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特殊兒童’

P評【説教】是她沒能力,還是你不支持?

文 / 王士誠

「Give me five!」我坐在南部一所重度障礙者托育中心裡,身邊的二十歲大女孩,伸出手來,笑開了嘴對我說。我也伸出手,見她一掌揮來,又快又急,不由得略略往後縮。

「萱萱(化名),這樣王先生會痛喔,輕一點!」中心的教保員開口。萱萱一聽,收起笑容,手在半空中稍停,然後又揮來,極慢極慢,終於碰到我掌心那瞬間,她又笑了,淺淺地。

我眼看著萱萱的笑容,手回應著她再一次的「give me five」,心裡則想著:重度智障的她,在教保員的指導下,可以和人鬧著玩;怎麼四年前,那所南部啟智學校的老師,卻認為必須隨時把她固定住,免得她打人?莫非,她當年除了攻擊,根本沒能力與人互動?

P評【説教】制約

文、圖 / 黃俐雅

生完兒子後,通常我張羅完女兒跟兒子的早餐,就洗衣服、拖地板,然後揹著兒子、推著女兒去傳統市場,採買當天午晚餐材料,順便走路、看人、看街景、放風。

某次我買個大西瓜,照例把採購品掛在女兒的推車把手,雖然西瓜讓推車重心不穩,我還是有本事走得好好的,也推得很順。老大愉悅的坐在推車上吃零嘴,我後背上的兒子可能太熱了,蠕動一下就哭了起來,冬天時人貼人是相互取暖,大熱天的人貼人既濕熱又黏搭搭。我停下腳步用手拍拍他的臀部哄他,竟然忘記西瓜的存在,才一放手,整台娃娃車往後翻倒。

我慌亂的蹲下把人車扶正,還擔心女兒有無受傷?她老神在在的仰望天際繼續啃著零嘴。摔破的西瓜果肉跟瓜汁在地上灑成一灘,我揹著兒子蹲下簡單善後,站起來時才感覺到腰酸到僵硬得像被注入石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