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監獄行刑法’

P頭條月入22K? 監所內工作所得看得到拿不到

監獄本身是一個封閉、不透明的環境,大多社會良善民眾們,也只能透過偶爾的新聞看到片斷的形象,如果只是被動的接受新聞與洗腦加強刻板印象,監獄的真相只是更不透明、受刑人的處境也益形不受諒解。

P評獄中非法戒具使用 應儘速立法明文規範

日前(15日)據報載「皮手梏監獄酷刑 監委揭獄中非法戒具」一文指出,監委李復甸調查發現,監獄私底下卻用醫療用的皮手梏、拘束衣與棉質拘束帶等為精神病犯狂躁期短暫使用的保護裝備,其中,皮手梏發現最長使用達一年、拘束衣長達2週,拘束帶使用4天,處罰已近凌虐。

依我國現行監獄行刑法第22條規定:「受刑人有脫逃、自殺、暴行或其他擾亂秩序行為之虞時,得施用戒具或收容於鎮靜室。(第一項)戒具以腳鐐、手梏、聯鎖、捕繩四種為限。(第二項)」並依監獄行刑法施行細則第29條規定(節錄):「監獄不得以施用戒具為懲罰受刑人之方法,其有法定原因須施用戒具時,應注意隨時檢查受刑人之表現,無施用必要者,應即解除」。因此現行條文並未明文禁止使用皮手梏,但對於施用戒具之狀況有一定之限制,若超過該限制之範圍使用戒具,則有構成凌虐之可能。

P評【說法】噤聲的受刑人?評邱和順回憶錄案判決

本案判決一再強調「監獄紀律」對「矯正」與「教化」的重要性。矯正需要以一定的監獄秩序為基礎,這樣的觀點我們應該都能接受,但是,如果我們進一步追問,矯正的意涵為何?矯正專業應如何實踐?可以發現法院的邏輯相單簡單:矯正就是「管理」與「服從」。事實上,強調矯正等於服從的想法不但落伍,且是對矯正專業的誤解…

P頭條「無差別」拆信檢查 邱和順控北所違反兩公約

台灣監所「無差別開拆」收容人的收、寄信件,引法違法爭議。人權團體救援中的定讞死刑犯邱和順,控告台北看守所檢查他打算寄給友人的信件後阻止寄出,違反兩公約,目前由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將於4/11宣判。圖為來自海外的聲援邱和順信件。

原告律師尤伯祥在今天的言詞辯論庭中表示,過去法學界會以「特別權力關係」的理論,來解釋監獄與受刑人之間的權利與義務關係,認為受刑人把所有的權利都交給監所。而這個前世紀創造的「偽善法學藉口」,造成的結果是,監所對收容人有了絕對的支配實力,容易濫權。而多數人會因為人性的弱點,選擇遺忘這個角落,甚至鼓勵這種濫權行為,放縱暴力。

尤伯祥說,特別權力關係的理論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已經逐漸遭到揚棄,台灣的大法官會議也曾經針對受刑人的人身自由權做出釋字 653、681、691 號等解釋。而本案則是首度有監所收容人因通訊權受侵害告上行政法院,請求宣告這不屬於特別權力關係,希望法官體認到本案的特別意義,預防以後監所再度侵害收容人的隱私與通信權,「讓法治國的陽光照進監獄這片黑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