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陳雨凡’

P評沒有句點的323

文 / 陳雨凡 兩年過去了,我還是想知道,打我的人是誰?不知道這件事情,好像一直沒有句點 ~323行政院事件受傷當事人   2014年3月23日警方暴力驅離佔領行政院民眾的行動已經兩年,對於323行政院事件的「真相」,政府欠一個交代。從決策過程、驅離行動現場的狀況,及事後檢討等,都是一片空白,遑論對傷者的救濟與賠償。

P頭條【鄭性澤案】法官分案未迴避 律師為死囚聲請釋憲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法官判人有罪,案件被上級法院撤銷發回,又分到自己手中,竟然不需要迴避?死囚鄭性澤的義務律師團今天挑戰一起「骨董」判例,聲請大法官會議宣告違憲,以動搖鄭性澤的死刑定讞判決,希望重啟審判尋求平反。   聲援鄭性澤的民間團體,選在今天四位新任大法官就職的日子,遞狀聲請釋憲,並在法院門口舉行記者會。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表示,鄭性澤的案件在台中高分院,兩度由相同的三名法官 […]

P專題【獨立特派員】徐自強案20年

紀岳君、巫宗憲 / 採訪報導

一位平凡的卡車司機徐自強,因為小孩即將上小學,為了多陪陪家人,頂下了岳母的小檳榔攤,卻在1995年9月1日,無端捲入一起綁票殺人案,原本平凡的日子就此破碎。

嫌犯黃春祺、陳憶隆綁架房地產業者黃春樹並殺害棄屍,被警方逮捕後供稱徐自強參與犯案。而當時刑求是警方常用的辦案手段,徐自強家人怕他被屈打成招,勸他躲藏起來。1996年6月24日法院一審將陳黃兩嫌判處死刑,徐自強受到蘇建和案的影響,害怕兩人死刑執行後死無對證便主動出面投案,但誰也沒想到投案後,卻是近二十年尚未完結的訴訟。

P評徐自強的同案被告們說了什麼?

文 / 陳雨凡 《徐自強案》更九審在7月8日進行第二次的證據調查程序,合議庭繼續提示共同被告黃春棋及陳憶隆歷次的筆錄,由辯護律師針對證據能力及證明力表示意見。由於歷審判決徐自強有罪的證據,是共同被告緊咬徐自強涉案的陳述。當記載著兩位共同被告陳述的筆錄,在法庭上,一頁頁被攤開檢驗時,自我矛盾、互相衝突盡顯,窘態畢露。 我以當日法庭觀察筆記為基礎,整理如下:

P評要怎麼樣,法官才願意相信我?

文 / 陳雨凡 歷經20年的「徐自強案」,更九審昨天(06/24)進入審判期日的「調查證據」程序。本次庭期受到矚目,其一是因為擔憂審判長9月調升最高法院的消息,會影響本案的進行。 法官異動,如果沒有接辦法官,法官在時間壓力下急著結案,容易招來草率的批評。有接辦法官,新法官要從頭瞭解案情,被告及律師也要適應新法官的法律見解及程序指揮。案情繁雜時,這些問題都會更明顯,本案辯護律師聲請多項有利於徐自強的 […]

P評【結痂324】太陽花運動將司法打回原形?

文 / 陳雨凡 民間反黑箱服貿運動在2013年6月21日服貿協議簽訂開始, 隔年3月18日佔領立法院行動達到高峰,同時開啟一連串的各種街頭抗議或佔領行動。臺灣歷經了數百人佔領國會議場24天,數千人佔領行政院,近千人路過中正一分局及其他零星的抗議活動。 上街頭抗議,是人民向政府表達意見的權利。那318後,國家怎麼回應這些聲音呢?如果將警察、檢察官的偵查及法院的審判程序作為一個廣義的司法程序,我看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