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環境’

P專題【我們的島】守住武界那條線

林燕如、陳添寶 / 採訪報導

吉普車下去的這條路,地圖上找不到,網路上鼎鼎有名,被稱為五八公路。從南投仁愛鄉武界部落通往信義鄉巴庫拉斯,早在十幾年前,這段路就是吉普車隊追尋刺激的路線。然而車輪之下,無數的魚、蝦、蝌蚪,都成為輪下亡魂…

親近溪流難道沒有別的方式,有人選擇放慢腳步、走進溪谷,減少對河流生態的衝擊,步行,才能看見更多沿途風景。

自然美景總是吸引不少城市子民前來尋幽覓靜,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雲海,只要水氣夠,就能欣賞到雲海翻騰,武界部落又被稱為雲的故鄉。濁水溪和自然山林,是武界部落推動觀光的招牌,是來武界玩耍時,不可錯過的景點。

P專題【我們的島】許一個好公園

陳佳利、張光宗 / 採訪報導

在城市中,想喘口氣,動動身體,人們很需要公園。公園的樣貌誰來決定?怎麼樣才算得上一座好公園?

公園,是都市人最容易接觸樹木的地方,但大部分的公園,都是以綠美化為導向,以人的需求與舒適度來打造。在台中科博館,有個獨特的園區,兼顧了人與生態,彷彿把整座森林搬過來。在這裡,民眾能看到原本生長在台灣低海拔的樹,以及樹下的灌叢、各式各樣的雜草,森林與公園,完美結合。

為了催生這座森林,科博館的嚴新富博士努力了二十多年,從各地原始森林帶回植株,與廠商切磋合適的栽植方式,現在樹已成林,形成動態平衡,反而節下不少維護管理成本。靜宜大學副教授楊國禎表示,希望都市裡能多建立這樣的生態廊道與跳島,讓大自然進到城市。

P專題【我們的島】居山思危

陳佳利、張光宗 / 採訪報導

水庫是命脈,該受到最高保護,但水庫集水區濫墾濫伐事件,卻層出不窮。台灣有70%是山區,依山而居難以避免,歷經二十三年努力,備受期盼的國土計畫法終於通過,山區土地開發亂象,能否畫上句點?

水庫集水區,該是什麼樣子?翡翠水庫是全台集水區管制最嚴格、原始狀態維持最好的,有效蓄水率維持在九成以上,為了水源,不開放觀光。

位在苗栗縣三灣鄉的永和山水庫,由台灣自來水公司管理,屬於一級水庫,供應新竹、苗栗民生與工業用水,它的重要性與翡翠、石門水庫相當,然而集水區非但沒有翡翠水庫那樣的高度保護,反倒可能步上石門水庫的後塵。

P專題【我們的島】相遇 抹香鯨

文 / 簡毓群 導演

抹香鯨在台灣偶有發現紀錄,其中以東部海域占絕大多數。而擱淺紀錄則以西南沿海及東北角海岸為主。為什麼抹香鯨會出現在台灣海域?又為何會擱淺?直到最近,當我們有機會進一步了解牠們時,也發現海洋正在釋出警訊。

台灣有過捕鯨產業,從1913年墾丁南灣的捕鯨船啟航,到1981年公告禁止捕鯨。根據文獻統計,當時捕獲種類有大翅鯨、抹香鯨及藍鯨等近十種,其中以大翅鯨占多數,抹香鯨其次。捕鯨產業開啟了台灣與鯨豚相遇的序幕,而捕鯨產業的落幕,也成為台灣保育鯨豚的契機。

P專題【我們的島】大寶 R.I.P.

呂培苓、陳添寶、簡毓群、葉鎮中、陳慶鍾 / 採訪報導

2015年10月15日星期四,在嘉義東石不到五米的淺水區,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活生生的鯨魚,牠就離我不到五米距離,噴出來的氣體,彎成一抹小小彩虹。

嚴重暈船的攝影記者葉大俠,努力保持開機狀態,在八級風浪中盡責拍攝,我們,包括船上、水裡所有的救援隊伍都想見證,這隻十五米長、判斷體重超過二十公噸的成年雄性抹香鯨,會在繩索綁住尾巴、小船拖往外海深水區後,慢慢地、好好地,游回大海。

夕陽西下中,大家互道珍重。

星期五,下水救援的潛水教練莊哲嘉與吳東杰一群人,騎著水上摩托車,開動快艇,阿嘉說:「沒有看到,我們很開心。」

P專題【南部開講】彰化溪州 那黑泥濁水滋養的農鄉

呂宗芬、吳志鴻 / 採訪報導

資料畫面定格在2012年的春天,台北。富麗巍峨的官署前,一大群來自彰化溪州的老農舉著抗議紙牌,人群中央是一位年約七旬、頭戴鴨舌帽的老先生。那是一位詩人。他的手不斷向著對面的警察揮舞,聲線因嘶吼而微微顫抖。

「警察朋友,你們難道不是吃飯長大的?你們在對付農民嗎?你們用這種方式對付農民?應該要對付裡面的人才對啊!我們這些農民,是耕作給大家吃的…」那是一種不顧斯文的不願與不平,時隔近四年,情緒依然懾人。

我以為,溪州是一個憤怒的農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