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監所改革’

P卡秋常年教育~談判技巧最佳示範

圖與文 / 林文蔚 收封[1],今天告一段落,收容人回到舍房,監獄開始進入夜間作息,夜勤同仁一半到勤區接班,另一半則休息沐浴,日勤同仁們三三兩兩的走著,討論著今天發生的大小事,禮堂裡座椅排列整齊,至尊大人早已在恭候多時,這回常年教育[2]由他負責授課,內容是「談判技巧」。   這是連續三天常年教育的最後一天,前兩天分別是對夜勤甲股及乙股上課,現在則輪到了日勤同仁⋯⋯

P評德政

圖與文 / 林文蔚 清晨五點剛接完班,我隨手關掉舍房抽風機,正在向勤務中心回報人數的當兒,頭上的警示燈突然閃個不停,於是我丟下話筒,迅速用眼睛掃過走廊,看是那一房門上的紅燈也亮著,接著快步來到禁見區的30房,房內的被告糾著臉喘著氣,說:「能不能開個抽風機,我都快被悶死了⋯⋯」   這裡的看守所一共三十房,每房的大小約莫三坪不到,其中十房是禁見房,自從某位檢察官到任後,看守所裡收押的人數就 […]

P評文字獄?

圖與文 / 林文蔚 「踩穩了再走,不行的話就請假,別勉強。」老婆送我到門口,還不忘叮嚀兩句,這是我十字韌帶斷裂開刀後上班的第二天,在拐杖和護膝支架輔助下,正適應著慢步調的生活。也難怪老婆大人擔心,主刀醫師所說的休養期三個月才過一半,頭一天上班就收到科令,為因應監獄的擴建工程,指派我到新設的勤務點「地面警戒哨」巡邏。 「本監擴建工程進行期間,兩哨間外圍戒護安全、防範收容人脫逃及廠商傳遞違禁物品或其他 […]

P評【說教】浪漫

文 / 林文蔚 如何改變犯罪行為?怎麼樣的方式有效?想要回答這個問題其實並不容易,平心而論,有系統性的輔導或心理治療反而很難在台灣的犯罪矯正系統中生根茁壯,一變再變的刑事政策,加上矯正機關濃厚的人治色彩及官場文化,很容易就讓原本良善的美意一到執行面就走了樣…   為了推行「監獄十日內觀(Vipassana)禪修計劃」,我和學長姊四人被派往台中內觀中心,依計劃我們在十天閉關結束後就能成為所 […]

P評【說教】執法犯法

文 / 林文蔚 「報告主管!」舍房裡的收容人叫住了我,我半蹲在房前,從瞻視孔向燈光昏暗的房內看去,問:「幹嘛?」 他摀著臉邊打噴嚏邊說:「我要拿我的感冒備藥。」 我問:「你幾號?」 他答:「XXXX」 「你等等。」我回完話就向舍房角落的藥櫃子走去,我打開它,上面一格一格分別放著週休二日早中晚睡前的處方藥,我拿出最底下有個寫了「備藥」的盒子,花了不少時間才從幾十包的藥中找到他的號碼。

P評「就醫保外」才能挽救更多監所受刑人的性命與健康

文 / 施逸翔 去年高雄大寮監獄挾持事件震驚各界,六位參與行動的受刑人最終以飲彈自殺悲劇收場。當時的槍響其實伴隨著五點有關監所議題的訴求,但槍聲已遠,至今仍無法撼動和推動法務部、矯正署、以及衛福部在監所人權的相關改革,包括那五點訴求的第一點:「陳水扁可以保外就醫,監所比他嚴重的就不能保外?」   近日桃園地院104年國字第19號國家賠償案,承審的孫健智法官就以擲地有聲的判決文,依據具有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