法,但卻無法說明:非典型的進用者同樣是長期被雇用,為何只能得到次級待遇?這樣的現象普遍的存在於民間公司與政府機構、國營事業之中。弱勢者的苦去向誰訴說呢?如果社會大眾面對這樣的問題繼續冷漠無情,這樣的作法跟「感謝您的來信,祝福您平安如意」有差別嗎?

P評【勞動法觀點】簽了派遣勞動契約就一定是派遣?

台灣並沒有勞動派遣立法,雖然由行政機關及法院透過函示與判例,已經肯定派遣勞動關係的合法性,然而並不代表所有具有法律形式外觀的派遣勞動契約都當然成立,是否構成派遣勞動關係,必須要對「當事人的真實意思」以及「勞動關係的實質內容」進行審查方可能認定是屬於哪一種法律關係,不是雇主能說了就算。也就是說,即便具有派遣勞動關係外觀的派遣契約原則上已被我國行政機關與法院判例肯定可能合法,但當具有形式上派遣勞動關係外觀的勞動派遣契約經過實質的判斷後,發現派遣勞動契約根本僅僅是形式存在,而勞動關係卻實質上存在於要派單位與派遣勞工雙方之間時,則這個契約根本不構成派遣勞動契約,而是一個自始存在於要派單位與派遣勞工之間默示的勞動契約。

如何判斷派遣勞動契約有效與否,台灣過往的實務其實未有充分的討論,但若援引日本法院系統已經適用多年的實質判斷方法進行論證,則是否構成派遣勞動就會清楚明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