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老師’

P評【説教】看見傷了嗎?啟智生體罰案從頭說起

文 / 黃莉雯

三年多前,南部某啟智學校國中部發生一件體罰案。孩子叫浩浩(化名),他的背部與後腦都有挫傷,面對家長申訴,學校多次回應「查無此事」,直到家長向教育部國教署申訴、浩浩拒絕上學後,校方才展開調查。

調查人員和高雄某特教學校陳主任摸到浩浩後腦的腫塊,孩子回家後模仿趙姓老師對他的動作,媽媽發現老師居然扯他衣服、推他撞牆,但學校的調查說老師只有推孩子,沒有抓他撞牆,錄影也沒有拍到任何體罰動作,而且陳主任摸到腫塊的事,也未列入調查報告。

看樣子,案件就此停滯了。趙姓老師究竟如何毆打浩浩?校方究竟有沒過失?真相再也浮不出來。媽媽於是聯絡了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媽媽說浩浩陳述能力尚可,於是,我與人本南部辦公室的張萍主任驅車前往案家,想聽浩浩的說法,替這個案子找到其它出路。

P評【説教】我們只有一個王浩宇

文 / 史英

超過半個世紀之久,還要重提那樣的舊事,實在令人感慨系之。

那一年我小學六年級。那一天,雖然之前老師一再叮嚀,還是有一位同學忘了不可以把參考書帶來。眼看督學就要來到學校,怎麼辦呢?大家都慌了,一起忙著找藏書的地方:窗台外面?畚箕後面?只有老師還很鎮定,抬頭往四面的高處看,忽然他說:「你們幾個過來,把講桌搬到講台上,再加一個椅子上去。」

班長知道老師正拿眼睛看著他,再順著講桌上的椅子往上看,他一下子明白了,乖乖爬上去,把參考書藏在國父遺像的後面。(那個遺像有一個角度俯視著全班,和牆壁之間形成一個三角形的空隙)完工後,大家都鬆了一口氣。老師也說:這樣我就不信「毒蛇」還找得到。幾天以來,他一直都這樣稱呼要來抓參考書的督學,大家已經非常習慣,好像那就原來的名稱,也沒有人再因此而嘻笑了。

P評【説教】不肯認錯的孩子

文 / 陳生慶

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每年都會辦營隊帶孩子出國旅遊,稱為「愛智之旅」。有一回愛智之旅,正當我和老師們開會到一半,突然有幾個孩子氣急敗壞地跑來找我,說房間裡的人無論如何都不肯開門,所以他們沒有辦法進去休息。我帶的這一組是國中男生,在營隊中已經相處了四天。

原來是隔壁房間的人撂下話來:如果敲門三下還不開的話,就要打進來;但為什麼會這樣呢?一個小孩指著另一個孩子說:「一定是他前幾天一直打內線電話鬧人家;起先是不講話就掛掉,後來還罵髒話。所以他們今天才會放話,說要進房間來報仇。」

我什麼話都還沒有說,被指控的那孩子就急忙為自己辯護:「可是,我有跟他們說對不起了啊!」

P評【説教】遇見心中的小星星

文 / 李佳燕

五歲的孩子,應該是什麼模樣呢?我依稀記得讀幼稚園時,搶著盪鞦韆,推擠著溜滑梯,小點心推出來時剎那的雀躍;回家和鄰居小孩玩跳格子,畫美麗的公主,跳橡皮筋連起來的跳繩,除了玩樂,還是玩樂。

最近讀到兒童文學家幸佳慧所翻譯的一段話:「我三歲,我不是被人造來坐直、擺好手、輪流、有耐心、排好隊、保持安靜的,我需要動,我需要新奇,我需要冒險,我需要用我全部的身體去參與,讓我玩!相信我,我是在學習!」使我想起了一位幼兒園的孩子。

六歲的孩子,由母親帶著前來,在幼兒園剛讀大班時,已經被老師要求帶去看兒童心智科醫師,被診斷為過動症,也服了一年多的藥。

我的驚嚇,無法形容,究竟大人想像的五歲孩子,應該被馴服成如何聽話懂事開竅的準大人樣,才是正常?

P評我們對於課綱的未來想像

  • 反黑箱野火繼續蔓延
  • 文 / 張茂桂(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這次台灣社會學會的年會以「社會學想像與另類未來」為主題,中山大學社會系的葉高華教授藉此提議針對這次「反黑箱課綱」、「反課綱微調」的社會衝突事件,力邀四位高中老師以「課綱的過去與未來」,舉行座談,希望能突顯社會學界對於高中職階段教育的重視,特別希望由教學現場的老師現身說法,更增加社會學界對於此問題的關心及參與。

這四位老師中,兩位是公民與社會科老師,他們是周威同(台東女中公民)與郭復齊(台南一中);兩位歷史科老師,他們是許全義(台中一中)、洪碧霞(前鎮高中)。四位老師都正值英年,有熱情也有豐富教學經驗,在反黑箱微調的社會運動中,都扮演了積極帶頭的角色。而座談現場也特別請到教育社會學專長的李錦旭教授(屏東教育大學社會發展學系),由他對教師們的發言提出回應。

P評【説教】「不見不散」–我無法給孩子的承諾

文 / 陳敏敏

第一天,媽媽帶孩子來時,跟我說了些孩子的狀況,讓我想起了綠巨人浩克。我不知道我是誰,也不知道我會變成什麼,但是我只知道一件事,當我生氣時,你千萬不要惹我…。以下,就讓我用「浩克」來稱呼他吧!

浩克在我們送給他的每一本數想課本上,都寫著「死亡地獄」,他說這是他的名字。報到時,我們請他畫一棵樹,除了樹以外,他又在樹旁畫了一間房子,上面依舊寫著「死亡地獄」。這一次的支點數想營,我們每個班配兩位老師、兩位助教。

而我,是其中一位老師。另一位老師在上課,浩克聽沒多久就說「無聊」,甚至唱歌,而且愈唱愈大聲,這樣的行為已經干擾上課。多次勸阻無效,我不得不請他跟我到營本部,拿了色紙請他摺出「角」(這堂課上的是「角與腳」),剛好有工作人員協助陪伴,我又回到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