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環境’

P專題【糧家賦女】春分:農鄉缺失症

文、圖 / 李慧宜

春天的訊息,就是那麼地清晰。

才剛入夜,一陣陣不知哪來混著淡淡草香的花香,隨著微醺晚風,吹送到門前、屋內和陽台。不管人走到哪,花香總緊緊跟著。賴在土裡享受僅剩一絲濕潤的蚯蚓也不甘寂寞,在南方春夜的爽涼下,躲在地底下大鳴大放,傳唱屬於高音部的美妙聲線。

接著是早起的白頭翁,早上六點不到,就陸陸續續在屋外啾呦啾嘰地講個不停,等完全天亮後,窗戶玻璃反光成一面鏡子,又吸引更多白頭翁前來探奇,牠們左瞧右看地瞄著鏡中鳥以為是別隻鳥,於是用力地啄啊啄地,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這二、三、二、三的節拍,是最好的鬧鐘,孩子們就在這一聲聲鳥兒的呼喚中醒來。

P專題【我們的島】社子島i-Voting之後

陳佳利、張光宗、鄭嘉明 / 採訪報導

生態、田園、人情味;破舊、雜亂、易淹水,不像台北的台北,強烈渴望改變,i-Voting之後,我們將要迎接什麼樣的社子島?

基隆河,淡水河,兩條大河包圍,河岸沙洲與紅樹林裡,野生動物自由自在。堤防內,氛圍卻完全不同。286座違章工廠,站在原本是農田的土地上。增建或改建的民宅,也都是違章建築,守法沒改建的屋舍,卻有些慘不忍睹。

1963年葛樂禮颱風造成台北盆地大淹水,石門水庫又以每秒高達一萬立方公尺的水量洩洪,加上漲潮、海水倒灌,社子島泡在水裡三天三夜。1970年,台北地區防洪計畫檢討報告中,將社子島訂為洪泛區。

P專題【我們的島】核燃料的未知旅程

張岱屏、陳忠峰、陳慶鍾 / 採訪報導

2011年,福島核一廠因為地震海嘯,三座反應爐發生爐心熔毀。五年過去,搶救仍在進行,東電不斷向熔毀的反應爐灌入冷卻水,受污染的地下水、除污後的輻射污泥,一排又一排,占滿原本的樹林與空地。福島核災後,國內反核聲浪也達到高峰。2014年政府宣布核四封存,核四爭議暫時平息。然而另一個更大的風暴,卻在既有的核電廠內,隱然成形。

核一、核二廠,從1970年代運轉至今,用過燃料至今都存放在水池,存放密度早已超出原始設計。由於核一二廠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計畫不斷延宕,用過核燃料如果不能從水池取出,並且找到適合的存放地點,核一二廠的四部機組,將在今年底、明年中陸續停機,提早退休。那麼,地方居民甚至部分核工專家,他們對現行的乾式貯存,究竟有什麼疑慮?

P評自然治理術:河岸地景轉型與都市發展

文 / 王志弘

1990年代晚期以來,台灣主要城市紛紛致力於水岸再開發。過去因為防洪築堤而地處邊緣的水岸,逐漸轉變為具有遊憩、觀光、生態保育等功能的城市休憩的新核心。髒污、惡臭、偏僻的河岸,經過截流淨化、景觀美化,設置運動設施、步道、自行車道與講求造型的人行橋梁、水鳥與紅樹林保育區,以及具備污水處理功效的人工濕地,創造出大量線型開放空間。水岸再造不僅提升城市意象,服膺永續發展潮流,還掀起標榜水岸景觀的高價住宅興建熱潮。

然而,誠如民主體制中形式平等的公民資格,資本主義下的人群差異處境曖昧並存,看似包容而免費近用的堤外公共水岸發展,也有一段排除特定人群與事物的歷史。水岸利用和景觀重塑的過程,不僅透露都市治理模式的轉變,顯示國家與市民社會各種不同力量的協商角力,也反映人水關係的變遷。

P專題【獨立特派員】漁業黃牌

婁雅君、賴振元 / 採訪報導

去年十月,歐盟執委會針對台灣非法漁業的情況,列入警告名單當中,眼看著觀察期即將屆滿,台灣的遠洋漁業現況如何?相關部門又需要做哪些因應呢?

台灣遠洋漁船超過1200艘,堪稱世界強權。然而,非法漁業的狀況,卻層出不窮。漁豐168號,一艘被區域漁業組織列入黑名單的台灣籍漁船,至今仍逃逸無蹤。綠色和平污染防治主任蔡佩芸指出:「中西太平洋或是印度洋上,不斷的有區域漁業管理組織,發現很多台灣漁船非法作業。他們發現不斷有重複情況發生,可是我們的政府卻沒有辦法有效執法有效管理這些船隊,避免這樣的情況再次發生,所以才會在去年十月給了我們黃牌警告。」

P專題【我們的島】1,400公頃的開發

郭志榮、陳志昌 / 採訪報導

台中城市周圍環繞著農地,保留著歷史紋理,然而1,400多公頃的重劃開發,不斷吞噬這些土地。有些居民高興土地增值,有些居民卻惋惜生態消失,在兩極化爭議下,台中的未來,該往何處去?

春耕開始,江慶洲在農地上,進行土壤改良,希望改良後的土地,能實現友善耕作心願。他去年也做過同樣的事,在另一塊田區改良土壤,收成一年後,農地面臨開發,無法再耕種,只能再找農地,重新來過。江慶州不是個案,因為在台中市,目前有高達1,400多公頃的土地,面臨重劃都更。這裡的土地重劃規劃歷史已久,原本有限制開發規範,卻因為地主抗議,不斷訴訟,市政府於是全部開放,形成現今1,400公頃土地,分期公辦都更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