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胡慕情’

P影展【TIDF焦點導演】雨貝梭裴:以朋友之名

文 / 胡慕情 「製造戰爭與攝製照片是兩種相疊合的行為。」從開始接觸非洲大陸後,蘇珊.桑塔格的批判是否一直存留在雨貝.梭裴的心底?否則,如何解釋他對悲劇源頭的執著追溯,除了漫漫長年深入地理,雨貝必須耗費數年打造一架輕飛機,從法國自駕到非洲,且將它命名爲「人造衛星」。   從非洲首部曲〈基桑加尼日記〉的沉重,到非洲二部曲〈達爾文的噩夢〉中資深外科醫師的俐落解析與精密重組,雨貝在〈以朋友之名 […]

P專題【七一啟示錄】抹除邊界(中)

「現在港人憤怒的其中一點,來自官商勾結的問題不斷爆發,使民眾無法相信政府政策。但實際上箝制、壓迫港人,如建蔽率圖利財團等事,早在港英時期就有。」這正是朱凱迪和余在思為何從反高鐵轉戰東北新界開發。「新界是香港殖民體制的縮影。」朱凱迪說,從新界開發可以一窺香港「分而自治」的勾結狀況:「也就是特區政府如何利用殖民地創造對人的分等,藉此做為操弄手段,進而在開發中犧牲最底層的人。」

從反高鐵到反東北開發,甚至回歸中國前的港英時期,無疑皆受到資本壓力的牽引。從港英到中國,港人的反抗意識為何不同?在深港融合的逼進下,究竟港人該用何種視角理解東北爭議,才能迎向遊行當天群眾高唱的「海闊天空」?

P卡秋願天下有情人多元成家

僅將這篇文章和這些照片,獻給還不知道什麼是多元成家、懶得瞭解什麼是多元成家,或者仍對多元成家感到疑惑的讀者們。
多元成家草案在半年來引起了非常多的批評與質疑。這套將「婚姻平權」、「伴侶制度」、「家屬制度」分三套送進立法院討論、審核的草案,引起了很多人的疑慮。尤有甚者,有人將多P、亂倫等概念與之混為一談,讓許多初次接觸議題者在霧裡看花的同時,或因保守觀念所囿,或因忙碌而無法深入討論,面對這樣一部理應建立在「愛」之上的草案感到無法接納。
但其實我真的不懂,多元成家有什麼好反的?為什麼某些人要成家,會造成另一些早可以成家的人困擾呢?

P專題【重回福島】活著的廢墟 (4)

為了減少孩子曝露在輻射中,同朋幼稚園也會在寒暑假時,帶孩子到其他地方旅行。但目前為止,仍然有孩子不幸檢查出甲狀腺異常。(攝影:胡慕情)

「當初日本要使用核電,我們沉默,是這樣才導致了現在的後果!」佐佐木篤行說,日本民眾就是沒有記取三浬島和車諾比事件的教訓,才讓核電在日本壯大。「大家都認為,日本政府和東電應該為核災負起責任,但其實我們也應該負責。」

佐佐木篤行的想法,在福島核災後,幾乎成為受災戶的普遍共識。福島縣副知事村田文雄表示,福島縣內共有十座核能發電機組,過去福島縣靠著核電廠,得到許多產業資源,福島縣可以說是和核電廠一起生存起來的。這40年來,政府跟東電一再保證核電廠很安全,如今發生事故,已讓福島居民對核電廠的信賴完全瓦解。村田文雄表示,日後福島縣的施政方針將完全改變。「除了十座機組要廢爐以外,我們還要創造新的能源生產方式。」

P專題【重回福島】活著的廢墟 (2)

無法投遞的想念。(攝影:胡慕情)

一切歸零、想辦法降低輻射劑量、重新打通通路,每一個關卡,都不易克服。留在災區振興農業,似乎不是明智的選擇。三浦廣志說,核災發生時,因為農協經常與國際連結,曾有一個法國財團願意協助他到其他地方另起爐灶,但三浦廣志想都沒想,直接拒絕。

「如果全福島所有農民,都可以跟我一樣有一塊地重新開始,我當然願意和大家一起重來,但這是不可能的。全福島有190萬人,190萬人中,一定有許多務農的人,如果這些務農的人無法重新開始,這就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一個社會沒有農業,絕對不是正常的社會!」

P發書重建的第一課,是學會直視

肉身在災難摧折後的面貌,是傷痛的火種。即便不願,因為愛,屍體的殘敗,使我們無法抑止地想像,災難襲擊這些生命時的殘酷。重建的第一課,是學會直視。當能面向屍體上的刻痕、流出溫暖的淚,才有起身而走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