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阿美族’

P部落【三鶯部落】部落教會我的事

文 / 江一豪 曾經我相信,三鶯部落的抗爭,是一件很偉大的事。然而如今站在待會即將展開的重建典禮前,我真不覺得,也不希望三鶯部落跟「偉大」這個詞扯上任何關係。接下來,我想說兩個故事。   在抗爭初期的2009年左右,有一回我在部落過夜後的隔天早晨,跟族人閒聊著。那時候的部落,其實只比廢墟好一點。站在剛被縣政府拆過不久的瓦礫堆上,沒有電,更沒有自來水。事實上,直到今天,部落還是沒有自來水。 […]

P部落【三鶯部落】重建新家園

  編按:三鶯部落歷經八年抗爭,重建之路即將展開新頁。在「集體承租、自主管理、自力營造」的原則下,部落與新北市政府展開全國首例由住民自行興辦、具有社會住宅精神的部落重建工作。這項河岸阿美的家屋興建工程,在本週一 (6/27) 正式啟動。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PNN 今起三天連續刊登專文,回顧這個從過去被政府漠視,動輒以怪手粗暴拆除的「違建」部落,到今天能夠逐步實現重建家園的夢想的過程。部落 […]

P專題【我們的島】野菜新勢力

張岱屏、陳忠峰 / 採訪報導

幾千年前,神農氏為了醫治疾病,親嘗百草,現代的神農氏,則藏身在部落鄉野田間。當氣候變化越來越劇烈,野菜抗逆境、抗蟲害的特性,逐漸受到重視。從田間到餐桌,一場野菜復興大業,正在進行。

放眼望去,對於看不懂的人來說,綠色雜陳的一片,全都是雜草,但是對於內行的阿美族媽媽來說,春天的野地到處是寶貝,到處是驚喜。曾有人開玩笑說:「阿美族經過的地方沒有雜草」「阿美族桌上總是有十菜一湯」、「十種野菜煮成一鍋湯」。這些玩笑話,說明了族群生活方式與野菜的密切連結。

P專題【我們的島】漢本 在路上

張岱屏、陳忠峰 / 採訪報導

這片史前聚落,層層疊疊,埋藏在最令人最驚訝的所在。工程壓力,讓考古工作,背負延宕通車的罪名。當蘇花改遇上漢本遺址,進行到一半的工程,該如何繼續?

2012年3月,蘇花改工程正如火如荼進行,一位其他路段的考古隨行監看人員過來工地附近用餐,忽然發現眼前的土層,竟然有一整排陶片,從此揭開埋藏在地底一、兩千年的秘密。

漢本位於宜蘭與花蓮交界,西側是高聳的中央山脈,東側是深邃的太平洋,南邊是水勢湍急的和平溪。誰也料想不到,這個地勢險峻的地方,竟然存在著一個兩、三百戶以上的史前聚落。

P部落全貌式的文化遺產保存:從狩獵文化講起

文、圖 / 林芳誠

「這種專制化的文化遺產功能,
就是以系統化方式,
讓人們不再注意到現今看來是社會剝奪和不平等的形式。」
–John Urry, 1995

這是學者 John Urry 針對英國自1960年代後,許多城市自工業化轉型為後工業化社會,人民因迅速擴張的經濟體系導致社會紊亂,而形成對於過往事物的美好追念;從以往大量製造商品的形態,轉變為大量製造懷舊之情和文化遺產及其相關的地景建物。若與臺灣文化資產推動的局勢來看,我們目前即便已透過《文化資產法》(以下簡稱《文資法》)對於國內有形/無形文化進行保存工作,然而有感於近年筆者所經歷與聽聞與臺灣原住民族狩獵相關之爭議,包含卑南族卡大地布與巴布麓部落的獵人事件、阿美族都蘭部落族人因下海捕魚遭海巡署人員帶回巡檢所做筆錄之事、太魯閣族狩獵權與國家公園抗爭,以及最近發生的布農族人打獵遭判刑三年六個月有期徒刑等事件。

P專題【我們的島】吉哈拉艾的里山時光

郭志榮、陳志昌 / 採訪報導

青色山巒,圍繞著金黃稻田,陽光灑落在吉哈拉艾的美麗家園。這裡有一群阿美族人,守護著百年水圳,堅持世代農耕,在秘境山谷中,傳承土地價值,豐富聚落的里山時光…

花蓮富里豐南村,部落名稱是吉拉米代,一個山谷內的廣大農業平原,百年前,阿美族人循著河流進入,在不同區域建立小聚落,展開農耕生活。循著台23縣道前行,穿過隧道,轉進石厝溪峽谷,經過彎延山路,地形豁然開朗,來到吉哈拉艾的小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