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無期徒刑’

P頭條北投女童命案 龔重安一審無期徒刑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士林地院今天就去年五月北投某國小女童遭殺害案作出一審判決,被告龔重安獲判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判決雖認定龔重安雖有思覺失調症,但犯罪行為並非因其病症誘發,犯罪時也未喪失辨識能力,不適用刑法19條的不罰或減輕條款。法官並認為,被告犯行屬於可處死刑的「情節最重大之罪」,但因犯罪動機與目的與罹患精神疾病「有極大關聯」,如果透過監禁、教化矯治偏差行為,因妄想而產生犯 […]

P全球當三個強盜來到挪威小城:挪威的監獄官都做些什麼?

嘉義舊監獄(監獄博物館)外牆的裝置藝術。(攝影:吳東牧)

文 / 方潔 小小的,在地圖上找不著的克達蒙小城,居民在此安居樂業。克達蒙城的法律只有三條:「不可打擾他人;對所有人和氣友善。除此之外,人們可以作任何自己想要作的事情。」城裡唯一的警察,熱心又善良的巴斯蒂安警長,他的工作並非偵查犯罪,而是調查每個居民是否過得幸福快樂。 然而,住在城外的三個強盜,卡士柏、賈士柏和尤納頓,打擾了平靜的生活。他們需要什麼就到城裡拿,食物、電車,甚至可以幫忙料理家務的蘇菲 […]

P評真正該被宣告死刑的是最高法院

好像只有死刑才是刑罰,同樣嚴苛的無期徒刑不是刑罰?殊不知,三個或兩個無期徒刑對於被告「行為」的評價當然不一樣。這種混亂「行為刑法」與「行為人刑法」的理由都寫得出來!讓人懷疑最高法院是否滿腦子只想殺人,不惜設下「看似縝密的殺人計畫」,從而不禁流露出這種「視人命如草芥」的玩笑態度。

一個決定被告生死的言詞辯論庭,卻不准被告出庭陳述。非以被告為主的程序及審判思維,導致判決理由荒腔走板。這種「異鄉人」的審判,被告未於審判期日到庭而逕行審判、未與被告以最後陳述之機會,判決當然違背法令(刑事訴訟法第379條第6、11款)。最高法院繼續拿生命權開玩笑的審理態度與判決理由,更讓人覺得「所為國法、天理均所難容,其人性既泯,已難有教化之可能」,應該宣告死刑!

P專題【量刑生死辯】南投殺夫案:邊緣智力或縝密犯罪?

2013.5.29 最高法院針對林于如殺夫案召開量刑的言辭辯論庭。(攝影:吳東牧)

為林于如辯護的法扶基金會律師周漢威表示,林于如殺人應當受罰,但同樣根據草屯療養院的鑑定結果,她有重度憂鬱、失眠、幻聽,而且智商只有57,相當於7-11歲兒童,即使未達刑法19條的減輕標準,也應依據刑法57條,在量刑時另外考量她的智能、精神、生活狀況,是否非判死刑不可。但是這些部份原審的死刑判決中都沒有交代,違背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六條第二項:生命權不得無理剝奪。

P!Live【座談】國際廢除死刑運動趨勢

來自法國的世界反死刑聯盟副秘書長拉斐爾說,政府不應該把死刑存廢交給民意決定。(攝影:吳東牧)

作家張娟芬就提到,現在媒體與民眾往往會將「廢死議題」與「因應國際潮流」畫上等號。這樣的講法很偏頗且不符事實。她認為接受國外的觀念並不是「他國干涉台灣內政」,而是吸收其他國家的經驗並改進台灣現行法律上的缺失,因為這樣的觀念是放諸四海皆準,並不因國籍而有所不同。

Raphaël則補充說明,將這個死刑議題放到國際的層次,一方面透過國際組織的合作,可以增加國家間交流彼此經驗的機會;另一方面可以透過國際壓力,避免死刑成為當權者對付異己的手段。

P頭條徐自強:不管未來司法審判如何 都會勇敢面對

徐自強與民間司改會志工討論案情發展

實習記者劉羽寧 / 採訪報導 夏日午後,台北市松江公園旁一棟不起眼的七樓公寓頂樓,民間司改會的十幾名志工、工作人員、實習人員,在到處塞著司法案決、書籍和各式檔案的辦公室裡來來去去。暫時重返自由不到兩個月的徐自強,和幾名工作人員圍著通道盡頭的用餐桌兼工作桌,研讀卷宗、討論案情。 徐自強的案件纏訟了十六年。從一路判決死刑、定讞、釋憲、非常上訴,到發回後又被判死刑、改判無期徒刑,再到日前因為速審法獲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