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精神科’

P評【説教】是她沒能力,還是你不支持?

文 / 王士誠

「Give me five!」我坐在南部一所重度障礙者托育中心裡,身邊的二十歲大女孩,伸出手來,笑開了嘴對我說。我也伸出手,見她一掌揮來,又快又急,不由得略略往後縮。

「萱萱(化名),這樣王先生會痛喔,輕一點!」中心的教保員開口。萱萱一聽,收起笑容,手在半空中稍停,然後又揮來,極慢極慢,終於碰到我掌心那瞬間,她又笑了,淺淺地。

我眼看著萱萱的笑容,手回應著她再一次的「give me five」,心裡則想著:重度智障的她,在教保員的指導下,可以和人鬧著玩;怎麼四年前,那所南部啟智學校的老師,卻認為必須隨時把她固定住,免得她打人?莫非,她當年除了攻擊,根本沒能力與人互動?

P評【説教】孩子,只怪我的臂膀不夠長

文 / 李佳燕、圖 / 曾宥渝

人間事,從來就無法全盤如願。這一路陪伴被懷疑是「過動兒」的孩子,並非皆大歡喜,全部都像童話般有個圓滿的結局。

我心裡一直藏著一個孩子–小義,約四、五年前,我收到一位陌生母親的求助信,他們住在新竹,母親希望我介紹一位可信任的兒童心智科醫師,於是我推薦了一位熟識的精神科醫師介紹的醫師。

母親當時信中的字裡行間,都是淚:

P評【説教】大腦科學告訴我們的管教法

文 / 留佩萱

美國精神科醫師 Daniel Siegel 是一位腦神經科學家,也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院的教授。在他的眾多著作中,有兩本給家長看的教養書 “The Whole-Brain Child” 以及 “No-Drama Discipline”(兩本書目前都沒有被翻譯成中文),利用腦科學角度告訴家長不同方式的管教對孩子大腦發育、情緒調節所造成的影響,它們都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是美國家長們喜愛的教養書。

本文以這兩本書為基礎,說明到底管教方式會怎麼影響小孩的大腦發育?打罵教育又如何殘害孩童的大腦?

P評【說教】自述書論辯中,高壓者現形

紀錄整理 / 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 王士誠

校園行為自述書問題研討會
時間:2014年21月21日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四樓會議室

主持人:朱台翔(森林小學校長)

與談人:林佳範(台師大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教授)
李茂生(台大法律系教授)
王浩威(精神科醫師)
薛化元(政大歷史學系教授)
黃惠貞(全國高級中等學校教育產業工會發言人)
周香羽(學生代表)

去年,有位國中生從學校三樓一躍而下,書包裡有學校主任要他拿給爸爸簽名的自述書。不久後,新竹又有個孩子跳樓自殺;自殺前一整個早上,他在生教組長的陪同下寫了三份自述書。這是個案嗎?是孩子「挫折容忍度太低」嗎?若你知道,為了「解決」學生事件,自述書常伴隨著威脅利誘、限制行動、引導問話…你還會把問題歸到孩子身上嗎?

P評利他能不能?慎防過動篩檢的負面效應

公部門第一時間把解決問題的方式希冀於大規模篩檢,是值得商榷的。好巧不巧,治療過動的藥物名稱「利他能」,似乎明示著醫療「利他」的理想,卻有時無法擺脫以生物權力(biopower)對人進行精神治理(governmentality)的角色。然而讓醫療擺脫這個權力角色的解決之道,卻必須取決於整體社會對人(特別是沒有聲音的孩子們)應該長成什麼樣子的集體反省;此外還包括社會資源的公平分配、教育與臨床工作資源的挹注、鼓勵跨領域合作研究、教育與醫療勞動條件的改善,及其實踐範式的調整。筆者認為,「過動」的診斷與治療的爭議是個難解的命題,但是千萬別為了表面的利他,卻反而只是簡化了問題的解決方式,帶來更多的負面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