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鐘聖雄’

【PNN聲明】警察妨害新聞自由 政府檢討到哪裡去了?

我們必須清楚的告訴行政院、內政部以及警政署:處在類似的警民衝突情境,任何一個記者,在已經表明身分、並且不影響公權力執行的狀況下,都背負著必須站在事件第一線進行紀錄與採訪的責任。記者必須這樣履行責任的最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要監督公權力是否遭到濫用。也正因為背負著這個重大的責任,新聞自由必須受到充分的保障。我們相信這是第四權存在的意義。

8月15日上午發生在行政院門口的狀況是,抗議群眾仍在場席地而坐時,警方一方面粗暴的阻撓PNN記者拍攝,另一方面口中不斷大喊「謝謝」、「小心」,聽起來一點也沒辦法讓人感到禮貌或善意。一位穿著便服的指揮者,甚且在行政院已經有人出面,並且口頭要求警方讓記者留在場採訪的狀況下,還不願放棄嘗試強制記者離開。這些企圖粉飾太平的錯誤心態,以及粗暴對待採訪記者的錯誤行為,都已經嚴重侵害了新聞自由。

P卡秋許震唐:總有一天 這個村子會只存在照片裡

許震唐從高中就開始攝影,但真正發覺影像能夠紀錄,甚至傳達一些訊息,卻是在開始拍照的10年之後。他發現這些影中人一個一個地離開了。

「大概是2000年左右,我發現這些人怎麼拍一拍忽然就走了?但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問題,只是覺得很難過,因為人怎麼樣都回不來了。那個時候我們也還沒有注意到六輕與環境、健康的問題。」

這樣的情況又持續好幾年,大家都不知道到底怎麼了,而許震唐則是不間斷的繼續記錄台西村環境與人的變化,在這段過程中又有許多長輩離開,其中包含那位滿臉笑容的李文羌。

「後來,我決定回頭檢視我過去拍攝的作品。透過這樣的方式我可以很清楚知道我在做些什麼,並釐清拍攝的脈絡:我與土地、我與環境之間的關係是什麼?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又是什麼?透過回顧重新檢視這些影像,我們才發現:"不排除"六輕跟台西村的轉變是有關係的。」

P評政府何不成立遮羞部?

我的要求非常卑微:希望當權者就算要繼續說謊,也得認真拿出一些心思。也許這幾年政府組織再造,可以比照國防部攻略監視器的作法,由副總統吳敦義領軍成立「遮羞部」,未來所有不想讓人民、媒體知道的真相,統一委由專業遮羞、扯謊高手處理,不要再用低估人民智商的拙劣謊言,傷害人民情感了!

P卡秋【調查報導】南風~ 台西村的故事 (節錄)

PNN 特約記者鐘聖雄的調查報導:南風吻臉輕輕,撲鼻辛辛 ~ 一個受工業排放廢氣汙染危害最深,卻被遺忘得最徹底的村落 ~ 風頭水尾,彰化大城台西村。

談論六輕議題時,我們經常耗費大量的篇章在討論化學名稱、排放量、健康風險,還有他們間接堆疊起的癌症、農損數據。然而,這些污染彷彿毫無氣味,而死亡則像是一尊尊只有姓名,毫無臉孔的墓碑一樣。這一切都顯得如此抽象、陌生,讓我們難以對這件事情有太多的情緒反應。

但我認為,無論死亡、受苦與否,所謂的弱勢族群從來就不是毫無臉孔的陌生人。他們,理應能讓你想起生命中的誰;可能是小時候經常提水果來拜訪的三叔公、巷口修腳踏車的許阿伯、豆漿店的春風阿姨,或者,是你的父親母親甚至你自己。嘮叨的說理和冰冷的統計數據就到此打住。接下來,我想帶領各位一起走進台西村裡,去聽聽那些臉孔說了什麼故事,而他們的嘆息又是什麼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