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福島’

P專題【我們的島】在福島與輻島之間

胡慕情、陳慶鍾 / 採訪報導

2016年3月11日,國道114難得繁忙。來來往往的車輛,必須穿過一個個管制哨口,才能回家。日本政府宣布,東日本311大震重建建設,將在年底告一段落,但災民實際面對的,仍是百廢待舉的景象。

核災發生時,距離福島電廠21公里遠的浪江町,輻射值曾飆高到每小時330微西弗,政府下令撤離居民,直到2015年下半年,才開放在白天短暫回家收拾。門馬英隆每兩個月回來一趟。半年多過去,時間卻像依舊停在2011年3月11日。

福島核災發生時,日本政府發布命令,要求以福島電廠為核心,向外擴散三十公里的居民,全數離開、到外避難。2014年,日本政府先解除廣野町、川內村和田村市等緊急時刻避難區域的禁令。2015年9月,進一步解除楢葉町的避難指示。

P專題【我們的島】吃進輻射?

張岱屏 陳忠峰 陳添寶 / 採訪報導 台灣禁止進口福島、群馬、櫟木、茨城、千葉五縣的所有食品,2015年3月,因為產地標示不實,300多項產品流入市面,消費者驚覺,可能已經吃了有輻射汙染疑慮的食物,台灣的進口食品中,日本食品佔了大宗,政府如何把關食品輻射污染?是否能阻絕人工核種被吃下肚呢? 福島核災釋放出大量的輻射物質,除了隨著氫爆,往大氣中擴散,人工核種也不斷地釋放到地下水層與海洋。根據日本方面 […]

P評【說教】在非核國家裡,我們思考反核

文 / 董力玄 因為關心核電議題,我曾聽聞,歐洲有個國家,透過全民公投否決了一座核電廠的啟用。然而,對身處台灣的我來說,這個故事近乎於一個遙遠的神話,直到那天下午,我與「愛智之旅」的孩子們在維也納市中心廣場上的所見所聞,才讓這件事在心裡留下震撼的一筆。 那是我們在維也納的最後一天,市中心的聖史蒂芬大教堂在陽光下美麗異常,而廣場周邊,除了一貫絡驛不絕的觀光客之外,還出現了不尋常的人潮。我對於其中那群 […]

P評【說教】再思核電廠 日本地方首長訪台灣北海岸

文、圖 / 王士誠

活動:日本「全國地方首長反核連盟」代表參訪北海岸
時間:2014年3月7日

冬十一月,地大震。月之廿三日,雞籠頭(今基隆一帶)、金包里(今新北市金山區)沿海山傾地裂,海水暴漲,屋宇傾壞,溺數百人。-《淡水廳志》,卷十四,〈祥異考〉。

一八六七年那場地震對台灣北海岸的巨大破壞,在這段紀錄裡表露無遺。然而,當年奪走數百人命的地震,也留下一項如今北海岸居民可賴以為生的資源-溫泉。


核電廠週邊:地質不穩、醫療不足、疏散不便

「那次的地震引起了海嘯,地面也裂開,還從這裡噴出水柱,溫泉水。」金山文史工作室負責人郭慶霖,邊說邊指著他身後的青綠色水池。我朝水池探了探頭-霧氣瀰漫、磺味濃重,嗯,典型的溫泉源頭;水池緊臨著四線馬路,路上旅館密密麻麻,人車來來往往,是典型的溫泉觀光地。

突然,我聽到有人用日文發問,透過翻譯人員,那人問:「當年,海嘯有多高?溫泉水柱有多高?」

P全球全球現場-漫遊天下 2014/03/09

1. [老服務變革]
2. [手機竊盜]
3. [生氣易中風]
4. [日福島電影]
5. [搶救小企鵝]
6. [巴黎地鐵]
7. [最貴城市]
8. [肯亞之星]

P頭條被遺忘而依然等待的福島動物 – 記太田康介再訪台

然而太田在剛強的形象下,有著更為柔軟的內在。2011年3月11日福島核災後,太田在網路上看到核電廠20公里警戒區內的照片,上面有群飢餓的狗兒在無人的街上徘徊覓食,讓他產生「這樣下去不行」的想法,於是2天後他就從東京開車載滿狗食和飲用水前往福島,展開他的貓狗「救援行動」。

對這名前戰地攝影記者來說,驅動他前往輻射高風險地帶的原因,不是攝影也不是報導,而是「絕不能因為人類造的孽而讓貓狗犧牲」的那份愧疚之心。從那一刻起,太田成了一名人道救援者;2年8個月以來,他就這麼不停地對被遺留在災區的動物們說 – 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