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重度智障’

P評【説教】是她沒能力,還是你不支持?

文 / 王士誠

「Give me five!」我坐在南部一所重度障礙者托育中心裡,身邊的二十歲大女孩,伸出手來,笑開了嘴對我說。我也伸出手,見她一掌揮來,又快又急,不由得略略往後縮。

「萱萱(化名),這樣王先生會痛喔,輕一點!」中心的教保員開口。萱萱一聽,收起笑容,手在半空中稍停,然後又揮來,極慢極慢,終於碰到我掌心那瞬間,她又笑了,淺淺地。

我眼看著萱萱的笑容,手回應著她再一次的「give me five」,心裡則想著:重度智障的她,在教保員的指導下,可以和人鬧著玩;怎麼四年前,那所南部啟智學校的老師,卻認為必須隨時把她固定住,免得她打人?莫非,她當年除了攻擊,根本沒能力與人互動?

P評【說教】用心的對待–兩個小故事

有一顆補過銀粉的臼齒,吃到冰冷的東西就會酸,所以,約了時間補牙。 坐上診療椅,聽到葉醫師說:「我會拿一個『鐵牙刷』,幫妳把銀粉去掉。」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工具,哪是什麼牙刷,但這也是這麼多年來的「禮遇」,總是被他當作小孩子來哄。他說:「等一下,我會唱歌給妳聽。」嗯?唱歌?還來不及問,我就知道那句話的意思了—慢慢快快快、慢慢快快快,研磨牙齒的時候,碰一下停一下,是某一首歌的節奏。儘管是張著嘴的,我還是笑了出來。他說:「我幫身障者看牙齒,都會說:『我會唱歌給你聽。』他們都很高興。」於是,我請他多說一些看診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