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社會’

P評故事裡的社會學

文 / 張義東

Wozu heute noch Soziologie?

此句德文為20年前,德國《時代周報》(Die Zeit)著名論戰後,結集出書的書名,或可譯為:「時至今日,社會學還有何用武之地呢?」由Dettling開火,說昔日19世紀,社會學出生於社會急遽變化之危機年代,以針貶改造為職志,顧盼一時風雲。惟時移事往,分化之社會分生出各樣理論、各式科別,百花齊放爭艷,社會學之念茲在茲,未必得由社會學擔綱負命,如此一來,社會學又有何用武之地呢?此語驚迸,何止吹皺一池,立時激起Kaesler、Dahrendorf、Mueller、Wagner、Schulz、Mayntz、Bourdieu等多位社會學家相繼出手回應。

P專題【獨立特派員】救災創與傷

周傳久、鄭仲宏 / 採訪報導

每逢台灣有重大災害,民眾和媒體經常批評救災方式,但要邁向現代化的救災模式,不能一味要求救災者無限制地付出,必須要重視救災者的身心安全和專業的資源調度。這次206地震,讓專業人士開始省思,未來應該如何確保救災效能和救災者的身心健康。

重大災害來得又急又猛,救災現場分秒必爭,需要仰賴救災者的專業判斷才能讓救災過程更有效率。南區緊急應變中心代理執行長林志豪認為,這次的台南地震像是一次隨堂考,如果地震發生時間正值流感爆發期,醫院在病床全滿的狀況下,又會是不同的思考與執行模式。

P評【説教】活出好的樣貌,才能給女兒好的支持

文 / 黃俐雅

我女兒國小時,有次我帶她跟弟弟去麥當勞用餐,兒子邊吃邊高興的發出聲音,偶而還樂不可支的拿薯條往外丟,他是想跟人分享。我替他的行為向隔壁桌的年輕人做解釋,但沒多久他們就換位置了。陸續來了三批客人,沒人能久坐在我們旁邊。

第三次時,大女兒終於開口了:「媽媽!這些人的老師沒有教他們要對身障的孩子有愛心嗎?」

我說:「麥當勞沒有拒絕我們用餐的權利,別人也有享受用餐的自由,何況學生通常消費能力較弱,也許幾個禮拜才來這麼一次,他們有時未必是嫌棄,而是因為不知道怎麼回應,或要逃開某種難受。」

P發書《去看小洋蔥媽媽》、《小洋蔥媽媽的寶物箱》

記者 林建成 / 報導

書名:《去看小洋蔥媽媽》、《小洋蔥媽媽的寶物箱》

作者:岡野雄一

出版:漫遊者文化


台灣失智老人人口增加,市面上相關的書籍越來越多,但以漫畫手法呈現的書籍卻是罕見。《去看小洋蔥媽媽》是日本都市資訊月刊總編輯「岡野雄一」手繪的八格漫畫書,一開始他自費出版,引發讀者關注後,被出版社印刷上市,登上亞瑪遜排行榜,半年內銷售超過十萬冊,在台灣一年內也印了十二刷。

P評【説教】寵愛

文、圖 / 林文蔚

「請坐。」主任親切的對我微笑,然而第一次被請到政風室喝茶的我仍不免緊張。

「找你來是為了署裡交辦要查你那篇《懺悔》的細節,願意配合調查和製作筆錄嗎?」主任說。

「願意。」我答道。

「你寫這篇文章的動機是什麼?」主任問。

「我參加法律扶助基金會的研討會,正好談到配發各監所的電擊棒沒法源依據,也非制式警械,加上近年獨居監禁人數激增,卻沒有進行心理醫療評估,也沒有後續的追蹤輔導,才會寫這篇希望這個問題能受重視。」

「既然你說拿電擊棒電擊收容人的同仁已經退休,為什麼你還是不說出是誰?」

P評【説教】為了維持現狀,必須改變一切

文 / 史英

前幾天,在「歷史教師深根聯盟」的臉書上看到:「如果我們希望維持現狀,那麼不得不改變一切」;忽然覺得,這麼好的一句話,我怎麼沒想到,而被他們先說了去呢?

上個月,我說了大選全勝之後的三個挑戰(見《人本教育札記》第320期 〈倒垃圾的資格〉):第一是要真誠地表現自己的高興,不必故做淡定;第二是,但也不能讓不同立場的人受到傷害(這要非常用心才能做到);第三,就是要把握所有機會,盡可能地說明事實的真相,讓仍然蒙在鼓裡的人能夠理解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受到「歷史教師」的啟發之後,我覺得,包括以上三點在內,總的來說,我們就是要深切體會「變與不變」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