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王士誠’

P評【説教】是她沒能力,還是你不支持?

文 / 王士誠

「Give me five!」我坐在南部一所重度障礙者托育中心裡,身邊的二十歲大女孩,伸出手來,笑開了嘴對我說。我也伸出手,見她一掌揮來,又快又急,不由得略略往後縮。

「萱萱(化名),這樣王先生會痛喔,輕一點!」中心的教保員開口。萱萱一聽,收起笑容,手在半空中稍停,然後又揮來,極慢極慢,終於碰到我掌心那瞬間,她又笑了,淺淺地。

我眼看著萱萱的笑容,手回應著她再一次的「give me five」,心裡則想著:重度智障的她,在教保員的指導下,可以和人鬧著玩;怎麼四年前,那所南部啟智學校的老師,卻認為必須隨時把她固定住,免得她打人?莫非,她當年除了攻擊,根本沒能力與人互動?

P評【説教】優先免試,真能降低升學壓力?看數據怎麼說

文 / 王士誠

「明星高中只能容納三成小孩,為什麼其他七成小孩要陪著考試?」

「聯考先被基測,後被會考取代,升學壓力沒變,小孩都睡不飽!」

談起十二年國教,或「升高中」一事,上面這些觀察都相當常見且精準。本來嘛,就算不是「教育專家」,只要能好好體會孩子的生活、家長的心意,任何人都會同意:強制多數人陪少數人考一場壓根兒沒興趣的考試,毫無道理。偏偏,這種教育制度竟長期存在,簡直像從沒有官員認真想改變似的。

或許正因如此,當今年十月底,新北市朱立倫市長以總統參選人之姿,說出同樣的意見時,各大媒體才會紛紛報導。終於有官員的想法與群眾一樣,豈不值得注意?

P評【説教】被打大的小孩,會逐漸失落自己的感覺

文 / 王士誠

「零體罰的確是一種理想教養方式,但如果沒本事在零體罰之下好好管教小孩,那選擇體罰搭配理性愛的教育,以『確實』管教好小孩也不錯。」

這段話節錄自「親子教養作家」陳安儀今年九月發表的文章(*註一),讓人想起幾年前中國的「狼爸」蕭百佑。狼爸主張:小孩要打才能學好,所謂「三天一頓打,小孩上北大」。(*註二)

陳安儀和狼爸都列出體罰的「注意事項」:該打哪裡才好、幾歲可打幾歲不可打…稱之為「理性體罰」。

P評【説教】老師的樣子-嶺東高中陳燕琪老師

文 / 王士誠

學歷史,設身處地思考人的樣子

身為高中老師的你,正在黑板上寫重點摘要,回頭一看,有個同學趴在桌上、腦門對著你,睡得正熟。又是他!不曉得第幾次了!你會怎麼做?

「都高中了,隨他去吧,自己的行為自己負責。」或「白目嘛!那麼多次了!一定要抓他去學務處!」

你是哪一派?

台中市嶺東高中的歷史老師陳燕琪,不屬於上面任何一派。

P評【説教】讓孩子邊扭邊上課,就可以了嗎?

文 / 王士誠

一份學術研究是否深刻,有個關鍵在於:能否挑戰世人對某事的既定思維。以此來說,我們高度肯定該研究其不只挑戰,甚至還打破了大眾對「認真上課」的刻板印象。

但話說回來,所謂「認真上課」,究竟是什麼樣子?在台灣,我們相信多數人會同意:認真上課就是要守一些「規矩」、要把「心」放在課堂裡。然而,規矩是老師定的,心在不在往往也是老師說了算;因此,認真上課就是老師說什麼做什麼。如果有學生隨意動來動去(過動?),通常會被指為「不認真」,甚至「對老師不敬」。

P評【說教】反課綱,是在「管政治」嗎?

文 / 王士誠

「學生好好讀書就好了,不用管政治!」

反課綱的學生越多,這句話出現的頻率越高,凡是學生參與其中的運動,哪次不是這樣呢?有時候,說這句話的不只有大人,還有學生自己。

至少,杜昱慶曾經聽同學那麼說過。講起課綱,各方的態度都不同…

杜昱慶是高雄市立新莊高中今年的應屆畢業生,在畢業前不久,他與一群伙伴共同發起了新莊高中的反課綱活動。

「一開始,很多同學不懂我們要談的事,或根本不想理我們。也有人覺得學生不要管政治,讀書就好。」杜昱慶說:「我們就回,學生當然要好好讀書,可是這是課綱,就是大家都要讀的書、是我們切身的議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