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環境’

P專題【我們的島】蝶舞茂林

陳佳利、張光宗 / 採訪報導

有人說,跟著蒼蠅,只能找到腐爛,跟著蝴蝶,能找到花朵。流影幻光,在高雄茂林,跟著紫斑蝶,能看見更多。

一月下旬,冷空氣讓台灣許多地方都下了雪,台北地區海拔三百公尺的高度,被白雪覆蓋,雪景讓人們驚呼連連,但對野生動物來說,驟降的溫度,卻是致命的。

屬於熱帶蝶種的紫斑蝶,受不了北台灣的濕冷,每年11月都會南遷,高雄茂林就是紫斑蝶群聚度冬的重要棲地。這波寒流,茂林低溫只有攝氏三度,一夜間,大約有兩千隻紫斑蝶死亡。

P專題【糧家賦女】雨水:水圳在唱歌

文、圖 / 李慧宜

提到跟美濃的緣份,覺得自己有點可笑,好幼稚也勉強可說是單純可愛,而那,是20世紀末的事情了!當時,我才二十七、八歲,體力充沛、滿懷理想,人都還沒有到過美濃,就因為反美濃水庫運動的動員和訓練,變成一個紙上談兵的美濃通,只要有機會,總是一股腦兒地把美濃現況,還有一堆反水庫的理由說得頭頭是道,現在想起來,心裡還有點酸酸甜甜的滋味。

2003年盛夏,入行做記者的第四年,一個美濃水圳的拍攝計畫引領我見識美濃。小農村在白天,熱得潑辣,柏油路幾乎冒煙,人的皮膚眼看就要著火,攝影師在拍攝的時候,我毫無用處,不是拼命喝水拿濕毛巾擦臉,就是處於尋找樹蔭的焦慮中。連拍了三天,終於攝影機熱到當機,我跟攝影師棄械投降,在當地朋友的慫恿下,我們跳進水圳,浸泡在南台灣烈日下特有的清涼裡。

P專題【我們的島】凍時代

于立平、林燕如、柯金源、陳慶鍾、張光宗、溫正衡、陳添寶 / 採訪報導

台灣低海拔下雪,對亞熱帶居民來說,是難得一見的驚喜;然而對農漁民來說,陡降的氣溫,意味著一年心血全都泡湯。每場極端氣候的來臨,都是考驗,而我們準備好因應之道了嗎?

海拔五百多公尺的新北市坪林山區,蜿蜒山路上,車陣綿延。滿山茶園披掛白色雪衣,民眾爭相前來,好奇賞雪。新北市汐止五指山也是銀白世界,從山頭眺望101高樓,整個大台北地區彷彿被雪冰封,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P專題【我們的島】206的震撼

陳慶鍾、陳忠峰、柯金源、于立平、林燕如、陳添寶 / 採訪報導

2016年2月6日凌晨三點五十七分,規模6.4的地震,撼動南台灣,造成台南市上百棟建物受損,其中台南市永康區的維冠金龍九棟大樓全部倒塌,災情最為慘重。

小年夜這場強震,震碎許多家庭的團圓夢,救難人員在瓦礫堆中搜尋生還者,跟死神搶時間,經過八天搶救,總共救出289人,生還者175人,其中有96人送醫,另有114人不幸罹難,除了維冠金龍大樓,部分人潮來往頻繁的公共建築,像是銀行、市場等,有的嚴重傾斜,有的坍塌。

P專題【糧家賦女】立春:無田不成富

文、圖 / 李慧宜

家門前這條龍東街,雖然只是南北向的兩線道,卻是台二十八線串連龍肚、廣林和黃蝶翠谷的主要道路。平日車輛不多,老人、孩子和狗兒,零零星星地從路的東西邊你來我往,偶有幾台大型遊覽車貼著○○學校或○○○旅行社,也有比偶爾更少一些會出現包覆頭巾,只露出雙眼的自行車友呼嘯而過。不過,一個多月前,這條路又開始熱鬧起來。

每天搶頭香的是隔壁夥房的伯公,早上五點左右,他威風八面坐在鐵牛車上嘟嘟噠噠地往南駛去,接著,一台、兩台、三台大型曳引機,紛紛在馬路上穿梭來去,留下一道道的泥巴足跡。過沒多久,身手靈巧的插秧機,從四面八方往道路集結,火速奔向四周水田的懷抱。原本平原上由紅豆、玉米、南瓜、白玉蘿蔔、辣椒、茄子等冬季裡作作物構成的繽紛景象,逐漸轉變成片片手把青秧水中天的統一視野。

這一切宣示著,春耕的腳步近了!

P專題【南部開講】高雄旗山 老街與老街之外

呂宗芬、吳志鴻 / 採訪報導

旗山老街頗富盛名,但旅人們是否發現,香火鼎盛的旗山天后宮廟埕,卻意外沒有擁抱人群,反而是背對熱鬧的老街呢?

順著國道十號往東直行,距離高雄市區不到一個小時車程,就抵達旗山。這裡自古就有交通地利之便,是物產交易的重要集散地,清朝時期就已經開庄。清道光四年,也就是1824年,旗山天后宮興建完成,成為當地重要信仰中心。廟口所在的永福街23巷一帶,或許可說是清治時期,旗山重要的中心商業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