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語言’

P部落原民青年中途之家的願力之旅

記者 林建成 / 新竹報導

這位「爸爸」有233個「孩子」,多是來自部落貧困家庭或孤兒。

九年來,田永利往來城鄉部落間,運送物資給需要幫助的家庭。對都市人來說,很難想像台灣社會還有「家徒四壁」和「衣不禦寒」的景象,但這卻是在偏遠地區的真實情況。憶起首次到部落關懷時,有個孩子的眼神引起田永利的注意,那是長期處於飢餓狀態的眼神。打聽後才知道孩子的家都是空的,冰箱也是空的。

「實在窮到不行!」田永利這麼形容。

P專題【台文話藝】收冊奴想退悔

文 / Lâu Sêng-hiân (劉承賢)

自早就有一款歹習慣,想beh有hit本冊tsit本冊koh另外hit本kap hit本,若斟酌kā想,tsit十外冬,冊買規山phiânn,借規山phiânn,印規山phiânn,koh想beh翕規山phiânn,結果- -leh,真正有去讀- -ê,suah khah無一牛車,ing暗想想- -leh,tsit款症頭,無táⁿ-tia̍p bē用得- -ah。

Tsīng出社會有趁錢了後,就痟買冊,買冊ê因端,或是因為「想beh」讀,或是因為有人teh風聲,hōo咱感覺「應該」讀,koh有一寡是感覺家己有某mih款欠缺,想beh加強hit方面ê智識,總- -是,買- -來了後,khah濟是hōo in tī冊櫉仔頂罰徛;讀研究所了後,koh-khah敢死,理論ê冊印十數本…tann,hia-ê冊li-li khok-khok,若beh siàu算,十本檢采讀無三本,結局是搬厝ê時險去hōo冊硩- -死,搬kah beh死已經真連回,新siū無tè囤冊,mā只好送- -人,無,就是用行李箱仔拖去舊冊店俗賣,想- -起-來,無彩錢、無彩工、koh活歹命!

P專題【台文話藝】考試

文 / Lâu Sêng-hiân (劉承賢)

我無beh kōo講白賊- -ê烏白thi̍h,老實kā恁講:「我tsiok討厭考試!」

雖bóng我相信有人kah意考試,愈考伊是愈揚氣(iâng-khì),m̄-koh,我有問阮同窗- -ê,確實討厭考試ê人,是大多數,阮想bē-hiáu是按怎做學生tio̍h-ài hōo考試拖磨,若問大人,in以早做學生ê時,大部分mā lóng bat討厭考試,m̄-koh等in大漢- -ah,in suah 用考試來對付阮tsia-ê囡仔,kah若考試tsiah顧人怨,hōo大部分ê人無歡喜,tī tsit个民主時代,是按怎無人beh公投,kā lóng總ê考試tsiâu取消?Tsit个問題若問- -我,我應bē出- -來。好佳哉考試無考tsit條,無,我tsit个題目定著pū一粒鴨卵。

P專題【台文話藝】阮兜

文 / Lâu Sêng-hiân (劉承賢)

若講著阮兜ia̍h恁兜,m̄知逐家ē先想著啥?若照平素時仔teh講話來想,咱檢采ē講:「阮兜tī三重埔,攏總有三个房間。」Mā凡勢ē講:「阮兜有四个人,感情真好。」準備演講ê時,我有斟酌kā想,發現平平是講做「阮兜」,m̄-koh意思suah無啥仝- -neh,後- -來,老師kā我thok頭,講:「阮兜tsit个詞,確實是有兩个意思!一个,是teh講實際ê厝宅,咱徛起ê所在;koh一个,是teh講厝- -裡ê人kap互相之間ê關係。」Ah!Án-ne我tsiah真正了解!若beh講阮兜,m̄若ài講看ē著ê厝,mā ài講著爸母兄弟姊妹tsia-ê厝- -裡ê親人。

P專題【台文話藝】往時盟友,為何反背?

文 / Lâu Sêng-hiân (劉承賢)

今 á 日讀 1 篇足長 ê blog posting,無 hē 連結 ê 原因:長 bóng 長,用 tsē-tsē 理論 kap 歷史資料,m̄-koh 有 hōo 人 1 種為 beh 展手路 ngē-áu ê 感覺,所以無按算 tshui 薦;雖 bóng 是按呢,內底有 1 个想法 suah put-tsí-á 對點:「面浸桶 ē 落 tshē,是因為中產階級 ê 反背。」

Tsia 所講 ê 中產階級,並 m̄ 是指經濟統計內底佔中間大多數 ê 人(拙者已經講- -過,統計數字證明台灣並無 M 型社會,所以 tsia 講「大多數」是實 tú 實 ê 代誌),mā m̄ 是 Marxism kap 一般社會學用職業 kap 意識型態 ê 分類,簡單來講,tsit-ê 中產階級所指- -ê,是城市內底 hit 陣「自認是中產階級,koh tī 某 mih 款”品味” kap “思考方式” sio 倚兼 sio 趁樣 ê 人」(當然,tsit-ê「思考方式」beh 講是 1 種「意識型態」也可以)。

P專題【台文話藝】使用漢字對日本人認同kap文化ê影響

文 / Lâu Sêng-hiân (劉承賢)

關係漢字、漢語是 m̄ 是 “kan-tann” 傳新觀念入去日本,無法度改變日語,我想 beh 舉 tsi̍t-kuá 例;tsiah-ê 例無 beh 直接 kha̍p 著日語,因為 beh 講 1 ê 語言 “有受著外來語言 juā 大程度 ê 改變”,有時 tsūn khah oh 講,日語 ê 語音改變、語詞 hông 替換,tio̍h 到 siánn-mih 程度 tsiah 算是「大改變」,的實 ē koh 牽涉著「主觀 ê 認定」,無 hiah 簡單 thiah-pe̍h。

也因為 án-ne,請容允我跳過語言本身 ê 討論,入去 koh khah 深層 ê 部分:「自我認同 kap 價值觀」,來看 tī 漢字文化圈- -ni̍h ê 日本,到底受著「漢文化/漢字」juā 大 ê 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