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說教’

P評【說教】浪漫

文 / 林文蔚 如何改變犯罪行為?怎麼樣的方式有效?想要回答這個問題其實並不容易,平心而論,有系統性的輔導或心理治療反而很難在台灣的犯罪矯正系統中生根茁壯,一變再變的刑事政策,加上矯正機關濃厚的人治色彩及官場文化,很容易就讓原本良善的美意一到執行面就走了樣…   為了推行「監獄十日內觀(Vipassana)禪修計劃」,我和學長姊四人被派往台中內觀中心,依計劃我們在十天閉關結束後就能成為所 […]

P評【說教】戲

文 / 林文蔚 今年法務部長邱太三上任第五天就提到未來對獄政改革的藍圖,其中包括假釋或即將出獄者提早半年或一年,白天外出工作,晚上再回監所,以期早日讓收容人適應社會。 刑事政策需要的是全面檢討和改進,人進來關就應該想到有一天是要回歸社會,新的部長對此有新的規劃固然很好,但希望不是流於一時作秀,因為矯正署已經演過太多這種戲了,而我們基層就一直在跑龍套…

P評【說教】執法犯法

文 / 林文蔚 「報告主管!」舍房裡的收容人叫住了我,我半蹲在房前,從瞻視孔向燈光昏暗的房內看去,問:「幹嘛?」 他摀著臉邊打噴嚏邊說:「我要拿我的感冒備藥。」 我問:「你幾號?」 他答:「XXXX」 「你等等。」我回完話就向舍房角落的藥櫃子走去,我打開它,上面一格一格分別放著週休二日早中晚睡前的處方藥,我拿出最底下有個寫了「備藥」的盒子,花了不少時間才從幾十包的藥中找到他的號碼。

P評【說教】反課綱,是在「管政治」嗎?

文 / 王士誠

「學生好好讀書就好了,不用管政治!」

反課綱的學生越多,這句話出現的頻率越高,凡是學生參與其中的運動,哪次不是這樣呢?有時候,說這句話的不只有大人,還有學生自己。

至少,杜昱慶曾經聽同學那麼說過。講起課綱,各方的態度都不同…

杜昱慶是高雄市立新莊高中今年的應屆畢業生,在畢業前不久,他與一群伙伴共同發起了新莊高中的反課綱活動。

「一開始,很多同學不懂我們要談的事,或根本不想理我們。也有人覺得學生不要管政治,讀書就好。」杜昱慶說:「我們就回,學生當然要好好讀書,可是這是課綱,就是大家都要讀的書、是我們切身的議題啊!」

P評【說教】精進教學,才是根本(中)

文 / 史英


前文提要


論語第一篇 第一章: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4.閱讀的要義-探索語境、尋求言外之意

這一下,大家的眼睛都亮起來了,眉間的陰霾竟一掃而去。對的,語文教學最重要的,不是只教寫出來的意思,而是教學生體會沒寫出來的還有些什麼。論語是孔子與學生對話的記錄,他不會是對著空氣說話;而他說的話,應該也總是對學生的某些想法的回應:怪不得他要用「疑問否定句」呢,每一個「不也…」的說法,大概總針對著學生的某個對立的意見,只不過夫子出語含蓄文雅,沒有質問學生「你何必非得…」。

P評【說教】精進教學,才是根本(上)

文 / 史英

上次寫了「翻轉翻轉」之後,得到葉丙成老師九千字的回文,這讓我放下一顆心,因為最怕的就是自以為忠言逆耳,但根本沒人理你。所以,理所當然的,我應該慎而重之地再做出回應,這本來就是我提倡「翻轉也必須翻轉」的本意:經過這幾年的加溫,凡是想要有所改變的老師,都有意無意地主動被動地掛上了翻轉名號,現在應該已經到了可以好好交流意見,讓不同的主張相互激盪的時候了。

但大家會想,不同主張激盪,不會淪為口舌之爭嗎?這其實顧慮得是,所以我這篇回文決定不採取葉老師那樣「逐段引述對方文字,再逐項予以反駁」的方式,而只談論根本的問題就好,所以本文主要是報導兩個教案的形成過程以及相關的思考。這絕不是竟敢輕忽葉老師的各項指教,而是希望,也許把根本問題說明白了,其它或者可以自行化解;如果未能如願,留在以後的討論中再來細談也無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