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警察’

P評【説教】看見傷了嗎?啟智生體罰案從頭說起

文 / 黃莉雯

三年多前,南部某啟智學校國中部發生一件體罰案。孩子叫浩浩(化名),他的背部與後腦都有挫傷,面對家長申訴,學校多次回應「查無此事」,直到家長向教育部國教署申訴、浩浩拒絕上學後,校方才展開調查。

調查人員和高雄某特教學校陳主任摸到浩浩後腦的腫塊,孩子回家後模仿趙姓老師對他的動作,媽媽發現老師居然扯他衣服、推他撞牆,但學校的調查說老師只有推孩子,沒有抓他撞牆,錄影也沒有拍到任何體罰動作,而且陳主任摸到腫塊的事,也未列入調查報告。

看樣子,案件就此停滯了。趙姓老師究竟如何毆打浩浩?校方究竟有沒過失?真相再也浮不出來。媽媽於是聯絡了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媽媽說浩浩陳述能力尚可,於是,我與人本南部辦公室的張萍主任驅車前往案家,想聽浩浩的說法,替這個案子找到其它出路。

P全球【劉必榮講天下】美古關係、SONY、美國殺警

評析 / 劉必榮

大家好,我是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劉必榮。

今天要為大家評析的是:

(一)、美國外交—美古關係正常化的重大突破對歐巴馬、美古兩國及其他國家造成何種影響?

(二)、SONY事件—由SONY被駭事件看北韓的網軍系統以及中美日後網路秩序發展的可能性。

(三)、美國內政—美國一連串殺警案暴露的社會分裂該如何化解、拿捏並使之癒合?

P評【說法】勒死小偷是正當防衛?

高榮志:理想的法律,會把情與理都考慮進去。不細究法律的精神,僅說是啥「情、理、法」先後的問題,無形中,便承認了政府使用法律是正確的,實情卻非如此。我國的法律並沒有那麼差,或許,問題是出在執法的人吧!(攝影:吳東牧)

文 / 高榮志

報載海軍陸戰隊退伍八年的屋主,為了保護懷孕的妻子,勇敢與入侵的小偷打鬥,將小偷勒暈。沒想到,後來卻導致死亡的結果。想想,假設小偷沒有死,昏倒被送醫後醒過來,這件事大概不會引發任何爭議。小偷入侵住宅,本來就有失風被逮或被扁的可能。一般人知道,小偷自己也知道,這是「職業風險」。小偷沒死,被勒暈被抓,屋主是「正當防衛」,也「恰到好處」。這個案子,小偷死了,人命關天,就要討論防衛有沒有「過當」的問題。

P專題體會街友漂泊:寫在流浪生活體驗營後

文、圖 / 黃克先

「…已經參觀完平安居了…要往救世軍去了,好,那我到那裡與你們會合。」結束了早上的教課,我在9月26日下午趕去參與這次由關懷街友的「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主辦流浪生活體驗營。過去曾寫過遊民政策相關論文的我,想透過這次機會,更近距離觀察現今街友的生活樣貌,思考當前遊民政策的問題。

「觀察」與「思考」一向是特定階級優勢的人才能享有的餘裕;開拔出發前的自己,舒服地迎著初秋的微風及暖陽,抱著近乎「玩玩」、「情況不對反正就抽腿回家嘛」的沾醬油體驗心情,一路到了位在大同區錦州街的救世軍協會。

P評「和理非非」與香港佔中:談非暴力抗爭

文 / 黃厚銘

這年頭還有人敢寫文章談和平理性(外加非暴力),八成是腦袋有問題吧?(啊,我是在說我自己啦~)

前幾天間接在一位朋友的臉書上看到一篇香港網友轉貼的文章,內容是一位香港警官從他的角度談此次香港爭直選過程,他肯定大多數群眾都是和平理性的,但也有發生一些諸如「衝擊」或向警察投擲礦泉水瓶的行為,並說明他們往往在這情形下被迫使用催淚彈,並且在過程中,不太可能不連帶影響到手段平和的其他人。更重要的是,警察經常在現場遭受民眾辱罵或指責。

他提出了幾個問題希望大家想想,簡單說,身為警察有他們的職責,盡責便是他們專業的表現。因此,他們也不可能聽從群眾的呼籲,而罷工、辭職或藉故請病假。最後,作者一連串的「請不要」來提出他的呼籲,例如「請不要對我說,你們的角色有思想,我們的角色沒有思想。請不要對我說,你們有良心,我們埋沒良心。請不要說你的角色是人,我的角色是狗。」等等(請參閱文末所附的連結)。

P評【太陽花學運系列 5/8】剃頭毛

文 / 孫嘉帆

從小到大,我的頭就是由姑姑一手打點的。她有一間開了二十多年的理髮店,店裡永遠響著「中廣音樂網」,椅子上永遠坐著個客人,而姑姑永遠笑著跟客人抬槓。

三三○那天,我踏進理髮店。一切如常,姑姑見我進來,指著一旁的報架:「看報紙,等一下。」

架上是訂了數十年的《中國時報》和近幾年才訂的《蘋果日報》。我滑起手機,想弄清楚凱道上群眾的安危。這等民主盛事,我本該與他們同進退。但家族掃墓日,我拗不過家人,只能回來,同時讓姑姑理髮。

一隻手忽然拍在我肩上:「手機仔看太久,目睭會壞去。剃頭毛啦!」真的是很囉嗦的姑姑,每個月都要聽她唸東唸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