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道歉’

P頭條P部落蔡英文總統向原住民道歉

吳旻娟 / 整理 總統蔡英文今天上午在總統府內,代表政府向原住民道歉,並表示將在總統府成立「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邀各族代表和國家就原住民權益對等、集體決策,追求歷史正義。 蔡英文在道歉演講中強調,雖然一篇文稿無法完全弭平原住民族四百年來遭受到的不平等待遇,但期望是和解的開始。15分鐘的演講中,蔡英文提及的具體作法包括:

P評【説教】不肯認錯的孩子

文 / 陳生慶

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每年都會辦營隊帶孩子出國旅遊,稱為「愛智之旅」。有一回愛智之旅,正當我和老師們開會到一半,突然有幾個孩子氣急敗壞地跑來找我,說房間裡的人無論如何都不肯開門,所以他們沒有辦法進去休息。我帶的這一組是國中男生,在營隊中已經相處了四天。

原來是隔壁房間的人撂下話來:如果敲門三下還不開的話,就要打進來;但為什麼會這樣呢?一個小孩指著另一個孩子說:「一定是他前幾天一直打內線電話鬧人家;起先是不講話就掛掉,後來還罵髒話。所以他們今天才會放話,說要進房間來報仇。」

我什麼話都還沒有說,被指控的那孩子就急忙為自己辯護:「可是,我有跟他們說對不起了啊!」

P全球【劉必榮講天下】東協外長會、阿富汗、日本

評析 / 劉必榮

今天要為大家評析:

(一)、東協外長會議上週在吉隆坡開了三天,終於提出了聯合公報,其中一點就是對中國在南海的填海造陸表示「嚴重關切」。公報因內部辯論延遲了一天,東協國家討論些什麼?是否能有效暫緩中國與周邊國家的外交劍拔弩張?

(二)、阿富汗上週發生連續四天大小攻擊,七十人死亡,數百人受傷。阿富汗總統加尼指責巴基斯坦縱容塔利班,要求必須約束塔利班。為何發生一連串恐怖攻擊?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的關係有何拉扯?

(三)、今年是二戰結束七十週年,大家都關注日本的誠意,尤其強行通過安保法,更引起日本國內抗議,安倍首相支持率跌至32%新低,他必須緩和國內及國際的焦慮,因此安倍的談話是否會出現比前首相富士、小泉提及的「深切反省」與「殖民統治」以外的反省字眼?

P評【說教】在內心深處 你不會報復

文 / 朱台翔

彥伯:

昨天吃完晚餐,我們去公園,你先玩「吊桿」,那個遊樂設施有點像橫著放的樓梯,離地面約兩公尺,你靠著臂力,從這頭,左手、右手、左手、右手… 就到了那頭。有一個大人看得目不轉睛,讚嘆地說:「好厲害!」

接著,一個紅衣小男孩也身手矯健地吊過去了。你又回來排隊,這一趟速度非常快。可是就在跳到平台的那一刻,由於重心不穩,人往後仰,跌坐在地上。一旁觀看的紅衣小男孩竟狂笑了十幾聲,媽媽趕緊過去把你抱起來,你傷心地掉著眼淚,小男孩的媽媽帶著他過來道歉。媽媽陪著你、安慰你,你說:「等他掉下來的時候,我也要笑他…」

P評【說教】只是要個理由

文 / 江思妤

那天,聽國三的孩子小彥講起一件幾天前發生的事。

小彥說,那個中午他正準備要喝下營養午餐的湯,旁邊的同學就傳遞了笑聲與曖昧的眼神,小彥當時不疑有他,一口喝光湯後就聽到爆笑聲,同學們紛紛指著他,說湯已經被B和C用鉛筆攪拌過。但湯已喝下肚,小彥生氣到不知如何是好。同學們找來教官,教官聽了事情的經過後,面對生氣的小彥,既不安慰也不處理事情,反而是問小彥:「不然你要怎麼樣?」

小彥說,他當下根本不知道可以怎麼辦,湯也喝了,雖然沒有毒,但感覺就是很差。難道要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嗎?他不可能要求B和C去喝下同樣被鉛筆攪拌的湯,也不應該做這個要求。他只是想要一個道歉、一個是非,但教官這樣問他,變得好像是小彥很機車,開不起玩笑。後來,教官把三個當事人帶到學務處,教官讓B和C寫下悔過書,這件事就算是結束了。B和C並沒有當面和小彥道歉,也沒有因為這件事被懲處。

P評【說教】猜心又貼心

文 / 吳麗芬

小孩子之間是經常有糾紛的,大人或者習以為常、置之不理,認為事情過了就好,或者過於認真,非要弄出個誰對誰錯,錯的人還非照大人要求的模式道歉不可,殊不知小孩子之間的事情,有時像情人們一樣,不只有對錯,還有感情,光判對錯會傷感情,光談感情又沒是非,其實很棘手,但小孩子比大人好照顧的地方就在於—他們更忠於自己的感受。

既然不假裝,也就更有機會面對自己與他人的不足,那麼,一場紛爭反倒可能成為下個幸福的開始,這樣美好的機會,只要有一個懂得孩子內心的大人在場,便能成全;最近,我就聽到一個這樣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