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特教生’

P評【説教】看見人的可能–啟智學校個案處理記

文 / 李昀修、圖 / 鄭楨樺

我曾因一所特教學校發生的性侵案而接觸一位律師,那時他將原本的坐姿前傾,話語中有著難過與疑惑,對這些學生們的遭遇,他說:「學校心態有點像是把學生關起來養大,好像是在養寵物或什麼,時間到了,畢業就好。至於學生學了甚麼,有沒發展,他們不在乎…」。

於是,每當聽見特教生被毆打、鼻樑挫傷、手臂骨折,甚至被掐住脖子時,我總會回想起那句話中所包含的,看見這社會對「異類與他者」所樹立起的巨大障壁時,沉重的無力感。我不由得想,第一線處理這些案件的人,是不是感受到了更強的無力感?

P評【説教】「你一定要相信我!」–法律對特教生的不足

口述/施宜昕、整理/李庭芝

南部某啟智學校長期體罰學生浩浩,趙姓老師甚至把浩浩鎖在廁所裡打,浩浩表示要報警,老師竟回:「你憨憨,你說的話沒人相信。」

老師這句話,幸好沒有全面成真。監察院經過調查,相信了浩浩的話,糾正了校方、教育部(*註)。但也真的有許多人不信浩浩的話,比如檢察官。

人本基金會執行秘書施宜昕律師陪著浩浩和媽媽走過司法流程,對此再清楚不過。「我那時打電話給浩浩的媽媽,跟她說其實浩浩在面對檢察官的過程中,他一直想要說話,可是他說的所有話都被檢察官認為不可採信。我覺得有沒機會,縱使是最後一次,我們會要求法官一定要傳浩浩,至少這次讓他在法庭能好好把事情說出的機會。」宜昕說起去年與浩浩母親的對話。

P評【說教】不是想要去改變,只是不想被改變

最近南韓出了一部電影,根據光州市某啟聰學校的真實事件,用心探討了特教生遭受性侵的問題,片名叫做【熔爐】。雖然看過的人都受到很大的震憾,但以我們多年實務工作的經驗,總覺得電影所描繪的好像隔了一層:惡人的嘴臉哪能那麼清晰,惡行的展現哪能那麼直接,受害的孩子怎麼可能只受到那麼少的誤解與冤枉?但我無意做影評:劇情片不同於調查報告,當然有其限制;我只想談論片中的一句話,這句話,因為我有幸認識多位和主角一樣的人,也有機會與其中多人共事,讓我深有所感。影片結束的時候,事情已過了一年,罪證確鑿的校長和老師只獲判幾個月徒刑,又因為緩刑,還相當逍遙自在;這時候,在「人權團體」工作的主角,寫信給揭發這一切的新進老師(他當然已經失業),其中有這麼一句名言:我們還在繼續奮鬥,不是想要改變世界,只是不想被這個世界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