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農業’

P評沒有農地就沒有農業 沒有農業就不是一個國家

圖與文 / 吳佳玲 前天夜晚得知農委會主委將由宜蘭縣長林聰賢接任,說實在的,在宜蘭種田的我深感憂慮,一來,並不是農業縣出身的縣長就懂農業,台灣農業有許多沉痾,並非四年、八年的時間就能夠了解,而且農業僅是繁雜的縣政工作的其中一項,能多了解呢?再者林聰賢縣長在其任內核准了最多的農舍,雖然在後來宣示要亡羊補牢,管制農舍,但卻虎頭蛇尾,令我不禁懷疑其管制農舍的決心。   台灣農業長久以來,因錯誤 […]

P專題【糧家賦女】立夏:老農飛鳥物語

文、圖 / 李慧宜

根據傳統農民曆的分類,一到立夏,就宣告春天已經過去,夏天,從這一天開始算起。可是,往昔的農民曆,是針對中國黃河流域的氣候和環境,累積而成的農業生活指標,不見得完全適用遠在台灣南島的山城美濃。

然而,關於四季和二十四節氣的農村變化,其實也正在老人們的手上悄悄地建立屬於南台灣的經驗模式,像是最近婆婆時常喃喃自語著「每年啊,只要到了這個時候,就很怕下雨會影響授粉,可是又很需要圳水灌溉稻田!」她那農家人的口吻,透露的就是穀雨到立夏這段期間,鋒面和梅雨帶來的不穩定氣候。

P專題【我們的島】野菜新勢力

張岱屏、陳忠峰 / 採訪報導

幾千年前,神農氏為了醫治疾病,親嘗百草,現代的神農氏,則藏身在部落鄉野田間。當氣候變化越來越劇烈,野菜抗逆境、抗蟲害的特性,逐漸受到重視。從田間到餐桌,一場野菜復興大業,正在進行。

放眼望去,對於看不懂的人來說,綠色雜陳的一片,全都是雜草,但是對於內行的阿美族媽媽來說,春天的野地到處是寶貝,到處是驚喜。曾有人開玩笑說:「阿美族經過的地方沒有雜草」「阿美族桌上總是有十菜一湯」、「十種野菜煮成一鍋湯」。這些玩笑話,說明了族群生活方式與野菜的密切連結。

P專題【我們的島】南庄的河壩之舞

郭志榮、陳志昌 / 採訪報導

用舞劇,說出南庄的土地故事,看見環境的美麗與哀愁。一群青年進入農村,思考如何幫助農業,守護環境,開創新生活。他們排了一齣劇,用意志與創意,舞出青春的光和熱。

苗栗南庄是個觀光勝地,每逢假日總是擠滿遊客,但繁榮的觀光經濟,卻也帶來土地炒作,環境破壞的問題。南庄子弟邱星崴學成返鄉,希望為故鄉做些事情。他組織了一個農青小團隊,進行田野調查,希望從深度觀光開始,用老屋開設背包客棧,帶入更多能長時間停留的遊客,認識農業與歷史的南庄。

P專題【糧家賦女】清明:農村受難記

文、圖 / 李慧宜

這幾天吹南風,高雄市的空氣比往常好些,細懸浮微粒嚴重的區域,有往北移的傾向,不過這對時常戴口罩的我來說,其實也沒有多大差別。發完新聞步出公司大門,抬頭看著深藍接近墨黑的天色下,掛著一輪清晰的明月。幾朵月色下輪廓明顯的白雲緩緩飄過,心裡倒也真的浮起了一種空氣好像變好了的輕鬆感。

打開車門,把裝滿資料的大書包放在乘客座上,發動汽車、關上車門再轉開音響,習慣性地繼續聽著孩子們早上聽到一半的客家童謠。車子才剛起步,我就聞到乘客座下方兩顆木瓜的香氣,過了一個路口,聞到的是來自後座鳳梨豆醬的甜味,老蘿蔔乾的味道最沉,但也因為強烈而在最後瀰漫我的鼻腔覆蓋所有味覺。就在這個時候,即便車子還沒有奔上高速公路,可是我似乎回到了農村。

P專題【糧家賦女】春分:農鄉缺失症

文、圖 / 李慧宜

春天的訊息,就是那麼地清晰。

才剛入夜,一陣陣不知哪來混著淡淡草香的花香,隨著微醺晚風,吹送到門前、屋內和陽台。不管人走到哪,花香總緊緊跟著。賴在土裡享受僅剩一絲濕潤的蚯蚓也不甘寂寞,在南方春夜的爽涼下,躲在地底下大鳴大放,傳唱屬於高音部的美妙聲線。

接著是早起的白頭翁,早上六點不到,就陸陸續續在屋外啾呦啾嘰地講個不停,等完全天亮後,窗戶玻璃反光成一面鏡子,又吸引更多白頭翁前來探奇,牠們左瞧右看地瞄著鏡中鳥以為是別隻鳥,於是用力地啄啊啄地,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這二、三、二、三的節拍,是最好的鬧鐘,孩子們就在這一聲聲鳥兒的呼喚中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