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電影’

P頭條【零核時代】傾聽沒寫入歷史的核災故事

太田康介在福島核災三個月後進入核電廠半徑20公里圈內進行動物救援工作,同時在空盪的無人城鎮中用鏡頭記錄「被遺棄」動物們求生的蹤影。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內,太田康介就進出了17次警戒區,為外界的民眾帶回眾多震撼影像。透過太田康介的動物記錄影像,我們或可指出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 – 人類製造的災難是由所有動物共同承擔。

太田康介曾在攝影集《被遺忘的動物們 – 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警戒區記實》結語中寫道:「我無法忍受。一想到日本全國有高達五十四座核電廠,怎麼樣都無法置身事外。對於核電廠發生的一切如果沉默不語,不設法改變這個扭曲的社會,未來難保不再發生相同的悲劇…在我往返災區時,強烈感受到的是『等待』,不僅動物,包括房舍、櫻花樹,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等待。」

P全球影音播放器、隨身碟、手機傳播 北朝鮮颳起韓流旋風

北韓於94至98年發生連串天災造成嚴重飢荒,導致國家經濟體系崩潰。迫使當局最終不得不開放民間的小規模貿易以減緩民怨並改善經濟發展,以中國為主的各項物資得以透過包括走私在內的各種市場交易愛北韓流通。而在此同時,來自文化產物也順勢流入,使境內民眾得知外部世界動態並了解南北實際差距。

姜東完教授指出,目前南韓影視作品已在北韓擁有巨大影響力,一般北韓民眾都秘密收看南韓電視節目,風潮甚至擴及到地方幹部與黨政高層,形成龐大的利益分贓系統而使當局無法有效控制。

P頭條陳芯宜:想回去人可以好好生活的時代

雖然偶爾還是會有人以「新銳導演」的頭銜稱呼阿飽,但她其實一路上也走了十多年(好吧似乎還是很菜),說新有點勉強,但「銳」倒是名副其實。然而她說,其實直到今天,自己都還不覺得屬於「電影圈」,反而更接受「戲劇圈」的說法。

阿飽說,拍片不是為了賺錢,而是有話想說,如果因為市場、政治總總考量,反而限制了自己說話的空間和權利,或許自己會思考不同的生活方式。

她表示,台灣在八、九零年代時,感覺各種可能性都存在,大家的思考可以互相串連,現在一圈一圈細緻化,多了包裝卻少了交流,很可能是內容萎縮的原因。「我們容不下路邊長出來的生猛的東西了嗎?」她問。

P頭條易智言:社會倒退造就公民崛起

易智言出身相對富裕家庭,中學時念私立復興國中的他,從不知道「貧窮」究竟意味什麼。考進建國中學後不久,班上為了討論班費究竟該繳多少而爭論不休。五個星期後,易智言終於按捺不住質疑,認為能考進建中的都是「狀元」,竟連區區班費小事都無法決定,毫無效率可言。

結果,當時有位同學告訴他,對他來說班費要繳18,00或800根本沒差,「隨便」都可以,但對經濟狀況不佳的同學來說,這一千塊的差距是他們一個月的飯錢,隨便不得。

當時我第一次意識到世界上有窮人,那讓我我感到非常慚愧。

P頭條王小棣:國家爛到我想出來選總統!

她是導演王小棣,同時也是小人物王小棣。她反對政府推行缺乏人民參與、資訊不透明的都更,反對毫無理性思辯的核能政策,批評政府坐視華隆、關廠工人受苦,同時也願意為了大埔強拆案,和人民一起拆政府。

P頭條鄭有傑:良心的沉默就是邪惡的幫兇

「我們這一代人不用那麼失望,有沒有看到希望很重要。你放棄、無力,那你最害怕的事情才真的會發生。」

鄭有傑以近來積極參與的反核運動為例,強調許多人之所以選擇衝撞社會體制,並不是因為他們認為反核一定會成功,而是認為,「那本來就是一件對的事情」。鄭有傑認為,人們應當懷抱希望的,不該是一件「會成功的事」,而是一件「對的事」。