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醫療’

P專題【獨立特派員】救災創與傷

周傳久、鄭仲宏 / 採訪報導

每逢台灣有重大災害,民眾和媒體經常批評救災方式,但要邁向現代化的救災模式,不能一味要求救災者無限制地付出,必須要重視救災者的身心安全和專業的資源調度。這次206地震,讓專業人士開始省思,未來應該如何確保救災效能和救災者的身心健康。

重大災害來得又急又猛,救災現場分秒必爭,需要仰賴救災者的專業判斷才能讓救災過程更有效率。南區緊急應變中心代理執行長林志豪認為,這次的台南地震像是一次隨堂考,如果地震發生時間正值流感爆發期,醫院在病床全滿的狀況下,又會是不同的思考與執行模式。

P專題【獨立特派員】醫師到我家

張筱瑩、周明文 / 採訪報導

偏鄉除了孩子們的教育,醫療也是需要重視的問題,台灣民眾對健保滿意度高達八成,不過,在山地離島以及偏遠地區,醫療資源相對匱乏,雖然政府每年都編列補助金,但始終無法吸引足夠的醫生到偏鄉服務。

花蓮縣光復鄉有一萬三千多人,65歲以上佔16.6%,是個高齡社區,加上年輕人大量外移,獨居的老人特別多,經常發生他們在家生病,不小心跌倒,等過了好久才被發現的不幸事件,花蓮光復鄉衛生所主任林春孝,在這裡服務13年。

P評【説教】他的眼睛

文 / 黃俐雅

我坐月子時,兒子常閉目睡覺,慢慢的我覺得他常處於眼睛上吊狀態,當他張開眼睛時,眼白比黑眼珠多很多。

當他平躺時,我會以手或物品讓他注視追蹤;有時慢慢往上、往下、 往左、 往右,偶而定點幾秒或緩慢繞小圈圈或慢動作畫直線、水平線、斜線,有時玩聲音,我的頭也常是讓他跟隨的標的物。我知道早期復建的重要,也早早就溫和自然、不讓兒子有壓迫感的開始復健。

兒子出生三個月後,我帶他去看兒科,我時而走動時而坐下的哄著他,找不到餵母奶的地方,又擔心護士隨時要交代事情。中午時,我身旁的老大說:「不是有個地方會有很多剛出生的小貝比嗎?可以借奶瓶跟牛奶餵弟弟!」嬰兒房的護士提供我泡好的一罐牛奶,我再去地下室買鮮奶給老大暫時止飢;忙亂中,兩歲的她關照了弟弟跟自己還有我。

P專題【獨立特派員】中醫藥師荒

錢志偉、陳民紋 / 採訪報導

位在彰化和美鎮東方中醫診所,下午門診時段才剛開始,牆上的LED掛號等候數字已經破百,候診間外大批的病患等著看診。院內的中醫師除了忙著為病患問診把脈、穿梭隔壁診間為病患針灸,還得抽身到調劑室,兼顧配藥工作。

「請不到藥師啦」,院長柯富揚搖搖頭說,全台三萬合格執業藥師,只有181位投入中醫產業,只佔整體藥師比例0.48%。藥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李蜀平解釋,西醫診所的藥師調劑每張單子健保給付48元 ,但是藥師調配中藥只有23元,健保給付太低,藥師不願投入,造成台灣三千家中醫診所的調劑人員幾乎都是「黑牌」,沒有藥師資格。

P評【説教】不只活過第一年

文 / 黃俐雅 1234

因為懷孕三個月時有破水現象,所以我有心理準備我兒子可能有缺陷,但確定的診斷是在他出生後三個月。二十幾年前的文字記載說,貓哭症候群的孩子有百分之九十第一年內會死亡,主要原因是感染,吸吮力弱無法充分得到營養,喉頭結構異常易嗆到感染,他們連哭都有氣無力。

我兒子住嬰兒房時,護士說他喝不多不太會吸,整晚只有幾c.c.而已,我直覺只能靠自己了,嬰兒房採三班制,那麼多貝比要顧誰能多花時間餵他?產後第二天我要求出院並填主動出院切結書,意思是所有後續發生的事情都跟醫院無關。

剛回家時母奶還沒來,我有機會就抱他吸乳房,讓他練習且有被疼愛的感覺,更重要的是這動作可以促進泌乳。補充的牛奶常常是泡了又整瓶涼掉, 重泡、再重泡、有時加溫,能「滴」幾滴算幾「滴」,為什麼是滴的呢?因為他無法有效吸奶,連含住奶嘴都有困難,所以滴在嘴角讓他舔舐。

P專題【失智症系列三】失智怎麼辦?照護抉擇

文 / 黃揚名

這是非常沉重的議題,我自己曾經對太太說,如果哪一天我失智了,就把我送去機構,不要自己照顧我。我相信越了解失智症的人,越有可能會做類似的決定,因為要照護一個失智症的家人,真的是太辛苦了。此外,送去機構也不表示放棄自己的人生,而是選擇讓家人能夠比較輕鬆的繼續陪伴自己,自己也可以受到比較好的照護。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機構能夠提供有品質的照護服務。但不諱言,這一點目前在世界各地都是有點奢求的。

撇開照護的問題不談,如果失智了該怎麼辦?倘若是初期失智,是可以很積極面對,因為這階段失智症所造成的影響還不大;若積極做一些認知訓練,多活絡自己的腦,都可以幫助延緩病情的進展。除此之外,也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和家人討論自己之後的照護型態、財物的分配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