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犯保’

P評【鄭性澤再審】為馨生人點一盞燈

~十三姨KTV殺警案‧犯罪被害家屬聲明   文 / 蘇先生、徐承蔭、陳昱瑄 本件係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轉介予「財團法人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臺灣臺中分會」,並由該會指派為告訴人即被害人死者蘇憲丕家屬之告訴代理人,以陪伴及協助被害人家屬,更感謝法院法官費時撥冗用心審理本案。 被害人家屬儘管對於司法何以竟就已確定判決十年的案件,卻又重新審理,充滿錯愕,但是也能理解法院審理之著眼與考量,敬表尊重, […]

P頭條寬恕殺子少年的游媽媽走了

吳東牧 / 宜蘭報導 廢死聯盟出版新書《隱形的吶喊》後天即將發表,卻傳出故事主角之一,原諒「殺子兇手」的犯罪被害人家屬「游媽媽」林美雲,於農曆年前車禍身亡,享年59歲。游媽媽遺體今天火化,故人上午在她的家鄉宜蘭員山舉辦追思告別禮拜。經游媽媽寬恕、重返社會多年的「小楊」也出席喪禮。   2000年耶誕夜,游媽媽的17歲獨子「阿德」到台北赴約與朋友烤肉,沒想到因同儕與另一群青少年細故爭吵,衝 […]

P評當孩子成為殺人兇手,挪威、英國反應大不同(3)

文 / 方潔

續上篇~)席莉事件發生後,隨著時間過去,特隆漢逐漸恢復平靜,然而傷痛從來不是輕易消失的。席莉無辜喪生的那一日起,席莉的家人們就注定帶著他人看不見的創傷活下去。

貝雅特.雷德加爾是席莉的母親。她和現任丈夫尤根‧巴勞 (Jørgen Barlaup) 結婚時,席莉年僅2歲,她很快就和繼父相處融洽,尤根對席莉視如己出。

案發當天,席莉跑出門找玩伴遊戲前,對家人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我愛你們。」

尤根現在回憶起來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因為席莉通常是道晚安時才會這樣說。

P評為了所有受害的孩子:彌岑夫婦的吉米.彌岑基金會

在監獄和受刑人互動時,彌岑夫婦從不談論道德上的對錯,不對受刑人過去的錯誤指指點點,只是純粹分享自己的生命經驗。

但有時,僅僅是分享,我們就可以達到司法制度沒有辦法做到的事情。
監獄的牧師有次在演講結束後,詢問彌岑夫婦看到受刑人們是否感覺像看到了數百個當初傷害吉米的傑克.法利?彌岑夫婦不這麼認為。

我們反而覺得自己像是看到了好多個在不同情況下,會如同吉米處境的年輕受害的孩子們。
當令人髮指的犯罪案件出現時,政府往往增訂新法或加重刑罰,以嚴懲犯罪者。群眾則對加害者憤怒撻伐。

P評【加拿大】活著,犯罪加害人母親的故事

面對犯罪案件,一般人理所當然會先想到被害者,而莫妮卡卻是先想到兇手的母親。她現在回想起來,也許是因為她的職業是護士,總是看到人們的痛苦,母親的痛苦是他最先關切的。莫妮卡坦承,這19年來,自己活在羞恥中。她不想讓任何人知道自己的身分。馬克犯案並自殺後七年,原本即有藥物濫用問題的妹妹娜蒂雅,也許因為承受來自兄長的罪惡感,服用藥物過量致死。悲劇接二連三的發生,即使莫妮卡所有的親友慷慨的支持她,她的情緒仍舊無法避免的崩潰,然而在2001年,她要求自己對生命做出選擇,她最後決定活下去。

P頭條【蘇案】被害者遺孤重症開銷大 家屬壓力沉重

王迺嘉 / 台北報導 蘇建和案纏訟21年至今,台灣高等法院再更三審最終宣判蘇建和、劉秉郎與莊林勳無罪定讞。當三人被媒體、人權團體團團圍在最高法院門外,閃光燈不停,歡呼聲不斷時,被害人家屬吳唐接在訴訟代理人陪同下,站在大廳裡深深嘆了口氣。 「冤啊!冤啊!冤啊!大哥沒辦法幫你伸冤……希望另一個天地正義能協助吳銘漢、葉盈蘭夫婦伸冤……」聲援蘇建和的各界人士離去之後,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