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監所管理員’

P卡秋愛滋恐懼症

圖與文 / 林文蔚 藥劑師送來的那兩籃醫師開立的處方用藥之後,主任嘴裡就嘀咕個不停,他看我不解地盯著他看,索性把嘴裡的嘀咕大聲對我說:「ㄒㄧ ㄉㄨˊ  ㄒㄧ ㄉㄨˊ,ㄒㄧ ㄉㄨˊ 你懂不懂?」   我還是不能理解他的意思,問:「吸毒?你說的是我們這個舍房的收容人是吸毒人口佔大多數?」   主任:「ㄒㄧ ㄉㄨˊ  ㄒㄧ ㄉㄨˊ   ,東邪西毒你不懂?我是說這些人最毒了。」

P評德政

圖與文 / 林文蔚 清晨五點剛接完班,我隨手關掉舍房抽風機,正在向勤務中心回報人數的當兒,頭上的警示燈突然閃個不停,於是我丟下話筒,迅速用眼睛掃過走廊,看是那一房門上的紅燈也亮著,接著快步來到禁見區的30房,房內的被告糾著臉喘著氣,說:「能不能開個抽風機,我都快被悶死了⋯⋯」   這裡的看守所一共三十房,每房的大小約莫三坪不到,其中十房是禁見房,自從某位檢察官到任後,看守所裡收押的人數就 […]

P評【說教】執法犯法

文 / 林文蔚 「報告主管!」舍房裡的收容人叫住了我,我半蹲在房前,從瞻視孔向燈光昏暗的房內看去,問:「幹嘛?」 他摀著臉邊打噴嚏邊說:「我要拿我的感冒備藥。」 我問:「你幾號?」 他答:「XXXX」 「你等等。」我回完話就向舍房角落的藥櫃子走去,我打開它,上面一格一格分別放著週休二日早中晚睡前的處方藥,我拿出最底下有個寫了「備藥」的盒子,花了不少時間才從幾十包的藥中找到他的號碼。

P頭條【末境/未竟】「鬱卒」心事

「…我不會說裡面每一個人都會變好。也許他們在社會上確實是犯了一些案子,對社會、對人是有傷害的,所以才會進來。可是我覺得以一個工作人員的角度,不能再去評判他的對或不對,因為他已經受判刑確定了。我的觀念是用比較積極的方式,應該是怎麼樣讓這些人可以有所改變,或者是說,幫他自己找到一些出路,可以跟其他人共處,這是我目前的想法…」

P頭條P卡秋【不畫會死】林文蔚與他的監獄素描

我只是畫我眼睛所看到的事情,那些東西就是視線出去~ 不論是現場或監視器裡的東西,我都畫,沒有太多的想法~ 我就是不斷的畫、不斷的畫……

有點聽懂似乎又沒有全懂。但以一個因為參訪、採訪等等因素,實際到過監所內部好幾次、對那個環境還算有「最粗淺認識」的新聞記者來說,林文蔚描述那個特殊空間~ 包括上面那段話,他的畫,加上先前的導覽~ 所傳達出來的觸感,總讓我覺得被什麼東西給「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