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陳博文’

P評教誨志工的教育不能夠等待

電視上,教誨志工單憑他與林姓受刑人的談話經驗,即表示不相信其患有精神障礙。我們認為,是否有精神障礙本身即為鑑定的難題,更是審判過程需要審慎面對的爭點,若僅憑志工的個人經驗就能判斷林姓受刑人是否患有有精神障礙,精神醫學的專業何在?縱然,任何人都應有發表評論的自由,但該名志工既然是以教誨志工的身份經驗參與討論,即應謹守教誨志工的專業,林姓受刑人是否患有精神障礙的判斷,顯然不是教誨志工的專業事項……其次,洩漏個案的輔導內容,更與教誨志工的倫理有違。

P評【說法】噤聲的受刑人?評邱和順回憶錄案判決

本案判決一再強調「監獄紀律」對「矯正」與「教化」的重要性。矯正需要以一定的監獄秩序為基礎,這樣的觀點我們應該都能接受,但是,如果我們進一步追問,矯正的意涵為何?矯正專業應如何實踐?可以發現法院的邏輯相單簡單:矯正就是「管理」與「服從」。事實上,強調矯正等於服從的想法不但落伍,且是對矯正專業的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